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穷归故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失马非塞翁 魂牵又相逢

穷归故里 狗叔孤寒 3692 2020.07.01 02:42

  “您好,我这边是深圳出口业务服务处,麻烦帮我转接一下你们公司负责出口业务的部门,谢谢。”

  对方回到:“好的,请稍等。”

  然后电话就转接过去了,接通了之后,按照公司的标准说辞,我噼里啪啦说了一通,也不管对方有没有听进去,因为一百个电话里有99个都会直接挂断,只有一个才会转接,我要抓住机会把要说的都说完,不然也很可能面临被挂断的局面。

  “你是书寒吗?你是苟书寒吗?”

  电话那边突然传来了声音。

  这声音听起来很熟悉,但是一下子又想不起来,我问:“你是?”

  那边沉默不语了。

  我就继续讲我们公司的业务,边讲边思考,刚才这声音是谁呢,可是对方没有再说话了。

  我们主管在我们办公室一直不停的转,用他的话说,就是时刻准备好帮助我们。

  他也确实很多次帮助到了我们,在我们不知道怎么跟客户继续深入聊下去的时候,他会接过电话继续聊,如果他还搞不定,我们坐在里面办公室玩游戏的经理就会上,真的是很温馨很相爱的一家企业。

  就在我滔滔不绝讲得兴奋的时候,对面传来了微微哭泣声:“书寒,是我……”

  我一下子愣住了,这下我听出来对方是谁了,我半天没说出话来,我打死都没有想到我会在电话里听到她的声音,因为公司是封闭式管理,入职时候签了保密协议,连手机都上交了,平日跟我妈联系都是用经理电话拨打和接听的,我也没有奢望过,她会主动打电话给我。

  因为她回青岛那天,喊我去送,我没去,她给我发了信息,说,你要是今天不送我,你一辈子就再也见不到我。

  我回她,慢走不送。

  她回我三个字,王八蛋。

  游走的主管看我半天不说话,打手势问我什么情况。

  我把听筒拿开,握住话筒小声告诉他,对方是我大学女朋友。

  他对着我笑笑,点了点头,再给我比了个加油的手势,我回他一个肯定的点头。

  等我再把听筒放到耳边的时候,传来了嘟嘟的挂机声音。后来我才知道是主管他们拔了线路。

  当时我以为,可能她还在生我气吧。

  挂完电话我惆怅了好久,我觉得我是个懦夫,明明那么喜欢她为什么要伤害她,当初因为觉得自己穷配不上她,想着毕业后还要还债,读书时候只要风花雪月就可以了,可是走上社会要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于是当初气她分手,可现在我月收入都三万块了,我应该重新追求她。

  谁不少年?

  谁不曾混蛋过呢?

  你们说是不是?

  于是我再拨一次,但是发觉电话打不通了。

  于是我离开座位去找主管。

  “怎么了?”

  “我大学女友那个号码打不通了。”

  “是不是你伤对方太深了,所以人家不肯接你电话了?”

  “或许吧,我能申请用经理手机打一下嘛?”

  “这怕不行,因为经理那边电话只能联系家人用,而且今天还没有到联系家人的时候,离下一次打电话还有三天。”

  “就打一次,行么?”

  “好吧,我去帮你跟经理说一下,你在这里等我。”

  等我回到座位的时候,发觉我面前的电话号码薄也不见了,我在办公桌上面不停翻找,没有看见,又趴在地上看是不是掉到夹缝里了。

  主管过来了,问我干嘛呢。

  我说找电话资源呢,刚还看见了,怎么就不见了。

  主管问我那你记得女友公司电话吗?

  我说记不起了,打了一天电话了,有点犯糊涂。

  主管说,那怎么办,我好不容易跟经理说通了,给你一次机会。

  我说你等等,然后拿起座机,思考了几秒,熟练的按出了号码,我说,哈哈,还好我从小记数字就卓越超群,读大学时候,宿舍兄弟的200电话卡他们都不敢让我看全数字,哪怕是一遍他们都不敢。

  主管当时好像不太开心,我说怎么了主管。

  他说你跟我来吧,到了经理办公室,他让我等一下。

  然后三秒钟不到,我就听见经理在里面狂骂他,还摔了一个杯子,说什么客户刚投诉到他这里来了,给公司造成了损失,要扣主管2000块钱,主管哭丧着脸出来,一直跟我说对不起,说经理情绪不好,等气消了再去借手机。

  ……

  苟书寒讲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问:“我是不是讲的太干巴了,进展太慢,会不会没有意思?”

  郑海鹏回答:“没有没有,我听得正入味,你随便讲。”

  苟书寒说:“讲了十多分钟,给口水喝行不,审犯人都还有烟抽呢。”

  林昆马上出了办公室,不一会就拿了几支贴有中山府标签的矿泉水进来。

  郑海鹏说:“还真不好意思,我们都不抽烟。”

  苟书寒嘿嘿笑:“我也不抽,说起不抽烟,还是我那大学女友逼我戒的。”

  ……

  我看主管为了我结果撞了经理的枪口过意不去,当天努力继续打电话,一直打到晚上十点,成功了两单,为公司挣了两万多。

  睡觉前,主管主动找到我,跟我说明天他再去找经理借下手机让我打给我女友,还问我记得我女朋友电话么。

  我说记得住,你不要瞧不起我的记性嘛,都说了200电话卡号密码我看一遍都记得住。

  他拍拍我肩膀,叫我早点睡,明天一定帮我借到手机。

  我们都是十几个人睡一个大宿舍,比我们大学宿舍还大的那种,主管也跟我们睡一起,说是习惯了这种集体的感觉,反正他自己单身。

  我们懒得管他,大家一心都想着挣钱呢。

  第二天一早主管就说去帮我找经理借手机,问我还记得了电话号码不,我当时怎么想也想不起来,我这人记数字有个特点,看一遍就能记住,但是如果几个小时不看,我就又忘记了。

  开完早会,主管把我带到经理办公室,经理夸奖了我一番,说我作为最优秀的员工,别说借手机了,送我一台都可以,然后问我还记得住号码不。

  我还真记不住了。

  经理把手机递给我,我拿着手机,半天不知道按什么,就记得个区号,其他一个数字都记不住了。

  我说我手机上面存得有她手机号码,我也记得住,要不用我自己手机打过去?

  主管看了一眼经理,经理说,没事,就用我的打,取你们手机麻烦,还要去楼上拿,儿女情长嘛,很正常的。

  那个时候我们自己的手机都是上交的,锁在宿舍柜子里,未离职不允许使用,公司说避免泄漏商业机密。

  我又拿起手机,可是半天没有按下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主管问怎么了。

  我说有点不敢。

  主管就把手机收了交给了经理,说,大丈夫何患无妻,去努力工作吧,你是最优秀的。

  我有点失魂的走出经理办公室。

  主管在后面喊着,要相信自己。

  就这样我就像个机器人一样,继续又工作了三个多月,月月都是销冠,为了挣更多钱,连2005年2月份春节都没有回家,春节前给老妈卡里转了十万块钱,叫她还给以前父亲病重时欠的部分债。

  转了十万给我妈,过年之后三个月,我又存了八万多。

  事情的完全改变在某一次给我妈打电话,我妈跟我说,她说什么都要我回答好,我说好。

  妈说,你上班那地方是不是每天出不去?

  我想了一下,我要每天出去干什么,我每天在挣钱,挣钱还老爸以前癌症欠下的债,我说妈你怎么这么问,我在公司好着呢,公司时常搞活动,有时候一个月能出去一两次呢。

  我妈说你不听话了是吧,我说什么你就说好就行了。

  我说好。

  我妈说,你有个大学女同学打电话打到我们村了,说你可能进了诈骗公司,她说联系你几个月了都联系不上。

  我说瞎说什么呢。

  我妈说闭嘴!

  我妈虽然是个农村妇女,但是我家一直都是我妈当家,威望那不是盖的,我马上回答,好。

  我妈说,你女同学说了,她查到你在深圳哪个地方了,但是现在没有办法救你。

  我马上说,你说什么呢,什么救不救的。

  经理问我,怎么了?

  我说,我妈问要不要给我酿点米酒。

  因为我跟我妈不讲普通话,经理又是广东人,有点听不太懂我们的方言口音。

  我妈说儿啊,诈骗可是要坐牢的啊。

  我说你说什么呢,一惊一乍的,我在公司好着呢,我不工作怎么赚钱还帐。

  经理说,你把免提打开,我跟阿姨聊两句。

  我就把免提打开了,经理就跟我妈打招呼,阿姨你好啊,我是书寒的经理呀。

  我妈在那边用蹩脚普通话说到,经理你好啊,我们家书寒给你们添麻烦了,从小就不懂事,我刚还跟他说,酿点酒给领导带去,他还凶我呢,书寒不懂事,你们多照顾啊。

  经理说阿姨你放心了书寒在这里很优秀的很能干,老板很欣赏他,还准备升他当主管呢。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见过老板,每次开会经理都会说老板知道我们每一个人的表现,但是我连老板是人是狗都不清楚。

  我妈说,我打算下个月去看下我儿子,可以不。

  经理笑着回答,阿姨你这话讲的,你看你儿子还跟我们申请啊,随时来看,深圳欢迎你,来了就是我们深圳人。

  我妈很开心的挂了电话,经理拍着我肩膀说,小伙子加油干,过些天给你妈妈买车票带你妈妈在深圳好好玩玩。

  我又开开心心干了大半个月,我再给我妈联系说教她买车票,她说不用了,自己买好票了,说后天就到深圳,问我公司在哪,

  经理让我告诉我妈详细地址,然后还在电话里说,阿姨我们到时候让书寒去接你。

  就这样我妈到深圳那天,一早经理就准我假了,我说我妈下午才到呢,上午工作说不定还能开一两单。

  经理说,人不能光想着工作,早点去,趁机休息一下。

  我在车站一直等,结果等到我妈,还等到了林小娟。

  对了,林小娟就是我大学女同学。

  我看见她们两个一起从火车站出来的时候,真的是惊呆了。我伙惊呆你们知道吗?

  就是那种感觉。

  我接上她们就想第一时间带他们去公司,但是小娟说我公司是个诈骗公司,要我先报警,我说怎么可能,我妈也坚持要报警。

  我白白胖胖的,比读大学时候要好太多了,吃得好睡得好,半年多时间挣了二十多万,怎么可能是诈骗公司呢。

  最终我们商量了一个折衷办法,我妈在楼下等我们,小娟跟我去公司。

  等我们到公司时候,发现平日紧闭的大门居然是敞开的,办公室空无一人,也空无一物,不对,也不是空无一物,地上一片狼籍。

  小娟说:“傻狗,你自己看看,还号称智商班上第一,这明显就是畏罪潜逃了。”

  我说不可能,又带她去楼上的宿舍,宿舍里空空荡荡,只有十几张铁架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