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房不胜防的那些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追忆往事去

房不胜防的那些年 狗叔孤寒 3427 2020.06.30 23:50

  先从我的姓讲起吧。

  我姓苟(gòu)。

  这个姓从小给我带来了很多难堪与困惑,关于这个姓,我至少可以讲几天几夜的故事。

  我们家祖籍四川,本来这个姓念第四声,读构声,但是我自小就被人误喊狗声,因为这个姓,在很多别的地方读狗声,其实不是同一个起源,此苟(gòu)非彼苟(gǒu),但是别人不管这些,我们这一支上百口人,一直老狗小狗儿的被人喊着。

  小学时候,我自我介绍,很多人不知道哪个字,一写出来,就总有人嘲笑。

  同学就会笑:“小狗的狗?”

  中学的时候,我自我介绍。

  一部分同学就会显摆自己的学识而笑我:“苟且偷生的苟还是苟延残喘的苟?”那种嘴脸好像孔乙己问茴香的茴字有几种写法一样。

  而另外有一部分就直接问:“哈巴狗的狗?”

  说实话,我反倒情愿部分人笑我的姓是哈巴狗的狗,这样读书多的我心里还会嘲笑他们“头白眉须白,胸中无点墨”,以此阿Q精神扳回一局。

  到了大学,各种嘲笑都有。

  第一次被嘲笑就是报到那天。

  无论什么事情第一次都容易让人印象深刻。

  那天,在学校新生报到处,各个专业各个班级分开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家都是父母家人陪伴着来,拖着各种行李箱等,轻装上阵的我只背着一个背包,很另类。

  我们班级队伍最末尾站着一位姑娘,身材高挑,皮肤白皙,五官灵秀,一双眼睛让我有了童安格唱的那首歌里“耶利亚女郎”的即视感,来自农村的我,身高只有一米六几,而这个女同学身高目测却有一米七几。

  站在她身后,我觉得心旷神怡,几次幻想着,以后就是同班同学,跟她打个招呼吧,又每每作罢。我想着,像我这种穷苦人家出身的孩子,还是要努力学本事才对。

  毕竟我能来读大学,都是病重的父亲去问村民们一户一户借的学费,我不能真的像高中班主任说的那样在大学里肆意的挥霍青春去谈恋爱。

  “同学们你们有许多人来自农村,寒窗苦读就是为了出人头地,千万不要早恋,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只要你们努力,考上大学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和时间谈恋爱。”

  “老师,大学谈恋爱学校不管吗?”

  “不管!”

  “真的?”

  “不但不管,谈的好,还给你们发奖金,加油学习,为了高考冲刺!为了大学谈恋爱!”

  我们知道班主任在说鬼话,但是心里都乐滋滋的,对未来充满了幻想。

  我站在她后面,队伍越缩越短,一直到我办理完报到手续,我的后面都没有人来。

  原来我是我们班最后一个报道的。

  我正抬腿欲走,她喊住了我。

  “同学,能麻烦你帮我一下忙吗?”

  “什么忙?”

  “我那边还有一个大行李箱,但是我表弟还没有到,能麻烦你帮我送到女生宿舍6栋门口吗?”

  我笑容灿烂:“好的。”

  箱子很沉,自小力气较大的我拉着都觉吃力。

  平日巧舌如簧的我,那天几乎不说话,还是她免得一路尴尬,问了我几个问题,我则老老实实回答,其实我的性格,用我爸的话说,“做事像一只猴子,说话像一只风筝”,总是不着边际,但是那天我表现得特别绅士。

  一路上有许多男学生偷偷看我们,我猜是偷偷看她。

  还没有到她宿舍楼,她的表弟便追了上来,很客气但是明显防备着我,把行李箱从我手上抢了过去。

  我笑了笑,便准备走。

  “谢谢同学,还不知道你名字,我叫林小娟,你呢?”

  “你好,我姓苟gòu,艹句苟,名书寒。”

  “很巧,你跟我是本家。”她表弟抢答到。

  “真的吗,我们这个姓很少,发音也不一样。”

  “不,虽是本家,但是我的姓写法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我的姓三点水加一个王字。”

  我瞬间就不愉悦了,这是变着相的拿狗叫声来嘲笑我的姓。

  但是转念一想,这小子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啊,想到这里,我便学了两声狗叫,汪汪,看着他们哈哈大笑着转身走了。

  大学四年过得很快,如今回忆起来,居然有一种恍惚的感觉。

   2004年,我大学毕业。

  毕业前,有一次去江汉路步行街逛街回来,路过一条小巷,一位算命先生老远就对着我喊,我左右环顾发现周边没人,就走上前去,问他可是喊我。

  他说难不成你还能像我一样看见你周边有一群老太太围着你不成,这话讲得,作为共产主义接班人,当时还是共青团员的我,完全没有被他唬住,但是我见那算命老先生和蔼可亲,忍不住跟他多聊了一会,他主动送我一道驱邪符,还给我算了一卦,把我的历史理得清清楚楚,包括我小时候几次差点被水淹死都算出来了,我当时真的很佩服,他告诉我毕业后要去南方发展,越南边越好,总之说了很多,最后他说不要钱,全当走江湖行侠仗义,我不是那种别人帮我我不感恩的人,于是我给了他十块钱,因为我当时身上只有十块钱。

  为什么说这个,因为相比较我那些迷茫到不知道该去往何处的同学们,我觉得我是幸运的,至少,有高人指点了我,让我去往南边。

  我回去跟我女友说,我说我决定了要去南边发展。

  她说她要回去家乡,问我去不去,她家乡在青岛。

  我拒绝了,理由是因为我不喜欢吃面食,我问她我去你家,能天天吃到米饭吗?我总不能告诉她我去南边发展是因为算命先生说的吧?

  她说不能,三代同堂一家人吃饭不可能天天迁就我,要我入乡随俗,总会习惯的。

  其实到今天我都还没有习惯面食。

  我问她,那你去我家,我天天想尽办法给你做面食,你去么?

  她说她离不开她爸妈,因为她是独生女。

  很抱歉,我出生之前虽然也有几亿兄弟姐妹,但是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了,我也不能离开我妈,因为我还没有读大学我爸爸就去世了。

  她哭着骂我,那你去南方,难道就不是离开你妈吗?

  我回答,可那好歹还是南方啊,离湖南不远。

  她又笑着骂我,你就是个骗子!

  我说,谁的青春不是青春,我花自己三年青春那么大本钱骗你干什么。

  她骂我的青春是狗屎。

  我有点搞不懂女人,她喜欢我,难道是因为我像狗屎,不然那么多追求者,为什么作为班花的她主动追求土包子我?

  她又哭又笑的跟我说分手。

  我那么喜欢她。

  我那么喜欢她,我能不答应她这个小小的要求吗。

  所以说,女人不要在爱你的男人面前提要求,爱你就一定会答应你。

  于是,我维持了三年的大学恋情在我吊儿郎当的态度中结束了。

  然后我喝了两天闷酒,拍毕业照那天,我都还在昏睡,所以我手上的毕业照是唯独的一份,我自己p上去的,我把我p在她的旁边。

  去深圳那天,天气多云,快中午时分,出了罗湖火车站,我感觉特区的空气真他娘的热情啊,吸到鼻子里都是热的,比火炉武汉还要来得猛烈。

  我举目无亲,等待我初中同学来接我。

  就在那个下午我见到了无数个大鼻子老外,比我之前22年见过的多了不知道多少倍,国际都市的感觉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老外多,对,这才够国际嘛。

  我那初中同学一直到了快晚上才来接我,我手机离关机可能就差最后一丝了。

  他跑着过来跟我说:“对不住,狗哥,我他娘的睡过头了,昨天跟女朋友太嗨了,睡了一天。”

  我说:“我这是跟你感情好,感情不好,还以为你骗我,我都打了你几十个电话了。”

  说完这句话,我都快带哭腔了。

  他不停跟我道歉,我摸了摸我口袋,要不是只有三百多块了,我想我那天跟他感情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他问我行李呢。

  我提了提手上的包,说:“轻装出征,全在这里呢!”

  他带我去了上沙的租房,很奇怪的一房一厅,进门一个小通道,然后是客厅,所谓客厅只能放一张沙发床,展开了就完全没有空间了,然后里面就是卧室,也有卫生间跟厨房,厨房跟卫生间要从客厅过。

  他女朋友很漂亮,漂亮到我以为他是不是在卖白粉,不然以他的综合条件,怎么会有模特般的女友。

  晚上他们两个为爱情鼓了整整一夜的掌,我睡的特别不好,他女友有个坏习惯,就是每次鼓掌完了之后就要去洗手间,然后我就要把沙发床重新折叠起来,等她用完洗手间,我再展开,到后来,我就干脆坐在沙发上面等他们鼓完下一次掌了。

  我在他家住了一个星期,白天找工作,晚上听鼓掌,后来实在是忍受不住,加上口袋里已经精光,便随便找了一份工作。

  这工作就是之前我讲过的那个皮包公司,起初我并不知道。

  公司在罗湖,叫什么名字就不说了,简历上有,包吃包住,封闭式管理,进去之后,主要工作便是打电话,打给全国各地的客户,问他们有没有物品想出口,我们公司负责联络海外采购商,但是需要客户自己出国跟采购方面谈,行程由我们公司制定,机票也必须通过我们公司来购买。

  我可能天生是做销售的料,不到两个月,我就成为了公司的销冠,帮助了许多国内企业拓展了海外市场,当然,这些都是老板他们开会告诉我们的,我们的座机号码是随时都在变动的,我不知道我到底帮助了多少企业多少人,只知道我成为了销冠,月收入已经超三万块了。

  那个时候,一旦成交的客户,公司也不允许再联系。

  直到有一天,我打电话给客户,却打给了我的大学女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