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房不胜防的那些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风波促晋升

房不胜防的那些年 狗叔孤寒 4867 2020.07.15 12:00

  通过我这么一喊,现场的氛围被调动了起来,捣乱的几人已经被大家当成了不良分子。

  学员里有那么几个激动的人,开始朝那几个捣蛋的靠近,也不知道是谁不嫌事小,大喊了一声:“打!打他们!”

  就在我想这下麻烦了,搞不好要闯祸了,我可不想再去警察局跟警察叔叔们聊人生聊梦想。

  好在一队年轻的保安走进了培训室,培训室又重归安静。

  保安们先是客气请几位走,几位无动于衷,其中一位保安通过对讲机请示了一下之后,客气就变成了粗暴,保安们连拉带扯的把几位捣蛋份子弄了出去。

  那几个人被弄出去的时候狂喊着,骗子公司,骗子讲师。

  我在台上有点尴尬,这时我们漂亮美丽动人的司仪好像回过魂来了。

  她明眸动人,款款而行,走到讲台旁,拿起话筒开始说话。

  “各位亲爱的学员们,今天很开心能请到我们年轻有为的苟老师为我们讲解如何有效管理员工,虽然在课堂最后,我们发生了一点小插曲,但是我们仍旧收获了许多,现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感谢苟老师,苟老师再见!”

  我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的,听她这么讲,我就从培训室前门走了出去,后面传来淅淅沥沥的掌声。

  市场部同事追了出来。

  “狗老师,沈总刚发信息来,要你先回公司。”

  我说:“好。”

  “你要辛苦一下自己坐车,我们这边还有三场,没法送你。”

  我说没事,然后出了科技园,朝最近的公交站台走去。

  我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给林小娟发了一条QQ信息。

  我的QQ网名叫爱情拾荒者。

  她的网名叫别致的傻子。

  “傻子,在干啥呢?”

  她许久没回我信息,估计在忙,我倒了两趟公交车回到公司她还没有回复信息。

  到了公司,我先去找沈总。

  沈总招呼我坐下,然后开始泡功夫茶。

  这也是我第一次喝功夫茶。

  沈总说,小苟呀,听说今天上课又有人闹呀。

  我回答,是啊,沈总,你不问我还正准备汇报呢。

  沈总说,小成都已经打电话都告诉我的啦。

  小成都就是那个市场部工作人员。

  沈总说他知道,我心情就不太好了,我这人心直口快,典型的农民性格,大地的孩子不喜欢绕弯子。

  我说,沈总你都知道了,那你还问我。

  沈总笑着说,别情绪不好的嘛,今天你处理的很好,控制住了场面,公司要奖励你的。

  我没说话,回公司的路上我就一直想,我才23岁就当讲师,我是不是真的是个骗子。

  沈总说,来来来,喝茶。

  沈总推了一小杯茶过来,我也不客气,端起来一口就干了,这么小一杯,不够解渴。

  沈总说,哎,这个功夫茶呢,要慢慢品,你这弄得像干杯,是品不出味道的。

  我说,沈总,我们湘西喝茶就是一大茶缸子,渴了就来一大杯,你这杯子也太小了。

  沈总看着我笑。

  我看他笑得像有阴谋似的,赶紧说到,沈总,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讲,你这样笑眯眯的我怕。

  沈总笑,哈哈哈,小苟,公司打算奖励你,你自己有什么想法吗?

  这些领导啊,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奖励别人还问别人想法,我想法我说出来我自己都怕,怕地球毁灭了都没法实现,但我抬头又看看他,他一脸笑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有一种犯人被审问的感觉。

  我回答到,沈总,要杀要剐随你,不管是现金奖励还是其他奖励,你拿来,我要是眨下眼我就不是好汉。

  沈总又哈哈笑。

  我说沈总,其实我心中有个疑问,

  沈总没有笑了,说,嗯,你说说。

  我说,这讲师工作我干的也很喜欢,挣钱又多,但我才23岁,今天他们喊着骗子,说实话我心里不是滋味。

  其实我想表达的意思是,沈总,我们是不是在骗人,但是话到嘴边我又改口了,我突然觉得我变了,大地的孩子在金钱面前学会绕弯子了。

  沈总说,就这个疑问?

  我说,嗯。

  沈总帮我把茶又斟满,说,你呀,想太多了,那些学员都比你大,比你小的有几个?他们难道看不出来你年轻?

  我端起茶杯又一饮而尽。

  沈总说,小苟呀,你还年轻,以后肯定要跟很多老板喝茶的,这个功夫茶不能这么喝,你看我,嘶,看,喝这个茶的时候,下嘴唇最好不要碰茶杯,上嘴唇也尽量不要碰……

  我说,难不成用气功啊,沈总。

  沈总,哎,对对对,功夫茶嘛,泡茶要功夫,喝茶也要功夫的了,下嘴唇不碰茶杯,上嘴唇似碰非碰,靠一口气把茶吸进去,这样茶就越喝越香的啦,你那样抬起头就干杯,不合适地。

  我试了下,说,还别说,真感觉不一样。

  不对,这沈总拿茶带我绕弯子呢。

  我说,沈总,你看这我这茶杯里是不是有点不一样。

  沈总说,哦,什么不一样?

  我说,我问你个问题,你教我喝茶,一口茶把这问题喝下去啦,我呢,刚才把我那个疑问又吐出来了,你看,还在杯子里呢。

  沈总哈哈大笑,小苟,你他娘的是个人才。

  我也跟着笑,心里说,你他娘的更是个人才,想忽悠我呢。

  沈总又往茶壶里添水,然后盖上盖子,又把茶水倒到茶盅里,等下他就会把茶盅的茶倒到我们的茶杯里。

  沈总给我们两个各自又倒了一杯,说,年轻人带着怀疑看世界是好事,我们公司开到今年第四个年头了,从我们公司出去的年轻讲师许多现在自己开公司,做的比我们还大,我们怎么可能是骗子呢?

  我赶紧回答,我是说我是骗子呢,沈总,不是说公司。

  沈总说,公司就是家,我就是家长,你就是孩子,你说有人骂儿子骗人,家长心里怎么想。

  我说,哎哎哎,沈总,你这么年轻,顶多算我叔,再说我爸那人很在乎这个的,他要是晚上找你理论,我可帮不上你忙。

  沈总面试时候知道我爸去世了,听我这么一讲,笑着说我,你呀什么便宜都不让人占。

  我嘿嘿笑。

  沈总接着说,你呢,是个人才,但是你需要好好打磨,说你这个疑问吧,其实你不说,我也打算跟你有空聊聊的啦,你看啊,那些学员大部分三十出头,一部分中年,少数老年,他们对生活充满热情,对知识充满渴望,因为公司或者自身原因来到深圳学习借鉴,他们想跟时间赛跑,在余生多学习,想跟成功的事物交流,在未来少走弯路,他们在公司都是佼佼者,难道真的看不出来你年轻吗?不可能的嘛,但是他们不在意,如果你年纪大,上台讲不了几句话,如果讲的话没有营养,你早被轰下台了,你说是吧?

  我觉得他讲的好像有那么点道理,说,是的。

  说的时候我还点了下头。

  沈总又说,我们中国人常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又常说自古英雄出少年,还说年轻有为,说明什么,说明人不是年纪的问题,而是本事的问题,如果一切都以资历论能力,那这天下都是老人家的天下了嘛,又何来长江后浪推前浪一说,你呀,别想那么多,这人呢,最难得揣着明白装糊涂,这些学员都精得很呢,再说很多人是冲着大师讲课去的,你也不要太担心,我们合法合规正常经营,今天那几个人是郝老师找的,我们老板也私下跟郝老师打电话了,以后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了。

  我说,咦,沈总你不就是老板吗?

  沈总,我跟你一样都是打工的啦。

  我觉得我似乎不应该问这个问题,会不会让沈总感觉尴尬,于是说,沈总你口才这么好,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啊?

  沈总,我呀,高中毕业,没有读过大学,见得多了,就会说很多别人说过的话了,这个叫什么,就叫拾人牙慧。

  我又觉得我不该问第二个问题了,赶紧补救到,你们那个年代,高中牛,跟大学没有什么区别。

  刚才说话的空当,我们两人面前的茶杯又空了,沈总又给我倒了一杯茶。

  沈总说,讲这么多了,说说奖励啦,老奖钱也没有意思,我们换点其他的奖励。

  我说,沈总,沈总,不奖钱才没意思啊。

  沈总,小伙子看问题长远点,给你提个组长当当。

  我问,组长?

  沈总说,嗯,以后你不光讲自己的课,他们的课,你也盯着,有问题你负责解决。

  我脑袋里转了一下,好些个疑问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了。

  沈总说,又有很多疑问?

  我说,还是那句话,疑问有很多,我就问一个。

  沈总说,组长工资多少是吧?你呀,我就欣赏你这一点,工作不挣钱,干个屁啦。

  我说,沈总,你倒是说工资,我这人性格急。

  沈总,我看你一点都不急,你呀精得很,这样,组长底薪加一千块,以后你组员讲课,他们讲一堂,奖励你两百,怎样?

  我双手拿起茶杯举起,字正腔圆的说,沈总,请受书寒一拜。

  然后一口干完,嘿嘿笑。

  沈总说,你也别开心得太早,只给你两个组员。

  我说,别说两个,一个我都成交,谢谢沈总!

  沈总说,那你去忙吧,这两天都没有课,你去财务领一下今天的讲课费。

  我道了谢,就去了财务,这份工作不光挣钱多,发奖励也爽快,讲课后当天结现金,底薪第二个月初发放。

  我去财务室领讲课费,财务室里三个人上班,一位妆容精致的妹子,和两位苦大仇深的大姐。

  小妹子给了我三千,我说她是不是搞错了,她说没错,沈总说额外奖励一千,老板那边都批复了。

  我这是第一次跟财务打交道,感觉这财务小姐姐很温暖很热情,我开开心心的签字领钱,财务妹子叫我数一数,我说不用。

  她问我,苟老师……

  我打断她的话,哎,叫什么老师,我们两个年纪差不多,你喊我书寒就好。

  她说,公司要求把你们讲师都喊老师呢,书寒老师,你有女朋友了吗?

  我答,有啊,怎么?

  她说,没什么,我表妹没男朋友,我觉得你不错,所以问下呀。

  我说,不好意思啦,我有女朋友,不出意外的话,就要结婚的。

  她说,要是出了意外呢?

  我说,你个乌鸦嘴,能出什么意外。

  她说,我就问问,别介意哈。

  其中一位大姐就插话了,你呀,小心她就是你那个意外。

  小妹说,张姐你说什么呢。

  我笑了笑,说声谢谢,拿着钱就从财务室出来了。

  我回到卡位上,心想怎么林小娟那个傻子一直没回信息呢,拿出手机一看,原来是讲课时调了静音,路上一直思考问题忘记调回来了。

  林小娟给我回了几条QQ信息,还打了两次电话。

  第一条信息:“捡垃圾的,有啥事?”

  因为我的网名,她一直开我玩笑,说我捡垃圾的,我一直忍着没说透,我是爱情拾荒者,捡个垃圾不得是你呀。

  也真的是应了她的那个网名,别致的傻子。

  第二条信息:“人呢?”

  第三条信息:“忙完给我回电话哦……”

  第四条信息,是一个亲吻的表情。

  然后还有其他几个QQ头像在闪,我点开一看,其中一个是我高中同学郑健发来的,问我手机号码多少,我把号码告诉了他。

  还有一个陌生好友添加申请,我看了一下验证请求,原来是财务小妹妹,头像还蛮漂亮的。

  把所有信息看完,我就给林小娟拨了个电话过去。

  “傻子在干啥呢,我刚在跟我们沈总谈事,忘把手机调回普通模式了。”

  “我们早上也开了很久会议,讨论款式呢,现在还在开,我借口接电话就出来了。”

  “你中午吃什么呀?”

  “随便吃点。”

  “我来找你一起吃饭,好不?”

  “好呀,那我等你一起吃。”

  我电话还没有挂,我们另外一位讲师走了过来,摸着我放在桌子上的三千块钱,啧啧声不停。

  我记得他姓袁,比我大几岁,人长得帅气,就是地中海发型拉低了他颜值。

  袁老师说,苟老师呀,你这不错啊,这一叠怕是有三四千吧,中午不得请我吃个饭?

  我笑着说,袁大哥,你潇洒的滚一边去,你拿钱怎么不请我吃饭,我中午要请我女朋友吃饭。

  林小娟在那头说:“你又发奖励啦?”

  袁老师说,你拿的多啊。

  我回答林小娟:“是呀,中午请你吃饭,要不要把我妈也喊上,她一个人呆家里也很无聊啊。”

  又回答袁老师,我给我女友打电话。

  林小娟:“好呀,我给阿姨打电话,你早点来哦,我们中午只有一个半小时休息。”

  我说:“我们有三个小时,嘿嘿,傻子,我来也~”

  没理会袁老师,直接跑到沈总办公室,沈总不在,我打了个电话给他说明了中午休息时间想去女友那边吃个饭,沈总说去吧,中午时间自由活动,下午没课,但是三点准时到岗就行。

  我乘公交又转地铁,中途给我妈打了个电话,她说小娟给她电话了,出门热得不行,就不来了。

  我到了女友公司大楼下,等了几分钟就到了十二点,又等了几分钟,林小娟从大楼大厅出入口出来了,身边跟着一位帅气高大的男子。

  男子跟她有说有笑的走了过来,林小娟向我介绍,这是我们创意总监林奋强林总。

  林总伸手,你好,经常听小娟说起你。

  我握住他的手,林总好,林总好。

  然后林总打了个招呼,便走开了。

  竹子林那时附近没有什么餐馆可选,我原本还打算带她吃点好的,最后选了一个湘菜馆,两个人点了三个菜。

  林小娟看着我说,怎么了,看你不开心。

  我说,没有呀。

  林小娟,我感觉到你不开心了,那个只是我们领导,跟我一起下楼,听我说你来了,非要跟你见个面。

  我说,你不说就算了,提到我就得说两句了。

  她说,你说。

  我说,第一句,他怎么看上去跟你那么亲密。

  没等她回答,我又说,第二句,他屁颠屁颠要跟我见面干什么,我以男人的直觉告诉你,这小子像雄鸡一样在展示羽毛。

  林小娟嘿嘿一笑,说,你呀,想到哪里去了。

  这时我手机QQ咳嗽声响了一下,我拿起手机,财务小妹妹发来信息,苟老师,你人在哪里,一起吃中饭吗?

  我打算回绝她,一个陌生电话号码又打进来了,接通后对方开口,狗哥,我是郑健,我听老鼠说你在深圳,晚上去找你聚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