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房不胜防的那些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人生如逆旅

房不胜防的那些年 狗叔孤寒 4287 2020.07.07 23:50

  第二日一早,我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跟着林小娟一起出门,她去福田上班,我去罗湖面试。

  路上同了一段路程的地铁,那个时候深圳地铁1号线刚开始运营不久,地铁的拥挤程度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早晚高峰期,有时候人会被挤得呼吸不了,男男女女相互揩点油再正常不过了。

  那时候网上很多恶趣味的段子,说什么上海的孕妇坐地铁挤流产了,有网友下面就回复说自己女友在北京坐地铁挤怀孕了,这些恶趣味段子有许多人追捧,其实是过分夸张了地铁拥挤状况,那时候深圳地铁还才开始运营不久,确实有一些心思卑劣龌龊至极的人,在地铁上面趁机揩油甚至猥亵,但是大体还算好的。

  路上我跟林小娟说,等段时间我就考个驾照,买台车接送你上下班,她开心的回答好。

  林小娟到竹子林站便下了车,我则到了终点罗湖之后,再转乘公交车去面试的地方。

  转乘公交车时,买车的想法更加浓烈了,我就那么站在公交站台,看着我要转的那趟车来了,刚奔向它,便瞬移到了车上,我是硬生生被挤上车的。

  到了互鼎培训,向前台报了来意之后,漂亮的前台姑娘便带我到了一间小办公室,说沈总有交代,让我在此等候,一会就来。

  我到的比较早,比约好的9点钟早了半个小时左右,起初我端坐在沙发上,没几分钟我就想做点什么,我看茶几上面放着一些书,最上面一本书名叫《卖产品不如卖自己》,封面上一位身着白衬衣红西装的男子拿着话筒,似乎正在进行着演讲,我那个时候对这个男人一点也不了解,当然,后来我对他也不甚了解。

  但是我从这本书知道了他的名字——陈安之。

  后来几年这个人很火,成为有名的成功学大师。

  我粗略的翻了翻这本书,因为我个人更趋向于看历史类书籍、故事性的书籍或者有一定思想深度的书籍,所以对这种讲大道理的励志书不是很喜欢,又看了下茶几上还放着的另外几本书,也都是励志类的书籍,倒是压在最下面那本《人性的弱点》引起了我兴趣,读书时候我们老师提过这本书,我翻了翻,也觉得索然无趣,怎么跟老师说的不太一样呢,于是又看回封面,原来不是译文版的,是编译版本。

  我正在翻阅《人性的弱点》,一名中年男子推门进来了,个子跟我差不多,但是比我体格要大许多,驾着一副金边眼镜。

  “你好,让你久等了。”

  中年男子说话带着一点广东腔,感觉跟昨天电话里喊我来面试的不是同一个人。

  我估计这就是沈总了,马上起身:“你好,你是——沈总?”

  中年男子哈哈大笑,“鄙人沈月明。”

  听着这个笑声,我感觉昨天打电话的应该也是他了,看他爽朗风趣幽默,我犯了傻劲,回答道:“在下苟书寒,沈总好!”

  “哈哈,小伙子蛮幽默嘛。”

  沈总跟我寒暄了一会,又问了我家庭背景,工作经历,我都如实一一回答。

  然后沈总又花了几分钟时间把公司业务和培训讲师这个工作讲了一下,我感觉越听越像我上一份工作骗人搞假出口一样。

  公司专门针对内地企业和个人提供总裁/CEO管理培训服务,有成熟的一套课程,我如果上班了,我的职责就是站在讲台上,给坐在下面的那些高级人才甚至企业一把手二把手讲道理,讲大道理,告诉他们怎样才能做得更好,怎样才能把公司管理好。

  “我们公司是做什么的,相信你也有大致了解了,你说想努力挣钱还债,我们这边能挣钱,还能挣大钱,关键看你能不能胜任了。”

  “这个,沈总,刚才听你说了一圈,我内心还有许多疑问。”

  “你说说。”

  “我最大的疑问就是,我这么年轻,站到讲台上,他们会相信我有本事教他们,都是老板级别的,应该不傻吧?”

  “自古英雄出少年,不要担心,我们此前好几位老师都跟你一样年纪,再说,你看上去老成稳重嘛。”

  然后就是沈总的标志性大笑,哈哈。

  好吧,心灵遭受暴击,我看上去老吗?

  但是他的回答没有正面解答我的疑惑。

  经过上一份工作,给了我人生一个深刻教训,那就是没有任何财富能轻而易举获得,除非不正常。

  当然,后来很多年,我身边发生了很多不正常获得财富的例子,那就是有心或者无心插柳买房再售出成荫的事情,或许这个认识到我卖房子后会有改观。

  我继续发问。

  “我大学学的专业是新闻传播学,对于企业管理之类的完全是一窍不通,也没有培训经验,这样会不会出差错?”

  “我们有课程,然后还会有详细的讲义,你站在台上的时候,幻灯片放着课程,你面前的演讲台上有打印出来的详细说辞,你要做的就是不要出错。”

  “我还是担心自己做不好。”

  “年轻人,不要前怕狼后怕虎的嘛,”

  其实我担忧的不是做不好,我做事一向大胆,我是隐约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样,我给你看一看我们以往一些培训课程和沙龙的现场照片和视频,有好些老师跟你年纪差不多大。”

  说着沈总示意我去他电脑桌旁看看,他一边打开电脑上面的视频图片,一边不停的说,你看嘛,这都是以前的案例,很成功的。

  我看着确实像那么回事,这个时候他手机响了,他安排了几个工作,挂了电话又告诉我,你看嘛,每天都很忙。

  我返回沙发上面,坐下,我说,沈总,有几句话我小苟大胆说一下,可能会得罪你。

  沈总说,说嘛,我就喜欢爽快的人。

  我说,好,我这个人农村出生的,大学四年没长什么见识,一毕业就成了电信网络煤矿黑煤工,什么都不怕,连上当都不怕,但是就怕犯法,我们这事我看也不像是犯法的,但是我心里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他说,嗯?哪里不对劲,你说说。

  我说,全深圳好几百万人,为什么这份幸运会砸到我身上?

  话说那个时候深圳人口还没有现在这么多,不像现在一千多万人口了。

  沈总听我这么说,哈哈一笑,答到,我们人事说你是个人才,果真呀,很好嘛。

  我说,沈总,我说话大胆一点,你别怪,只要能挣钱,我就跟着你干,但是你要让我放心跟着你干。

  沈总看着我,微笑着,有那么三四秒钟,又开始哈哈笑。

  小伙子,不错不错,那就跟你说实际情况吧,我们公司有专门的业务部门开拓市场,也有专门的讲师部门,给学员讲课,但是我们自己的这个讲师远远不够,名气不够,所以除了我们自己的讲师团队之外,我们还会跟全国各大高校,教授,导师以及许多名人合作,临时请他们来给我们的学员,也就是我们的客户讲课。

  沈总停顿了一下,我没有插话,他接着说,但是嘛,我们一个课程有好几天,有时候几个场次一起开,这个时候,导师忙不过来,怎么办,我们的做法很简单,让导师一堂课讲十几分钟,或者让导师这一天最后一个时间来讲,其他时间怎么办,那就是你们上去讲了,只要不犯错,就能行,这样,明白了吧。

  我说,基本明白了。

  他说,还有疑问吗?

  我说,还是有很多疑问。

  他说,我讲了这么多,你怎么还有疑问?

  我说,其他疑问我就把它埋在心里,我就一个问题要问,我这工资怎么算呢?

  沈总哈哈笑,笑完想说点什么,又停下来了,然后又笑。

  我说,沈总,我是农民的孩子,老实惯了。你这样笑我有点怕,你有什么就说吧。

  他说,我看你呀,不老实,但是做我们这个老实就做不好,不老实好,你这样,实习期别人是1800块一节课,我给你2000块。

  我觉得我再问好像也不太好,就盯着他看。

  他说,怎么?

  我没忍住,我一个月能讲多少节课。

  沈总又哈哈笑,一天好的时候可以讲两三节,一个月要是课程多,一个人讲十几二十节课都不是问题,我们这边有十几个讲师,钱不能让你一个人挣嘛。

  我心里盘算了一下,我说,我跟沈总干,只要不犯法,我干到你心疼开工资。

  沈总说,那好,那你明天来上班。

  我问,沈总,我迫不及待了,不能今天就上吗?

  只要你不怕,今天啊,也行,给你一周培训时间。

  我说,沈总你都敢用我这个毛头小子,我有什么好怕的,我大胆的去干。

  回忆总是选择性的,之后沈总安排了人带我去办公卡位,办理了入职手续,还安排了一位师傅带我,不过,许多细节的事情都记不太清楚了。

  那个时候的我,23岁,吸收新事物跟记忆力比现在强多了。

  师傅带我走流程,又带我在会议室演习讲课,我起初磕磕巴巴,到后来就很顺畅了。

  师傅是安徽人,普通话很标准,我很羡慕,我说我普通话要是有师傅你这么标准就好了。

  师傅说,做我们这行普通话标准不标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就是控场能力,也就是应变能力,虽说有讲义,但是上了台,各种突发情况都有,这就要看你是靠天了还是靠自己了。

  第一天就在学习中度过了,下班时候也没有遇见沈总,回到白石洲租房里的时候,林小娟跟我妈一起准备好了晚饭,就等我进门再炒个青菜。

  一家三口,边忙边聊天。

  林小娟没有我话多,基本都是我在说今天一天工作怎么样,我妈问了我很多次,不会又是骗子公司吧?

  我说,你儿子我运气就这么差?不可能!

  我妈又说,那怎么可能找份工作就这么多收入嘛,小娟条件比你好这么多都才六千。

  我说什么叫都才六千啊,人家很多研究生博士生毕业也才这个档位,林小娟这叫优秀!

  我妈说小娟优秀我知道,你这叫什么呢?

  我说,这你都不知道?我这叫优秀它男朋友!够优秀!

  我妈说,你这是狗优秀。

  我说,别人笑我们姓读狗可以,你就不行,你是我妈,你必须读够,够优秀,知道吗,小娟你说是不是?

  我妈骂我就知道耍嘴皮子。

  我嘿嘿笑。

  小娟也跟着笑。

  第二日到了公司上午又是培训,下午时候沈总找了我,问我准备好了没有。

  我说,准备什么?

  他说,这几天我们在福田一家五星级酒店有一个课程,明天下午有个讲师请假了,暂时没有人能替,都排满课了,明天你上。

  我说,我感觉还没有准备好,要不喊别人。

  沈总很严肃的说,明天讲好了给你算工资2500,以后你就是我小战友,没讲好,我们就只能做朋友了,挂在嘴上那种。知道吗?

  从此我学会了一句台词,事情做好了我们就是战友,做不好就只能当朋友,挂在嘴上那种,知道吗?

  我硬着头皮说,好。

  心里想的却是,钱谁不想挣,但是也得完全准备,可这一次太急了点吧。

  闲话不表,第二日,在酒店现场,公司市场专员陪着我,我在后台等着,离我上台时间越近,我越紧张,到后来,手心全是汗。

  就在我快上台的时候,我看见一位男子冲到我们后台,扫视了一圈,然后跟市场专员争吵了起来。

  沈月明呢,他在哪里,他什么意思?

  市场专员叫他有什么事回公司好好谈。

  他吵着,好好谈,电话不接,信息不回,课也不让我上了,信不信等下我让你们课讲不下去。

  我在这边想着,嘴巴在我脸上,你还能封住我嘴巴不让我讲不成。

  市场专员是个温雅的小伙子,忙又拍着我肩膀,没事没事,郝老师跟公司有点误会,你等下正常发挥,别受影响。

  我说,放心,小弟出去先紧张几分钟,等下就让下面人跟我一起兴奋,不怕。

  他推了我一把,去吧,到你了。

  然后我就从侧门走进了前台。

  下面黑压压一片人,说实话,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中年男人女人,还有一些老年人,那么虔诚的看着我。

  我还什么话都没有说,他们开始猛烈鼓掌。

  我戴着耳机,市场专员提示我,走到演讲台去,走到演讲台去。

  等到下面掌声熄灭,一位美女司仪又叫到,下面有请我们狗老师给我们讲一讲营销战略与管理系统的辩证关系。

  又是经久不息的掌声。

  我侧过头,压低声音对着耳机说,哥,幻灯片呢,怎么黑屏了?

  耳机里传来市场专员的声音,苟老师,郝老师把U盘抽了,跑了,你,你,你赶紧自由发挥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