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碧水天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 扑朔迷离

碧水天堂 牛笔 2238 2020.07.29 00:01

    谁能想到,海外小渔村的村姑寡妇,也知道碧水天堂?

  最起码白虎号那些把村民当傻子的城里人,绝对想不到,村里随便一个寡妇,就知道起码是神官才有资格知悉的秘密。

  离开了小渔村的小神龙,同样不知道,他生长了十几年的小渔村,和他印象中不一样。

  暗藏玄机,扑朔迷离。

  此时此刻,老旧的村长家里,满脸茶水的李阿姨,瑟瑟发抖。

  她没有躲避,甚至没有伸手去擦拭脸上的茶水。

  许多茶水溅到了她胸口,使得那对原本高耸的山峰,透着迷倒村中痴汉的诱惑。

  李阿姨就那样坐着没动,任由茶水浸透,可怜巴巴道:“龙姥爷说得对,远亲不如近邻,我就是想念小神龙啦,希望他早日归来,才一时糊涂弄了几头孽畜去凿穿那艘大船。”

  龙姥爷怒不可遏:“到现在还要狡辩,船沉了,他能活?”

  李阿姨一脸委屈:“龙姥爷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呢,放眼整个黑龙岛,谁能比小神龙命硬?他三次出海,三次去了迷雾海域,木筏子碎得不成样子啦,可他照样死不了。所以我寻思着,就算那什么白虎号沉了,小神龙也能游回来。毕竟他可是小神龙,大海就是他的家。”

  说到这里,风韵犹存的俏寡妇,一副难为情的样子:“村里人都知道,我家那男人,裤裆里不争气,偏偏还性子倔,十年前跑出去啦。我是藏了私心,对小神龙有意思,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他游回来,我改嫁给他,不算坏了规矩吧?”

  “好你个毒妇,最毒妇人心,最毒妇人心呐!”

  龙姥爷一拍桌子,气得吹胡子瞪眼:“自打小神龙到了村里,你就唆使你家那窝囊汉子搬到他隔壁。十六年了,你那两个有出息的儿子,日夜蚕食那孩子的龙气。真是好邻居啊,这就是你所谓的远亲不如近邻?”

  这次李阿姨不委屈了,反而理直气壮:“龙姥爷,率先坏了规矩的,是那云大海。一百八十年来,老祖宗定下了规矩,外乡人一律不得在村里长住。可云大海那疯子,不顾祖训,横冲直撞把外乡的野种带了进来,浪费村中灵气养了那么多年,我两个儿子不过近水楼台先得月,何错之有?”

  龙姥爷拍桌子的手颓然放下,长叹一声:“云大海为此付出了代价,一命换一命,他遵守了规矩。十几年来,他只教了那孩子一部《千字文》,比你们更守规矩。”

  李阿姨毫不退让:“我这一家子,可曾对村里其他人家动过手脚,没有吧?外乡人终究是外乡人,祖宗留下来的传统,外乡人若留在岛上不肯走,村里人可对其任意宰割,我也不算坏了规矩。”

  龙姥爷扶着手中拐杖,轻叹道:“到底是云大海用命换来的娃娃,云家这一脉,如今只剩这么一根独苗。村里各家各户,祖祖辈辈情分还在,你就不能放过那孩子?”

  李阿姨面有难色:“我也想对那孩子好点,谁让那野孩子是龙种呢,也不知是哪国皇帝在民间一夜风流留下来的种子,倒也有了几分真龙天子气象。他若是成了气候,受命于天,有朝一日,怕不是得骑在龙姥爷您头上拉屎撒尿。对不起,我说得太难听了,可事实就是如此。这些年龙姥爷不管不问,想必也担心有那一天,对吧?”

  说出这番诛心之言,李阿姨再无忌惮:“晚辈良苦用心,龙姥爷怎就不体谅一二呢?我那两个儿子吸收一些个真龙之气,也是为村里着想。夺了小神龙的气运,让他在村里当个倒霉蛋,对大家都好。”

  龙姥爷冷笑:“好一句倒霉蛋,那孩子从小到大不受待见,运气比谁都差,下海次次捞不到鱼,得益于你那一家子对他‘良苦用心’。”

  李阿姨反唇相讥:“要说那孩子运气差,也没差到哪里去。岛上那片黑森林,除了龙姥爷,谁也做不了手脚。小神龙每次去黑森林,运气很不错呀,总能打到一些野味,还弄到过一只大老虎呢。若非有人偏心,暗地里帮忙,云大海岂能用那一根虎鞭,去跟孙寡妇做了一笔见不得光的买卖。”

  听到这话,一直沉默不语的朱翠花,突然开口了:“我家表姑可不像有些人背地里使坏,她照规矩办事,等云大叔离开后,帮忙照看小神龙,不让有些人动手脚,哪里见不得光?”

  少女首次流露出怒意,村里那位苦命的孙寡妇,是她父亲的表妹。

  “是是是,翠花姑娘说的是,怪我不好。”

  李阿姨嘴上赔罪,却有些阴阳怪气:“你那位小表姑,真是会做人呢。当年第一眼见到那孩子,便赐下了【小神龙】这个乳名。好一个乳名呀,连接了本命,保住一缕本命龙气不散。我家那两个不成器的儿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只能吸收一些边角残渣,终究是得不到根本。”

  朱翠花一看外公没有责怪她插嘴的意思,当场放开了手脚,撩起袖子就骂了起来:“李寡妇,干里良!你自己偷鸡摸狗,还怨别人,真当你那两个儿子了不起?把他们叫过来,姑奶奶一只手弄不死他们,算我输!”

  小渔村里的村姑骂人,就是这么直接。

  “哎哟哟,小姑娘这是要打人还是怎么着?”

  李阿姨吵架也是一把好手,半点也不怯场:“我李家虽比不得龙姥爷天生贵胄,到底也是大唐后裔,在村里多少有些分量。如今我老李家称得上长者的,就我一个妇道人家,翠花姑娘要吵架还是要打架,我李红妆奉陪到底!”

  朱翠花毫不示弱:“哎妈我的天,盛世大唐,那是多少年前的旧账?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儿,也好意思拿出来吹牛皮,如今东土二十四国,早已没了大唐国。你还真以为你那两个废柴儿子,能让你老李家东山再起?”

  “我儿子,不是废柴!”

  李阿姨突然尖叫一声,气势暴涨,犹如护着小鸡仔的老母鸡。

  朱翠花冷笑:“有些人呐,嘴里没一句真话。连你儿子不是废柴这种大话,也说得出口。你家那汉子,怕是早就受不了你,才选择自我放逐?啧啧,自我放逐,村里这么多年来,他可是第一人。你男人宁愿折寿,也不肯跟你过日子,你心里就没点数吗,还不关起门来好好反省?”

  不等李阿姨还嘴,少女又补了一刀:“你自己摸着良心想想,这些年你对小神龙说了那么多鬼话,有哪一句是真的?哦,对啦,至少有一句是真的,那句真话是——不要再努力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