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碧水天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愿你历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碧水天堂 牛笔 2607 2020.07.04 12:01

    听到同伴的惊呼,黑衣美男好奇道:“什么叫拖刀?”

  “你觉得那死胖子刚才出刀用了多大力道?”白衣美男反问。

  “他并未催动灵力,纯用蛮力的话,绝对不超过一鼎。”黑衣美男所说的一鼎,指代一千斤。

  “铁爪风狼扑击之下有多少力道?”白衣美男又问。

  “肯定是三鼎之力,灵兽天赋异禀,力量都是恒定的。”黑衣美男答道。

  白衣美男说道:“既然你很清楚双方的力量差距,胖子一刀捅进飞扑过来的铁爪风狼眼睛里,他自己毫发无伤,你不觉得奇怪吗?”

  黑衣美男挠了挠头:“我也觉得纳闷儿,胖子的确击中了要害,可是铁爪风狼那九鼎冲撞力并没有消失。在那种巨大的冲撞力作用下,胖子整条手臂都要震断,当场就会被撕成碎片。”

  白衣美男公布了答案:“你说到点子上了,胖子接触铁爪风狼的一瞬间,用了一股巧劲,化解了冲撞力。一拖一放,把那股反震力道巧妙卸掉,这便是拖刀技巧。”

  黑衣美男顿时不服气了:“说了半天,不就是水系灵者常用的卸力手法吗?上善若水,以柔克刚,天底下的水系灵者到了一定境界,多少懂得一点卸力之法,我也会卸力啊!”

  白衣美男鄙视地看了同伴一眼:“水系灵者卸力,通常以防守为主,卸掉对手力道之时,很难发动进攻。可是胖子刀刀先手,在进攻时卸掉了冲撞力,你能做到吗?”

  黑衣美男顿时自卑了,讪笑道:“原来如此,这胖子果然是个高手。”

  “这就是拖刀的厉害之处,不一定非得水系灵者才会拖刀,金、木、火、土四系的厉害刀客,也精通此道。我听一位老前辈讲过,会拖刀的刀客,才算得上真正的刀客。”

  白衣美男说到这里,压力倍增:“这胖子不好对付,咱们撤吧。”

  “且慢!”

  黑衣美男眼中闪过贪婪:“你看他满头大汗,快要精疲力尽,正是下手的好时机。”

  白衣美男定睛一看,也动心了:“你先摸过去,我用弓箭掩护你。管他是什么高手,一旦脱力,也是个活靶子。”

  黑衣美男二话没说,悄无声息地飞掠而出,速度快得惊人。

  成功兑换精钢战刀的胖子,摸索出了经验,再也不扯开嗓门儿吆喝了,低喝一声:“兑换九品金疮药。”

  如他所愿,天空中那个越来越熟悉的声音做出了回应:

  “九品金疮药兑换成功,消耗50试炼功勋。”

  “当前功勋:3。”

  胖子手中多了一贴药膏,胡乱抹在了血流不止的右臂。

  他很清楚失血过多的下场,再不止血自己命不久矣。

  说来也怪,九品金疮药抹上去,右臂很快止血了,伤口有结痂的趋势。

  幸存的几头铁爪风狼彻底激发出凶性,又嚎叫着扑了过来。

  “来得好!”

  胖子爆喝一声,豪气干云。

  手持战刀的黑胖子,凭空多出一股和他形象严重不符的豪侠风范。

  插眼!

  拔刀!

  胖子跟着感觉走,浑然不觉得自己的插眼一刀暗藏玄机。

  以前他砍树的时候,用力过猛,柴刀震得虎口撕裂般的疼痛。

  于是他自己研究了一套砍树技巧,卸掉了砍树时的反震力道。

  后来用木筏子出海,他也多次通过这种卸力方式,让木筏子跟着海浪一起浪。

  此刻对付铁爪风狼,胖子用了同样的手法,否则精钢战刀早就被震得脱手了。

  他以为拖刀技巧人人都会,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他用这种没什么大不了的方式,越级单杀了从九品灵者闻风丧胆的铁爪风狼。

  看似莽得飞起的黑胖子,有着一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技术含量。

  片刻之间,八头铁爪风狼倒下了。

  遗憾的是,胖子也快倒下了。

  如果你明白铁爪风狼的速度和力量,就不难理解这是何等高强度的对抗。

  尽管胖子出刀未尽全力,但是他每次闪躲腾挪,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右臂那条疼痛未消的伤口,无比清晰地提醒着他,再被狼群碰到一次,自己必死无疑。

  胖子身体摇摇欲坠,而活着的铁爪风狼,还有四只。

  危急时刻,他决定赚多少是多少,默念了一句:“接引天使,回收尸体!”

  这一次,接引天使不给面子:“灵者尚未脱离战斗状态,无法回收。”

  脱离战斗状态?

  难道要把这群恶狼全部杀光,才算脱离?

  胖子眼前一黑,真没想到临死前赚点功勋都不行。

  “灵体消亡,肉身亦受到损伤……”

  接引天使曾经说过的话,在胖子耳边回响。

  一开始胖子不明白这八个字的意思,现在他有了自己的理解。

  他是这样理解的:梦里死翘翘,现实里也可能翘辫子……

  胖子不甘心死在这里,开始满地打滚,用最后的力气举起战刀,捅死了一头扑过来的铁爪风狼。

  哐当!

  单刀脱手,胖子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倒地后他没有瑟瑟发抖的惊恐,没有闭目等死的绝望,爆发出一种强烈到极致的求生欲。

  “我还没找到老爹,我还没查清楚我亲生父母是谁,老子不能死!”

  胖子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在咆哮。

  他三次出海,多次面临危机,正是凭借着这样的信念,这样的求生欲,顽强地活了下来。

  突然,以胖子为圆心,方圆十步内的空间莫名地扭曲了。

  剩下的几头铁爪风狼如同见了鬼一样,猛地退到十步开外,目光惊疑不定。

  那扭曲的空间,使得狼群不敢靠近。

  悄然潜伏过来的黑衣美男,同样不敢靠近。

  胖子沉浸在一种熟悉的玄妙状态中,浑然忘我。

  这种状态,曾经出现过一次。

  当时胖子第一次出海,木筏子被滔天巨浪吞没,他也被海浪吞噬。

  被卷入巨狼中的少年,激发了一种神秘的呼吸吐纳之术。

  他紧闭口鼻,好像身体每个毛孔都在呼吸,与天地融为一体,漂浮在风口浪尖。

  就在那样的状态下,他比划船不用桨的老船夫还要夸张,连船都不用了。

  他以身体为船,以海浪为帆,在海面上浪里个浪。

  就那样漂浮了很久,最终逃出生天。

  回去之后云浪思索了很久,始终没能找到那种毛孔呼吸的窍门儿。

  直到今天,在狼群带来的致命威胁之下,他重新找回了那种状态。

  胖子眉心涌动着玄奇的小波纹,形成了一个黑点。

  那黑点越来越大,变成了一本厚厚的黑书。

  黑书不可思议地飞了起来,悬浮在胖子头顶。

  头顶黑书的胖子,受到一股神秘力量加持,整个人精神抖擞,彻底脱离了虚弱状态。

  就这样,胖子稀里糊涂打开了灵印,突破到正九品。

  然而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灵印,甚至不知道灵者是什么。

  “这玩意儿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胖子忘记了凶险,将黑书拿在手中,好奇地翻阅着。

  厚厚的黑书,里面一个字都没有,也没有图片插画。

  不知道为什么,翻阅着黑书,胖子有种无比亲切的感觉。

  那种亲切感,带着血脉至亲的联系,仿佛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

  胖子莫名地想哭,而且是放开了嚎啕大哭。

  就好像十六年前海难中失散的亲生父母,重新站在了他面前,胖子流泪满面。

  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被亲人抛弃,也不承认自己是小野种,因为老爹告诉过他:当年海上一艘客船沉沦,必然是有人豁出性命,将襁褓中的男婴塞进了木盆里……

  滴答!

  当泪水滴落在无字黑书扉页间,黑书受到触动,突然有文字闪烁。

  那些文字若隐若现,如同湖中的鱼儿,时而下潜,时而浮出水面。

  黑书首页,写着一句序言:

  “愿你历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