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碧水天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 寒毒之苦

碧水天堂 牛笔 2250 2020.08.04 00:01

    水月轩还是那个水月轩,只是里面的主人,不像从前那样光彩照人。

  擦去嘴角血迹的秦轩然,剧烈颤抖起来,身上冒出了一层冰霜。

  如今已是六月,天龙国正值夏季,靠海的青云城更是炎热异常。在这样的气候下,秦轩然浑身不断冒寒气,仿佛穿着单衣的弱女子,冻僵在冰天雪地里,实在匪夷所思。

  转瞬之间,秦轩然脸色苍白,憔悴不堪,冻得瑟瑟发抖。

  “唉!”

  雪婆婆长叹一声,眼中满是不忍和惋惜。

  紧接着,雪婆婆出手如电,十二根银针,插在秦轩然各大要穴。

  世人只知雪婆婆精通鉴宝和骂人,罕有人知晓,雪婆婆真正的绝学,是一身医术。

  雪婆婆的夫君,大名左回春,当年曾是龙渊郡首屈一指的名医。

  十八年前,左回春摊上一桩惊世公案,遭到牵连,人头落地。

  雪婆婆和年幼的儿子本来也难逃一劫,好在秦轩然出面,借助东海秦家的名望,保住了危在旦夕的母子。

  秦轩然这样做,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那一年,十四岁的秦轩然,被逐出东海秦家,族谱上不再有她的名字。

  少女来到了某些大人物眼里粗陋偏僻的青云城,与雪婆婆相依为命。

  也是从那年开始,原本贤惠温婉的雪婆婆,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言不合就破口大骂。

  后来,雪婆婆当了水月轩的掌柜。

  世人渐渐忘了雪婆婆的出身,年轻一辈甚至不知道,雪婆婆亡故多年的父亲,曾是左回春的授业恩师。

  只有在秦轩然,以及左家那根独苗面前,雪婆婆才会展露医术。

  言归正传,当十二根银针刺入之后,秦轩然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只见她光彩夺目,媚态外露,迷人脸蛋上泛起红晕,眼波中满是柔情,诠释着为什么女人是水做的,像一颗熟透的水蜜桃,让人恨不得咬一口。

  雪婆婆面色凝重,她比谁都清楚,对方出现这种症状所带来的隐患。

  一个病入膏肓之人,突然间光彩夺目,只有一种可能性:回光返照。

  “作孽啊!贼老天,你为何专跟好人过不去?”

  雪婆婆实在找不到可以骂的人,索性抬头骂天。

  骂天之后,雪婆婆又叹息起来:“丫头,你可是练成了《易筋经》的不世奇才,自古以来练成这套神功之人,凤毛麟角。都说《易筋经》练成,包治百病,为何偏偏解不了你这寒毒?”

  身上插满银针的秦轩然,坐着一动不动,说道:“莲姨,并非《易筋经》不够好,怪我悟性有限,迄今为止,只练到第五重。倘若我能练到第七重,何须受这病痛折磨。”

  雪婆婆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有意活跃压抑的气氛:“神功练到第五重,还叫悟性有限?你这丫头,未免也谦虚过头了。”

  秦轩然自嘲一笑:“易筋经本是神历之前,佛门的功法,讲究先苦后甜,越到后期,越显出不凡之处。怪我练得不到家,以前还可勉强压制,如今寒毒已散入五脏六腑,我知道我活不了多久啦。”

  雪婆婆神色一凛:“丫头,你可千万不能丧失了求生之心!世间有一种《九阳神功》,乃天下阴寒之物的克星。老身敢打包票,哪怕九阳神功只练到第二重,也有把握驱散你那跗骨寒毒。”

  秦轩然苦笑起来:“话是这么说,天龙国终究是水德之国,修炼火系灵诀之人屈指可数。这些年来,我还不曾听说过,天龙国有谁练成了《九阳神功》。”

  雪婆婆说道:“天龙国没有,就去别的地方寻找高人。上次四海商会江会长过来鉴宝,曾对我说起一件趣事,大炎国出了一个百年不遇的天才人物,名叫余烬,人称【烈火真君】。那人年纪轻轻,便和你一样,被人尊称为大师。据说那位余大师,九阳神功至少是第二重境界。”

  秦轩然幽幽道:“莲姨,你不用说这些话安慰我。大炎国乃火德之国,信奉火神;我天龙国乃水德之国,信奉水神。自古水火不容,我去了大炎国,受人敌视,诸多不便。”

  雪婆婆劝道:“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通?我家那口子在世之时,常说医者父母心,他当年为了救一个不该救的人,丢掉了性命。西域小国,还有一个叫白求恩的医者,说过一句令人佩服的话——医者无国界。”

  秦轩然无奈叹息:“或许医者无国界,但是莲姨你忘了,练成《九阳神功》之人,本身并非医者,他们仅仅是练成了一套能够驱散寒毒的灵诀罢了。大炎国与天龙国势成水火,说成世仇也不为过,将心比心,换作你是那位余烬余大师,你有什么义务出手救一个敌国女子?”

  雪婆婆欲言又止,想说些好听的话,激发秦大师的生存意志。

  可是她也知道,那位从小冰雪聪明的秦大师,看得比她还透彻,有些话说了等于没说。

  只听秦轩然又说道:“其实早在十年前,我就在碧水天堂换了一部《九阳神功》秘笈。虽然未能学会,对于九阳神功的运转原理,也算略知一二。从那之后,我便再没想过找人用九阳神功替我祛毒,即使练成了那套神功,替人驱散寒毒,须得折损功力。”

  雪婆婆闻言一惊:“折损?你是说,修为下跌?”

  秦轩然点头:“没错,一般的运功疗伤,如同剪头发,剪短了还可以重新长出来。可是《九阳神功》替人疗伤,将以损失自身修为做代价,等同于把头发连根拔起,变成了秃子……”

  雪婆婆沉默了。

  她父亲是名医,丈夫也是名医,太清楚医者的规矩。若是自身没什么损失,那么救人一命没问题。可是要自身付出代价,损失几成功力,即便是那些号称医者仁心的大夫,也未必愿意救人。

  秦轩然又说道:“莲姨你放心,我不会想不开的。当年那个男人对我说,十八年后,会有一个打开轮回剑窍的少年郎,来青云城找我。算算时间,正好是今年,我就算咬牙死撑,用至阳药物吊着一口气,也要活到今年底的最后一天。”

  雪婆婆忧心忡忡道:“可是用至刚至阳的灵药与寒毒硬碰硬,本身是以毒攻毒,对你身体损伤极大,而且治标不治本。此种方法,伤了根基,对你有百害而无一利。”

  秦轩然目光坚定,不容置疑道:“将死之人,伤不伤根本,还重要吗?再过一个月,百年现世一次的青云界,就要开启了。我在一本古书中看过,青云界有一种【烈阳果】,可以压制寒毒。不管用什么办法,我要再活半年,等到他说的那个少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