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碧水天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富贵险中求

碧水天堂 牛笔 2200 2020.07.13 12:01

    等云浪吃饱喝足,苗离悔特地把他安顿在一间贵宾室内,派了两名丫鬟贴身伺候。

  一间密室内,大副李猜正在对老虎船长进行汇报。

  听完大副打听来的消息,苗离悔问道:“消息来源可否靠得住?”

  李猜说道:“那些蛮子收点小礼物,该说的不该说的全说了,属下通过多位村民之词进行参照对比,八九不离十。”

  苗离悔道:“照此说来,云浪从小力气比别人大,应该是天生灵力不假。一年前那小子出海寻父,怕是无意中灵力觉醒了,去过碧水天堂。”

  李猜恭维道:“船长高见,人间一年,天堂十年。他未必次次都去,自称历练过几年,倒也不是虚言。他用木筏子出海三次未死,应该也是练成了水系灵诀的缘故。”

  苗离悔又道:“村里人有几个识字的,你认为他看得懂功勋楼的秘笈么?”

  李猜说道:“黑龙岛千余人,倒也有十来个认识字的。属下打听过了,云浪的养父,当年以读书人自居。事实摆在眼前,他练成了两套灵技,怕是看得懂功勋楼的秘笈,且无师自通。”

  苗离悔皱了皱眉:“未必,运气好的灵者,在试炼之地能白捡到死者的灵器,回收之后也值不少功勋。他有没有可能走运通过了试炼,然后去主城遇到高人,教了他几年?”

  “即便如此,此人不满十八岁,两套灵技大师级,也是难得一见的可造之材。”

  李猜说着,小心翼翼东张西望了一阵,低声说道:“船长,这些年秦大师四处寻找衣钵传人,求之而不得。若是您把云浪引荐过去,荣华富贵,唾手可得。”

  苗离悔神色严肃起来了:“秦大师何等高人,乃龙渊第一刀!放眼天龙国,有几人能被尊称为大师?这位高人收徒,首看心性人品,若是人品不佳,即便天资出众,也入不了秦大师法眼。你且说说,云浪在小渔村名声如何?”

  “这……”

  李大副尴尬了,讪讪笑道:“别的倒还好说,他年轻气盛,爱打架斗殴,被村里人骂作二流子。只是……那云浪天生一副好皮囊,吃软饭也是一把好手,和村里十几个寡妇不清不楚,全村男人都恨他。”

  “有这等事?”苗离悔大吃一惊。

  “千真万确,那小子长得一表人才,器宇不凡,实乃罕见的美男子。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说起他,个个眼冒金光。您也知道,海外蛮夷不讲礼法,男女双方看得顺眼了。”

  李猜一言不合就开船,紧接着还补了一刀:“有些话实在难以启齿,那位云公子,口味有些重。和他发生关系的,大多是三四十岁的老女人。属下有理由怀疑,云浪多半和烈焰天堂那位圣徒张火华一样,是个推姨狂魔!”

  “岂有此理!”

  老虎船长大失所望,一番话带着火气:“此等淫邪之辈,你好意思让我引荐给秦大师?谁不知秦大师乃我龙渊头号美人,画中仙女一般的人物,怎能让云浪那种色胚去见她一面?”

  说到这里,苗离悔暴脾气上来了,放出了粗口:“你个狗曰的,引荐之事,休要再提。以云浪那小子的口味,见了秦大师,怕是丑态百出!”

  被骂得狗血淋头的李大副,摆出拼死谏言的架势:“船长,且听我一言。云浪还年轻,有道是浪子回头金不换,此子未尝没有改邪归正的余地。再者说,海外风俗历来如此,精壮能打的男人便可拥有许多女人。他从小生活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未受礼法教化,情有可原。”

  苗离悔也知眼前这位心腹是为他前程着想,放缓了语气:“老李,你的意思我懂,如若秦大师看中了云浪,你我自然水涨船高,飞黄腾达不在话下。可是你想过没有,云浪这秉性,就算我豁出去牵线搭桥让他见了秦大师,后果难料。万一那小子惹怒了秦大师,你我吃不到羊肉,还惹来一身骚。”

  李大副颇有狗头军师的气派,问了个不着边际的问题:“船长认为小桃、小红的姿色,比起黑龙岛的女人如何?”

  换了一般人敢这么问,早被暴脾气的老虎船长骂死了,而李猜这些年替老虎船长出了不少有用的主意,深得器重,苗离悔不假思索道:“小桃小红在青云城的侍女中,也算得上百里挑一,绝非那些海岛村姑可比。”

  李猜笑道:“船长所言极是,方才您宴请云公子之时,我在一旁观察。此子在两个俏丫鬟伺候下,并未失态,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多多少少还有些抗拒。”

  “抗拒?”苗离悔怔了怔:“莫非他只对上了年纪的老女人感兴趣,如小桃小红这般年轻漂亮的,他看不上眼?此事绝不可为,秦大师的年纪,已有三十出头,恰好是云浪喜欢的那种阿姨!”

  李猜哭笑不得:“船长此言差矣,别忘了云浪通过了碧水天堂试炼,去了主城。您也知道,去过主城的灵者,眼界有多高。云浪在主城混了几年,怕是连公主郡主、豪门千金都见过了,岂能看得上两个小丫鬟。”

  苗离悔道:“你是说他如今眼界高了,不再是以前那种小色胚?”

  李猜点头:“从他面对小桃小红的反应来看,即便此子见了秦大师,也不至于丑态百出。”

  苗离悔皱了皱眉:“知人知面不知心,他当着我的面,表现得人模狗样,也不稀奇。万恶淫为首,秦大师生平最厌恶的,便是那种四处拈花惹草的男人。一旦把他引荐给秦大师,我们再无回头路,稍有不慎,万劫不复!”

  “船长好不容易爬到今天这个位置,自然容不得半点闪失,请允许属下多嘴再说两句。第一,属下粗通观人之道,我观那云浪气度,虽桃花运不断,天生风流之相,却目光清澈,谈吐质朴,并非大奸大恶之徒。”

  李猜意味深长地说道:“第二,方才云浪回房之时,属下特地叮嘱小桃小红,卖力伺候。如今的云浪是何等人物,一试便知。”

  苗离悔神色一动,说话有他一贯的直接:“他睡了两个丫鬟又如何,没睡又如何?”

  李猜正色道:“若他连起码的定力都没有,第一天上船便花天酒地,船长最好与他撇清干系,上了岸离他越远越好。如若他当真在主城里磨炼出了眼界,有了追求,不碰那两个美貌侍女,属下斗胆送船长五个字——富贵险中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