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碧水天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 十七岁生日

碧水天堂 牛笔 2094 2020.08.01 00:01

    排队进入功勋殿的灵者,看见一个俊美青衣少年,对着他们拿来回收的各种灵兽,一通乱摸。

  众人以为那少年是水神殿的“见习执事”,也不便多问,压抑了心中的好奇。

  眼看云公子赖着不肯走,苗离悔只得硬着头皮陪同。

  那位马执事也是心大,并没有赶人的意思。

  根据邱神官的暗示,众位神职人员要让那位海外信徒,见识到水神殿的气量。

  云浪很欣赏这种气量,摸得心花怒放。

  一百六十八……灵印!

  没错,他摸来摸去,破解了一百六十八个不同的灵印!

  这波操作,姑且不说别人信不信,连小神龙自己都不敢信。

  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来得太突然了。

  卡在八品巅峰的小神龙,有了一百六十八个选择,随时可以晋升正七品!

  他打着小算盘,先摸,使劲摸……

  等到摸得差不多了,晚上找地方住下,再慢慢研究各种灵印的功效,挑一个最好用的。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前来回收的灵者越来越少。

  每到日落时分,水神殿闭门谢客,闲人免进。

  小神龙一共破解了两百多个灵印,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那种依依不舍,使得暗处观察的邱神官很受触动,暗忖道:“莫非这小子当真受到神尊感召,天生对水神殿有好感?十七岁的从七品,有点意思,等他拿到正式户籍,不妨拉拢过来,当个见习执事。”

  出了水神殿,苗离悔如释重负。

  本来他很担心云公子贵人多忘事,吞了他的黑色乾坤袋。

  事实证明云公子很厚道,把那个以前装深海鲨的乾坤袋还给了苗离悔,还表达了谢意。

  云浪也没拒绝苗离悔一番盛情,去了老虎船长安排的别院。

  没过多久,马车在一座典雅的院子门前停下。

  云浪一走进去,不禁目瞪口呆。

  他想象中的别院,就是村长家那种三合院形状的小院子。

  事实证明,渔村少年太天真。

  眼前的别院,鳞次栉比,假山水榭,亭台楼阁,应有尽有。

  云浪粗略扫了一眼,别院里房屋怕不是有十几间之多,面积大得吓人。

  他难以置信:“苗船长,我一个人住这里?”

  苗离悔笑眯眯道:“若说这青松别院的贵客,自然只有公子一个。别院中有四名小厮、四名丫鬟,还有两名厨师。公子想吃什么,想买什么,吩咐下人去办便是。若是公子喜欢歌舞,苗某再为你寻几位能歌善舞的佳丽过来。”

  “不用麻烦了。”

  云公子连船上两个丫鬟的热情都消受不了,哪里还需要什么歌舞佳丽。

  他问了一句题外话:“苗船长,今天几号了?”

  苗离悔答道:“六月六号。”

  云浪又问:“天龙国的日历,与海外可有区别?”

  苗离悔说道:“自从五大神殿达成协议,人界百国早已统一了历法,共尊神历。今天是神历999年6月6号,无论陆地诸国,还是海外各岛,日历应该没有区别。”

  云浪点点头:“哦,那没事了。”

  苗离悔说道:“天色不早了,明日再替公子接风洗尘。公子舟车劳顿,今晚好好休息,明日午后,我们便去拜访秦大师。”

  云浪点头:“好。”

  苗离悔领着四个小厮四个丫鬟见过云公子,便起身告退了。

  云浪进了一间奢华卧房,躺在大床上,若有所思。

  “原来今天是我生辰吗?”

  少年喃喃自语着,神色很是感慨。

  从五十年前开始,黑龙岛的日历,与大船商人传过去的历法同步。

  当年云大海把小神龙捡回去那天,刚好是六月六号。

  老爹估摸着木盆里的男婴刚满周岁,就把那天定为小神龙一岁生日,寓意为六六大顺。

  命运充满巧合,正好在十七岁生日这天,小神龙人生第一次进入了岛外的城市。

  一年前的今天,老爹陪云浪过了生日。

  一年后的今天,天各一方,物是人非。

  “老爹,别死啊,等我买了大船来找你。”

  云浪轻声呢喃着,有种近乎狂热的偏执。

  随着阅历的提升,他心里也知道,老爹很可能与他天人永隔。

  只是他不愿意接受那个结果,总想着老爹那样的祸害,没那么容易翘辫子。

  “我现在有一万银币了,买船计划,实现了百分之一。老爹,你一定要等我啊,等我干几票大的,买了灵石宝船,就出海找你。”

  云浪望着天花板,失神呢喃着。

  尽管青云城的繁华,晃花了他的眼睛,少年出海寻父的初衷,始终未曾改变。

  此时的富贵茶楼,说书人邹吹牛,还在喝着小酒,一个人说着酒话:“百善孝为先,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我喜欢这小子。”

  水神殿一间静室内,温文尔雅的潘先生手捧卷宗,面带微笑,颇有欣慰之意。

  在【聚万人而封灵】的限制下,潘先生似乎没到约束,和老对头隔空攀谈起来:“你一向单刀直入,突然变得这么含蓄,我还真有点不习惯。既然看中了这孩子,为何不把他留在身边细细雕琢?”

  说书人不以为然道:“留个锤子,大树底下好乘凉,若是太凉快了,出去风吹日晒,就得暴晒而死。没有哪一棵大树下,能长出第二棵高树。剑道造化,谁不是自己争来的,先让他磨砺一些时日又何妨。”

  潘先生习惯了对方出口成脏,也不生气,慢条斯理道:“手快有,手慢无,你再不出手,我就不客气了。”

  说书人冷笑:“姓潘的,你少激我。机缘一事,不得早一步,也不得迟一步。时候未到,强求不得。你想怎么不客气,尽管试试,我绝不拦着。”

  潘先生说道:“看来你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很好。”

  说书人习惯性和对方唱反调:“少来这一套,你我剑道有别,终究尿不到一块儿去。你所谓的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是明哲保身,不管不顾。我所理解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谁的面子也不给,哪怕天王老子拦着,本大爷也得收了这个徒弟!”

  顿了顿,说书人语带挑衅:“七月七,青云启。你我在这鬼地方放不开手脚,不妨等青云界开启,去那一方小天地,各凭本事。还有一个月,我等着领教你的少华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