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碧水天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 一个大问题,一个小渔村

碧水天堂 牛笔 2139 2020.07.28 12:01

    兴致勃勃去往功勋殿的小神龙,还不知道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甚至连出身于四海商会,消息灵通的苗离悔都不知道——迷雾海界限之外的黑龙岛子民,终生去不了碧水天堂。

  这种秘密,水神殿内部有实权的神职人员方可知情,比如邱神官。

  也正因为邱神官是知情人,所以他心里有一个巨大的问号。

  出了偏殿,回到神官独有的宽大卧房中,邱神官那套神官法袍,早已湿透了。

  他神色挣扎,满头大汗,正在经历天人交战。

  该不该报告上级?

  简单的“该”与“不该”,让这位多年来在青云城一手遮天的六品神官,陷入了两难之地。

  区区一个海外愣头小子,仍其自生自灭也并非不可,邱神官做得了这个主。

  可是那愣头小子,偏偏去过碧水天堂,问题可大可小。

  如果上面不管不问,自然相安无事。

  一旦上面严查起来,邱神官隐瞒不报,吃不了兜着走。

  那位尊使,到底是何种品级?

  邱神官换了思路,从该与不该,转换到了潘先生的分量。

  一年前潘先生来青云城的时候,带来一份密令,表明了身份:巡察使。

  水神殿的巡察使,相当于朝廷派出的钦差大臣,可监管地方官,有先斩后奏的权力。

  问题随之而来,巡察使也分三六九等。

  邱神官始终吃不透,那位姓潘的巡察使,到底在水神殿高层有着什么样的地位。

  他私底下找同一派系的上峰打听过,对方的回答模棱两可。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水神殿并非铁板一块,内部派系林立。

  邱神官甚至不知道,那位潘先生,到底是他同一派系的大佬,还是敌对派系的死对头。

  这就尴尬了,邱神官若是直接上报,等于得罪了潘先生。

  回到该与不该的老话题,邱神官意识到,无论自己是否上报,摆在他面前的都是一条不归路。

  所幸他还保留着一丝清醒,回溯道最原始的那个疑点:“外海蛮夷之地,真的能够诞生出水神信徒?暗藏玄机的迷雾海,隔绝了某种精神联系,自古以来从未有过外海灵者抵达碧水天堂,那位云公子到底怎么做到的?”

  同一时间,不同的地方,也有人在琢磨同样的问题。

  思考这个大问题的人,身份太渺小。

  有些时候,太平凡太渺小的人,反而显得太特殊。

  别具一格的特殊,足够令天下人感到意外。

  那个人,就住在小神龙隔壁,赫然是……李阿姨!

  李阿姨那张风韵犹存的脸上,出现了十条伤口。

  那些伤口的形状,和袭击白虎号的十头深海鲨,如出一辙。

  寂静的小渔村,寡妇独居的老屋里,门窗紧闭,李阿姨身上弥漫着一层黑气。

  足足过了三天,她脸上的伤痕消失了,又恢复那如狼似虎的俏模样。

  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李阿姨长舒了一口气。

  遥想当年,在朱翠花亭亭玉立之前,李阿姨可是村里公认的一枝花。

  这位上一代的村花,扭动着水蛇腰,摇摆着大屁股,在村里痴汉直勾勾的注视下,来到了村长家。

  站在小渔村最豪华的院子门前,李阿姨收敛了风骚,态度恭敬地喊了一声:“龙姥爷在家吗?”

  龙姥爷,即是小渔村的村长,老人的年纪是一个谜。

  房门打开,一个白发苍苍,老态龙钟的长者,站在门口看着李阿姨。

  若非扶着一根龙头拐杖,老人仿佛随时都会摔倒在地。

  龙姥爷一开口就不客气:“你一个寡妇,找我作甚?”

  李阿姨如少女一般怯生生道:“我那两个不成器的儿子,又孝敬了不少东西,本想请龙姥爷过去尝尝鲜。奈何寡妇门前是非多,不敢玷污了龙姥爷清名。我没了男人,有些事情做起来没有主心骨,今日斗胆登门拜访,想请龙姥爷帮忙出出主意。”

  龙姥爷不太情愿道:“罢了,进来坐吧。翠花,看茶。”

  一名颇有小家碧玉韵味的少女,立刻端上了黑龙岛独有的凉茶。

  少女是龙姥爷的外孙女,也是现如今村里头号美人——朱翠花。

  龙姥爷为了避嫌,不与寡妇独处一室,对外孙女摆了摆手。

  朱翠花心领神会,站在姥爷身后,低眉顺眼地充当看客。

  “翠花泡的凉茶,果然和别家女子不同,好手艺。”

  李阿姨落座后,喝着凉茶,一个劲儿地夸赞着。

  龙姥爷昏昏欲睡,打着哈欠道:“闲话留着改天说,老夫年纪大了,说不了几句话就打瞌睡,你有话抓紧说完。”

  李阿姨如蒙大赦,进入正题:“小神龙登上大船那天,在甲板上对那群外乡人说,他去碧水天堂混过几年。当时海滩上,可有不少父老乡亲听见了呢。龙姥爷,碧水天堂到底是个啥?”

  听到这话,低头看着脚尖的腼腆少女朱翠花,眼帘下闪过一缕精芒。

  龙姥爷拿起那个跟四海商会换来的陶瓷盖碗茶杯,抿了一口,说话有些漏风:“老头子我这把年纪,可经不起你们年轻人捉弄,你没事跑到这里明知故问,你不嫌烦,我倒是嫌累。”

  李阿姨莫名地哆嗦了一下,连忙赔笑道:“龙姥爷真会开玩笑,您长命万万岁,可不是我们这些后生晚辈能比的。不如我抓紧时间,换个说法,敢问龙姥爷,小神龙为何去得了碧水天堂?”

  龙姥爷反弹了回去:“你问我,我问谁?”

  李阿姨楚楚可怜道:“我虽然是个啥也不懂的寡妇,当年也听我家那窝囊男人说过,那片迷雾海,隔绝了某种联系。再者说,岛上有龙姥爷亲自看着,阿猫阿狗,小鱼小虾,蹦跶不起来的。”

  龙姥爷眯着的眼睛睁开,语气不悦:“所以,你这是怪我咯?”

  “不敢,可不敢有这样的念头。”

  李阿姨连忙赔罪,愈发楚楚可怜了:“自古以来,外海同道之人,不入五大天堂。我家隔壁那傻小子,怎么就坏了规矩呢?晚辈想了几天,也想不通,只求龙姥爷指点迷津。”

  话音刚落,她发出一声尖叫。

  只听得哗啦水响声,龙姥爷泼出杯子里的茶水,洒得寡妇满脸都是。

  老人陡然间迸发出一股气势,怒视着颤巍巍的寡妇:“好个歹毒泼妇,只因你想不通,就敢坏了规矩?远亲不如近邻,只因你想不通,就附灵深海鲨,要在迷雾海截杀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