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碧水天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斩莽证道,你行你上

碧水天堂 牛笔 2338 2020.07.19 12:01

    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竟然和灵兽聊天,怎么看都不正常。

  胖子却表示了理解,在村子里被孤立的小煞星,平时也没有聊得来的小伙伴,他砍树的时候和大树聊过天,出海的时候和游鱼说过话。

  他甚至和飞来飞去的海鸥聊过人生理想,哪怕海鸥们压根儿不搭理他。

  胖子设身处地想了想,如果自己今天被独角蟒干掉了,三年后一定会来湖边报仇。

  所以,他对于猛将兄的言行,表示了高度理解。

  有生以来,小神龙第一次对别人产生惺惺相惜。

  某种意义上说,他和素不相识的猛将兄,都是痴狂的男人。

  事实也如他所料,猛将兄在江湖上有一个响亮的称呼——枪狂!

  同时,胖子也有些同情猛将兄的遭遇。

  葬身蛇腹……

  那画面,光是想一想,就无比酸爽。

  听到那个高大人类的邀战,独角蟒似乎听懂了。

  灵兽这种生物,追求本心本性,以种族天生的特性来面对一切。独角蟒作威作福惯了,凶性威慑方圆数十里,如何受到了区区一个人类挑衅,当场怪叫一声,喷出一团寒芒。

  “哈哈!”

  猛将兄放声大笑,不可思议地避开了寒芒,同时欺身而上。

  砰!

  寒芒击中地面,砸出一个大坑,发出呲呲呲的声响。

  当独角蟒扭头喷吐的刹那间,可以看见,它头部左边有一道伤痕。

  那是枪伤,三年前留下来的旧伤。

  当年打伤他的那个男人,如今又来了,变得比三年前更强。

  遭遇贴身猛攻的独角蟒,不再喷吐灵罡,摇头摆尾与猛将兄缠斗起来。

  体型相差极大的一人一蟒,打得难分难解。

  猛将兄只凭一杆银枪和独角蟒硬碰硬,丝毫不落下风,隐隐还略占优势。

  他手中那杆银枪,也非凡品,乃是八品高阶灵器,增幅了六成枪法威力。

  他的枪法更大有来头,乃是一套玄品高阶灵技,名叫《玄冰梨花枪》。

  水蒸腾为雾,水冻结为冰,玄冰梨花枪的原理,便是将水系灵力转化为玄冰,在枪身覆盖一层冰冷的气芒。练到高深境界,凝聚出梨花般的枪花,碰撞之下能够把目标冻得浑身发抖。

  猛将兄并没有远程发动枪芒的能力,看样子不到六品,按理说和独角蟒有差距。可是他的枪法,练到了大师境界,一招一式附带着难以估量的灵力,每出一枪必然引动密度极高的天地灵气。

  二十年梨花枪,天下无双!

  独角蟒凭借天生的灵敏,没有被枪头刺穿,每次都把银枪格挡开了,但是每一次碰撞,总有一股冰冷寒意渗入它体内,冷得它打摆子。

  走在冰天雪地中的人,必然动作迟缓,饶是独角蟒属于冷血动物,也冷得受不了。

  寒意不断附体的独角蟒,眼中透着倦意,像一条即将冬眠的小蛇。

  猛将兄有意弥补三年前的遗憾,并未使出必杀技。

  尽管如此,依然打得独角蟒上蹿下跳。

  短短十个回合,独角蟒身上冒出三个血洞。

  那些血洞有冻伤的灰黑色,泛着刺骨的寒气。

  高手!

  至少是七品后期的高手!

  胖子做出了判断,他在功勋楼看见过《玄冰梨花枪》的介绍,那种枪法小招也得催动五十颗灵珠。猛将兄连续使出十枪,消耗了五百灵珠,居然还有余力,自身品级可见一斑。

  “吼~!”

  独角蟒突然咆哮起来,发生了匪夷所思的变化。

  它的体型骤然缩减,变得有手臂粗,两三米长。

  浓缩的都是精华,体型更短更细的独角蟒,反而更加强大,散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气息。

  夜空中,有剑光闪烁。

  那看似剑光的东西,实际上是独角蟒飞射而出。

  灵蛇飞剑!

  此乃独角蟒的最强灵印,酷似传说中杀人于百步外的飞剑。

  “来得好!”

  猛将兄不惊反喜,仿佛就在等这一刻。

  三年来,他为了对付独角蟒苦练的那一枪,终于有机会出手了。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那威力绝伦的一枪,有点像降龙十八掌,打出了龙吟之声。

  龙吟声,掩盖了独角蟒的惨叫声。

  胖子都没看清楚猛将兄那一枪是如何使出来的,他只知道,猛将兄绝对是力量型灵者的代表。

  那宛若冰龙呼啸的一枪,竟然洞穿了独角蟒最坚硬的头颅。

  猛将兄像竹签穿过羊肉串一样,手中银枪将袖珍独角蟒举在半空。

  随后他一抖枪身,震得独角蟒飞出了十几步远。

  谁也没想到,缩小后的独角蟒竟然还没死透,化作一抹黑线,钻进了湖中。

  猛将兄并没有追赶的意思,抬头望着天上明月,仿佛解开了一个心结。

  在那种状态下,他整个人发生了一种微妙的变化。

  高层次的灵者之间,流传着一句话:练力不练心,到老皆浮云。

  到了某种层次,灵者提升的不仅仅是灵力,还有心境。

  心境,关系到灵者追求的大道。

  那种灵者之道,可意会不可言传。

  猛将兄今日重回故地,只为一件事:斩蟒证道!

  他做到了。

  某种意义上说,那条凶狠暴戾的独角蟒逃之夭夭,比当场暴毙的效果还要好。一人一枪,击溃独角蟒,令其产生畏惧抱头鼠窜,对于猛将兄的心境提升有着莫大好处。

  良久,猛将兄从那种玄妙状态中睁开眼,再次挥舞手中银枪。

  砰!

  一团鸡蛋大小的枪芒,撕裂了空气,轰进了湖水中。

  远处掠阵的白衣男子,露出了笑容。

  他知道,猛将兄解开困扰三年的心结,终于突破了。

  正六品!

  灵罡外放!

  猛将兄突破之后,灵力似乎恢复到了满值,连续发射八次枪芒,试图把藏在水底独角蟒逼出来。

  然而他的攻击,如同泥牛入海。

  猛将兄挠了挠头:“我的灵罡火候不够,炸不出那孽畜,你来试试。”

  白衣男子摇摇头:“没用的,这湖泊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那孽畜铁了心躲在湖底,我的劈空掌力进了水大打折扣。你的心结,你自己去解决,下水和它再战八百回合。”

  猛将兄讪笑起来:“不是每个水系灵者都精通水性,我这种旱鸭子,下了水便是送羊入虎口。罢了,那孽畜已受致命枪伤,姑且让它苟延残喘一两天,尸体迟早得飘出来。”

  白衣男子不再说话,有意无意望着远处一棵枝叶茂密的巨树。

  被他带有灵压的目光一扫,树上那人也不躲躲藏藏了,大摇大摆走了过来。

  猛将兄和白衣兄,看到了一个穿着廉价野猪皮甲,腰间挂着一个骚气粉红乾坤袋的黑胖子。

  胖子也望着二人,很认真地问道:“你们想不想欺负我?”

  白衣兄被这胖子逗乐了:“初次见面,无冤无仇,我欺负你干嘛?”

  胖子又问:“那条大蟒蛇,你们怎么不去追杀?”

  白衣兄笑容不减:“我们不擅水战,你行你上。”

  “哦,那我就不客气了。”

  胖子说不客气,就真的没客气。

  扑通一声,他扎进了湖水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