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碧水天堂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 种地小能手,捕鱼小天才

碧水天堂 牛笔 2752 2020.07.30 00:01

    “那句真话是——不要再努力了。”

  一句话,只一句话,使得李阿姨脸色苍白,汗如雨下。

  名叫李红妆的寡妇,胸脯起伏不定,厉声道:“小……小丫头片子!你敢坏我道心?”

  到了嘴边的“小贱人”,硬生生变成了“小丫头片子”。

  毕竟,龙姥爷还坐在她面前打瞌睡。

  祸从口出这个道理,李红妆比很多城里人都更明白。

  朱翠花有恃无恐:“自己心境不够,哪来道心可言,少往脸上贴金。”

  遇到这么横的小的,李阿姨转而瞪着老的:“龙姥爷,您就不管管?”

  眯着眼打瞌睡的龙姥爷,慢悠悠开口了:“欲炼道心,先悟大道。外面的人,称其为灵者之道。不管哪种说法,首先,得心中有大道,你的大道,莫不是睡了小神龙,吸干那孩子一身龙气?”

  顿了顿,老人轻叹一声:“红妆啊,你可是我看着长大的,若你追求的大道,只是折腾一个外来的孩子,那大道二字,未免也太不值钱了。”

  李阿姨理直气壮:“天地良心,只有我一个人打他主意吗?包括您这宝贝外孙女在内,村里哪个女人不想睡他?”

  不等对方开口,李阿姨又罗列证据,加强了肯定:“小神龙登船离开那天,村里没成亲的,跟我一样守寡的,一百多号女人跑去送别,只差唱一首《十八相送》,还叫他娶媳妇别忘了回村里……一百多人呀,我的龙姥爷,您怎就偏偏盯着我不放?”

  老人手指轻轻敲击桌面三次,说道:“我问你三个问题,第一,村里有哪个女人,会唆使杨家五兄弟去对付那孩子?第二,村里又有哪个女人,会让两个儿子吞食那孩子的龙气?第三,村里还有哪个女人,在野菜里做了手脚,让那孩子把持不住?”

  李红妆脸色煞白,心里不断冒寒气,不由自主想夺路而逃。

  可是她知道,自己逃不掉。

  村里发生的蝇营狗苟之事,没有一件逃得过貌似老眼昏花的村长。

  今天她主动来此,为的是一个从轻发落。

  “很多年前,我遇到一个老和尚,他说了八个字,很有嚼头……那老和尚说:赤子之心,不可揣摩。”

  龙姥爷不着边际地说了一个故事,满脸玩味之色:“迷情草磨成的药粉,便是外面的一品灵者吃了,也把持不住。可住你家隔壁的愣小子,不过是泡个冷水澡,便化解了体内那团邪火,你万万没料到有这一出吧?”

  李阿姨表示不服:“那小子看起来傻,骨子里鸡贼得很,他哪来的赤子之心?”

  龙姥爷喃喃道:“半颗赤子心,半点小聪明,足矣。”

  李阿姨气色灰败,深知大势已去。

  这位大唐国的皇室后裔,尚未到万念俱灰的地步,临死也得拉个垫背的:“晚辈坏了规矩,甘愿受罚。不过,即便是死,我也要死个明白。村长大人,您想过没有,以那孩子的脾气,去了外面,必定闹出祸端。若他得罪一般小人物也就罢了,若是惊动了‘那些人’,对方也不是傻子,顺藤摸瓜,将给我们黑龙岛带来灭顶之灾!”

  老村长气定神闲:“云大海既然选择一命换一命,便由他来承担因果。天塌下来,有云大海扛着,我都不操心,你瞎操个什么心?”

  李阿姨还不死心:“就算云大海换了他的命,那孩子,凭什么去得了碧水天堂?”

  老人不急不慢道:“云大海放逐之后,在迷雾海附近的一个荒岛上,给他那捡来的儿子,留了一件东西。”

  李阿姨终于万念俱灰,仿佛苍老了十岁,口气像个风烛残年的老妪:“所以,云大海不是村里人了,不算坏了规矩,是吗?”

  老人话里有话:“村外之人,我管不了。村里人,我倒是要管管。”

  话音未落,砰的一声响。

  老人手中的龙头拐杖,重重杵在了地面上。

  仅仅是寻常老人常见的杵拐,震得李红妆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村里很多人都听见了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大家各忙各的,洗衣服的继续洗衣服,做饭的继续做饭,打孩子的继续打孩子,睡在屋里的汉子继续按着自家媳妇猛干,强行假装没听见。

  村外稻田里,一名憨厚青年低着头,紧咬牙关,拳头捏的咔嚓作响。

  更远处的大海边,一名国字脸青年跳进海里,不可思议地下潜到了数十丈深度,猛地睁开眼,水中的两只眼睛,满是怨毒之色。

  扑通!

  坐在木椅上的李红妆,倒在地上,不停翻滚。

  片刻之间,她从徐娘半老的村庄尤物,变成了满身皱纹,瘦骨嶙峋,七老八十的老太婆。

  目睹这一切的朱翠花,眸子里掠过一丝快意,心中暗骂一句:活该!

  龙姥爷面色如常,慢条斯理道:“毁你多年修为,我知道你心里不服气。规矩就是规矩,便是你李家祖先,也得守规矩。”

  变成老太婆的李红妆,哀嚎不止,翻滚着趴在地上。

  她不想让人看见,如今她那张不成样子的老脸。

  她更不能让人看见,她那杀气密布的双眼。

  只听龙姥爷说道:“那孩子大难不死,你也捡回了一条命。从今往后,你留在村里继续过你那小日子,也未尝不可。你若心有不甘,大可学你家那男人一样,来个自我放逐。”

  略一停顿,老人又说道:“你与那孩子的恩怨,我不想再过问,出去万里追杀也好,招兵买马复国也罢,你敢做,就要自己承担因果。回去好好想想,再做决断。”

  李红妆眼中杀机顿消,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恐惧,还有茫然。

  过了迷雾海,那是金木水火土,五大主神的天下。

  迷雾海形成的界限,无论对内海之人,还是对外海之人,都是一道天堑。

  “翠花,送客。”

  老人说完这话,闭目假寐。

  朱翠花拎小鸡似的,把李红妆拎了出去,丢在大门外。

  然后,少女蹲在面目全非的老妇人面前,笑嘻嘻道:“看在你们李家老祖宗对我爹娘不错的份上,本姑娘送你一句忠告。你家那大儿子,性子太急;你家那小儿子,性子太野……言尽于此,回去好好琢磨琢磨。”

  老妇人挣扎着爬起来,颤巍巍地离开了。

  村外的稻田里,那位紧握拳头的青年,恢复了正常。

  此人面目憨厚,身板敦实,正是村里有名的种地小能手。

  他叫李江,李阿姨的大儿子。

  李江松开了紧握的拳头,像个没事儿人一样,继续插着秧苗。

  他很有耐心,怎么看都不像个性子急的人。

  等到水田里的秧苗全部插满,李江习惯性地干了一件事情。

  只见水田里的秧苗,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茁壮成长。

  古书里有“拔苗助长”的说法,眼前的一幕,已经不足以用拔苗助长来形容。

  细嫩的秧苗,很快长成了粗壮的稻禾,结出了满满的稻穗。

  没过多久,那些稻穗功德圆满。

  稻谷表皮忽然自动剥开,露出白花花的米粒。

  不到半天时间,秧苗变成了大米。

  这,就是种地小能手的本事。

  大海边,那名有着大人物面相的国字脸青年,从水底冒了出来。

  他是李阿姨的小儿子,村里有名的捕鱼小天才,名叫李洋。

  上岸后的青年,恢复了一贯的亲和模样,面带微笑,照常撒网捕鱼。

  连续三次撒网,连一只小黄鱼也没捞上来。

  这种情况,太辱没捕鱼小天才的名声。

  李洋摊开渔网,蹲在沙滩上,对着海面说了一声:“来!”

  海里的东西,说来就来。

  数不清的帝王蟹、大龙虾,争先恐后地游了过来,钻进了渔网中。

  眼前发生的一幕,无比真实地诠释着一个成语:自投罗网。

  片刻之间,渔网里塞得满满当当。

  看着那大丰收的渔获,李洋没来由地想起了那些四海商会的外乡人。

  那些外乡人每次过来交易,看他的眼神,像在看一头猪。

  李洋甚至知道,那些外乡人,每次都在忍住笑。

  咔嚓!

  青年抓起一只大螃蟹,硬生生掰断了蟹钳。

  然后他望着茫茫大海,心有不甘地自言自语:“外面的人,真把我当傻子啊……到底谁才是傻子呢?”

  

举报

作者感言

牛笔

牛笔

本书前期比较慢热,伏笔拉得长了点,大家可以回头看看第一章,相信不会让各位看官失望。

2020-07-30 0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