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能超术 咸鱼女主又被大佬碰瓷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秦露应得

咸鱼女主又被大佬碰瓷了 小江火 3001 2021.09.15 11:58

  屏幕上跳跃着贾允欣的名字,这已经是第三次拨打她的电话了,手中的手机保持在待接听的界面,直到拨出去的电话再次因久久无人接听而自己断开,屏幕自己灭掉了,秦露愤恨的将手机摔在沙发上,胸口起伏着似有一肚子火。

  “贾允欣这个臭女人居然敢不接我电话?草了,别想再从我这拿半分钱!”秦露嘴里咒骂着,本来就去找茬没成功还被弄进了局子里审了半天,现在贾允欣又半天不回她消息,给她打电话居然也不接,令她更是心头一股窝火。

  秦露看着沙发上的手机更是来气,她不打算再拾起手机,愤恨的转身走向自己的房间,想干脆先睡一觉,等明天起来再好好收拾贾允欣。

  房间门打开,迎面而来的是一阵刺骨的冷风,秦露摸到一边的开关,打开了灯。

  此刻屋内的窗户正打开着,窗帘被风微微吹起,窗帘边上的流苏在不断的拍打着窗帘,夜晚的风总是比较大,通过窗户不断的吹进屋内,令秦露不由得打了个颤。

  秦露皱了皱眉,有些诧异,她记得出门前应该是关上了的,难道没关紧?风这么大都给吹开了?

  她走向了窗户伸手将其关上,一边关嘴里头还一边骂骂咧咧的:“妈的,连窗户都跟我作对!这么点风都能给吹开!烦死了!草!”

  身后传来‘哐’的声音,似乎是门被关上的声音,秦露心中一惊,带着诧异转过身,顿时,瞳孔猛然收缩,她不由得往后退了两步,手按在了窗户框上。

  而她的眼前,牧鹤年正双手环胸,倚靠在门上,鹰眼直勾勾的盯着她,嘴角微微上扬着,但传递出的却只有深深的寒意。

  “你怎么进来的?!”秦露握紧了手,怒声呵斥道,她记得进屋子门就关了的,他怎么进来的?!刚刚房间里明明没有人。

  牧鹤年只是挑了挑眉,站直了身子,那双锐利的眼睛却没从秦露身上移开半分,令秦露感到一阵头皮发麻。

  “你是那个小贱人的姘头是吧!你来干什么!我告诉你,你给我出去!私闯民宅是犯法的!”秦露尽管内心有些惶恐,但仍咬着牙硬着气对牧鹤年吼道。

  牧鹤年听到这话,眼皮一跳,微微眯起了眼睛,秦露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手不由得按紧了窗户框。

  霎时,牧鹤年原来在的地方突然空无一人,秦露心中一惊,下一秒牧鹤年出现在了她面前,这令秦露吓得一时失去了力气险些瘫坐在地。

  “你…你…”秦露的双手双脚都有些颤抖,指着牧鹤年的鼻子半天说不出下话。

  牧鹤年抓住了她指着他的那只手,微微用力,秦露感到自己的手骨似乎发出了咔嚓一声,错位了。

  强烈的疼痛感令秦露不由得吃痛的尖叫,牧鹤年松开了手,秦露握着被错位的那只手不停的哀嚎着。

  而牧鹤年又伸出,掐住了她的下巴,强迫秦露与他对视,秦露对上那双深邃的鹰眼,浑身不由得发颤,恐惧感顶替了手上的疼痛,她深吸了口气咬牙切齿的与牧鹤年对视。

  “你要是对我干什么,明天贾允欣发现我不在了你就完了!”秦露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声音中带着颤意。

  牧鹤年冷嗤一声,眼中闪过笑意:“放心,她发现不了的,因为呢,她已经。”牧鹤年说着,用另一只手在脖前一抹。

  秦露的脸上再次被惊恐取代:“你…你什么意思?你把她……”

  牧鹤年微微一笑,没有回应她的话,但是他的笑容似乎就已经告诉秦露,就是那回事。

  秦露顿时感觉浑身失去了力气,双手已经颤抖得不像自己的了。

  牧鹤年加紧了掐着她下巴的手的力度,秦露疼得皱紧了眉头。

  “接下来,我问,你答,懂?”牧鹤年眼神中的笑意已经消失,脸色此刻十分阴沉,让秦露觉得眼前的人是个恶魔。

  秦露颤抖着身子,说不出话,因为被牧鹤年牵制着只能看着他,内心的恐惧在不断放大。

  “来,告诉我,为什么说温怜是贱人?”牧鹤年的语气听起来十分冰冷,眸中映出秦露惊恐的面庞。

  听到‘温怜’二字,秦露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关没有吭声。

  见此,牧鹤年又加重了手中的力度,秦露吃痛的叫了一声。

  “回答。”冰冷的声音落入秦露耳中,听不出任何感情。

  “那个贱人……”下巴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秦露感觉自己下巴骨快被捏碎了,她眼角溢出了眼泪:“她害死了宋朔辰!”

  “哦?为什么这么说。”牧鹤年眼中闪过一丝惊奇,饶有兴趣的问道。

  “我亲眼看到的…宋朔辰死的前一天,我看到她跟宋朔辰在一起!”

  牧鹤年眉毛微挑,宋朔辰死的那天,似乎他跟严宿清也在场,这个女人都看到了什么。

  “然后呢?”牧鹤年接着问道。

  眼泪从秦露脸上滑落,她忍着疼痛,一字一句的从牙缝中挤出话:“从宋朔辰到这个城市我就看上他了,但是他不知好歹,不跟我在一起,甚至还跟那种小丫头片子搞在一起,每次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还又拢又抱的,我就恶心!恶心的我看不下去,我就离开了那里,之后宋朔辰好久没出现在店里,我去他家找他也没有人,再见到的时候就是他跟那个贱人在一起,恶心死我了,我就走了,后面还下起了雨,果然是天都看不下去,第二天宋朔辰就死了,还是在那天他俩见面的地方,不是她害死的是什么?!”

  牧鹤年静静的听着秦露将事情一字一句的吐出,眸色暗沉。

  “那么,火,也是你让贾允欣去放的?”

  秦露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凶狠:“对,没错,凭什么死的是宋朔辰而不是她?宋朔辰都死了,她这个杀人凶手凭什么活着?”

  “你亲眼见到她杀的?”牧鹤年深吸了口气,缓缓询问道。

  “没有,但是绝对是她!”秦露这句话语气十分坚定,尽管身子仍在颤抖,她仍旧表现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牧鹤年另一只手拳头逐渐握起,手中凝聚起点点荧光,语气更加冰冷:“所以,你就因为嫉妒和一个没有证据的猜测,要杀了温怜?”

  秦露瞥到他另一只手上的荧光和在光中逐渐成型的镰刀,所有的盛意顿时卸下,脸上再也强装不起强硬,深深的恐惧感爬满了心头,她嘴巴张着,发出了带着颤音的啊字。

  牧鹤年握紧了镰刀,将刀锋抵在了她的脸边,突如其来的凉意令秦露更加害怕,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你,你不是人,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求求你,我知道错了,不要杀我!”秦露带着颤抖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哀求着,看起来倒是十分可怜。

  而牧鹤年却扬起了一个骇人的微笑,松开了掐着秦露下巴的手,秦露顿时瘫倒在地上,一脸惊恐的看着牧鹤年。

  牧鹤年伸手抚摸着刀面,寒光在屋内显得更加骇人,他的眼中带着笑意,缓缓的说道:“怎么能算杀呢?我只是来引领你回地府不成为孤魂野鬼,你应该感谢我。”

  秦露看着那柄发着寒光的镰刀,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脖子,突然心一横,站了起来,用力打开了窗户,强烈的求生欲让她激发了一股力量,抓住了窗户框一脚踏上了边缘。

  牧鹤年挑了挑眉,看着她的动作,但他没有阻止的打算。

  “我才不会就这么死在这里!你休想!”秦露回头怒吼着,这是十二楼,真掉下去生还几率很低,但是下面有棵歪脖子树,她往那个方向跳,抓住树枝就不会死!顶多受点伤,但不至于死掉。

  此时秦露已经将手伤抛之脑后,咬了咬牙,心一横,跳了下去。

  但是,手伤还是起了致命的影响,她在空中快速掉落着,她看到了那棵歪脖子树,她伸手去抓它,但是手突然传来了撕裂般的疼痛,令她错失了抓住树枝的机会,还没来得及绝望,便重重落在了地上,血从身体中不断溢出。

  牧鹤年站在窗户口,看着眼前的一切,只是冷嗤一声,手一松,镰刀消失,他纵身一跃,脚下出现光点托着他落到地面。

  他走近那一片血肉模糊,只是草草的扫了一眼,在尸体上方伸出了手,莹白色的光点从身体里窜出,落入了牧鹤年的手中。

  牧鹤年没有停留半分,转身离开,融入了夜色之中。

  不久,那栋居民房灯火通明,警笛刺耳的叫声划破了夜的宁静。

  牧鹤年站在远处的树上,夜色隐去了他的身影,他冷眼看着远处的一切,冷嗤一声:“非要选择最痛苦的方式。”

  接着,他跳下了树,离开了那里。

  “不过,这也是她最应该得到的结果。”

  屠龙者终成龙,先对人起杀意的恶人终究也会落得被杀的下场。

  

举报

作者感言

小江火

小江火

宝贝们,可以的话麻烦点点推荐加入书架哦,有什么建议可以提,但是请不要随意低分低星哦qwq尊重心血,爱你们。感谢【纯真而无穷无尽】【故人】【-】打赏的花花

2021-09-15 11: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