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上古先秦 最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 男儿的志向,女儿的心事

最商 郝赵 2133 2021.09.16 21:41

  十几杆长戈,落在了衮的身上。

  有的刺穿了衮的身体,有的勾住了衮的手臂。

  “开!”

  执戈武士一声怒吼。

  十几杆长戈向着不同方向发力。

  强壮如牛的夷方贵族大将衮,被瞬间撕裂。

  “呜呜……”

  坑中的夷方俘虏纷纷跪在地上,痛哭起来。

  衮的死,意味着他们将面临被献祭的命运。

  衮作为夷方最强壮的人之一,被生撕活剥,给这些俘虏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创伤。

  “大商无敌。”

  在衮被撕裂的瞬间,帝乙不失时机的大吼一声。

  “大商无敌。”宗庙周围的商朝兵民开始跟着高呼,一浪高过一浪。

  帝乙弯弓搭箭,向着下面的奴隶坑之中,射出了第一支箭。

  一个夷方奴隶应声倒地。

  帝王一箭,便是信号。

  周围的商武士纷纷操起弓箭,向着坑中乱射。

  一瞬间,坑里呼天喊地,惨嚎声一片。

  坑外,看热闹的,射箭的,一个个面带笑容,洋溢着满足感。

  大祭司和帝乙之间,默契的点了点头。

  二人都心知肚明,如果不是大祭司出阴招,恐怕衮真的就挺过了一刻钟。

  帝乙不想食言,但他更不想东夷的奴隶活着。

  子受看着坑里的东夷人一个个摔倒,抽搐,面无表情,可和姜筠牵着的手,却收的很紧。

  姜筠有些痛,她也是第一次见到人祭的场面。

  同样,她的手也紧紧的握住了子受的手。

  五百人,很快就射杀完毕。

  弓箭很金贵,回收之后,经过打磨,有些还可以再用。

  于是武士们开始下坑,拔箭,同时也会在没有死透的人身上补刀。

  篝火已经点燃。

  一边杀人,另外一边,朝中的勋贵大臣们,已经开始准备狂欢。

  “接下来,分祭肉……”大祭司这话一出,人群顿时沸腾起来。

  有人举着碗喊:“给一碗汤治病啊!”

  有人试图向前。

  人群瞬间涌动起来。

  好在,刚刚杀红眼的卫士在维持秩序。

  涌动的人群没有乱,而是按照以往的规矩,开始例行报数。

  能治病的人肉,不是白给的。需要用甲币换取。

  帝乙和姜恒楚携手大笑,准备参与到大臣们的狂欢中去。

  子受看到那边的宴席上,一碗碗的人肉,微微作呕。

  好在,王后也不喜欢这种场面,向帝乙告辞。

  按照道理,姜筠是要跟着王后回宫住一段时间的。

  往后请辞,姜筠要跟着。

  子受也顺理成章的说先陪着王后回宫,自己再回帝子府。

  狂欢吃人的事儿,子受断然不能去参与。

  帝乙心情很好,点头答应。

  比干还凑趣儿说道:“这小两口一直牵着手,这是难舍难分啊。”

  他一句话,大家哈哈笑了起来。

  “没想到帝子虎背熊腰,竟然还是个会疼人的。”商容也跟着笑道。

  在众人议论声中,子受牵着姜筠,跟着王后,走出了宗庙祭祀的现场。

  只是,那一幕一幕血腥的画面,在子受的脑海里不断的回荡。

  他并不可怜夷方的人。

  这个年代就这样,那一方打了胜仗,都要想办法消耗对方的有生力量。

  所以,人祭之时,多数都用青壮年男性来祭祀。

  至于女性,通通发往个个贵族府邸,终身为奴。

  原始的战争,残忍直接,不会扣上任何道貌岸然的帽子。

  宗庙外,一溜的马车。

  王后本想带着姜筠,可转脸看见自己的小儿子和未来的王妃拉着手,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你们先乘一车,到宫门口,再说吧。”

  “多谢母后。”子受立刻拱手。

  “……”王后看着子受,欲言又止,转身上车。

  子受拉着姜筠的手,上了自己的车。

  郝建等人,这时已经跟了上来。

  服饰了子受一小天的小毛子,也跟在车边。

  “以后我叫你筠儿吧。”上车坐稳,子受笑看姜筠。

  眼前这个小姑娘看着温柔可人,可骨子里绝对是个硬气的。

  “嗯。”姜筠深深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听说王上要封你为寿王,以后我就喊你寿王吧。”

  子受微微一愣,笑道:“无论瘦王八还是胖王八都不太好。不出意外的话,我可能会去嚣地,做个嚣侯。以后你先从侯爷喊起吧。”

  姜筠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皱着细眉问道:“你要去做嚣侯?那地方经靠近黄河,经常闹水灾吧!”

  子受点了点头,无所谓的笑道:“是我和父王打赌,自己求的。这朝歌之中,太压抑,施展不开呢。”

  “你要做啥?”姜筠歪着头,看着子受。

  “也没啥,我就是天生贪玩儿,在这朝歌城中,谁都盯着我。莫说是我,便是我身上生个虱子,弄出点儿错误,恐怕都要我背锅。你说,我为啥要在这里受罪?”子受摊开双手。

  “嗯……你说的有道理。我觉得你说的啥都那么有道理。”姜筠盯着子受的眼睛,目光灼灼。

  “我先去嚣地扎根。等以后做出一些好玩儿的东西,改善一下那里的环境,再回来接你。”子受拍了拍姜筠的手。

  “那,你可快些。我在宫里等你。月圆之夜,我会在宫里的鹿台上弹琴,到时候,一可以一起望月……”姜筠脸有些羞红的低下头。

  子受没想到姜筠这样浪漫,他顺口说道:“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

  说了这话,他又觉得意境不好,摇了摇头笑道:“还是这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写的妙。哦,对了,婵娟就是月亮的意思……”

  子受简单的解释一下。

  “你说的真好听,这样的话,配上琴曲,唱出来,一定很好听。只是,我不喜欢‘长是人千里’,也不喜欢‘千里共婵娟’。我还是想跟在帝子身边。”姜筠执拗的低头,摆弄着衣角。

  “的确,这两句说的都是分别。这样,一切顺利的话,我会尽快接你过去。到时候咱们就‘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哈哈……”

  “帝子,你说话一套一套的,真好听,我真想记下来,到时候唱出来,给你听。”姜筠发自内心的喜欢这种朗朗上口的话。

  “简单,等我回府,写了完整的给你。”子受笑道。

  “那你多写一点,写到足够我唱三年的。”姜筠笑道。

  “好。一言为定。”子受举起了手,想要击掌为誓。

  姜筠却撅起了嘴:“你真的让我在宫中等三年?”

  男儿的志向,女儿的心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