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无量冥皇曲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修罗体初开

无量冥皇曲 辣椒沫 3762 2019.03.16 06:54

  明月高悬,倾泻下朦胧的月光,森林里不时有野兽的嘶鸣声传来,树洞旁的空地上,篝火已经快熄灭了,只有点点微弱的火光还在闪烁着。

  一道黑影在火光照耀范围外,一闪而过就消失在漆黑的树荫里。

  打坐中的许墨龙,唰的睁开眼,扫了眼还在熟睡中的周焕,脸色不是很好看。

  “躲了这么多年,你们这些人还是不死心么?那好,来了就别想走了”

  内心想着,他慢慢起身并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的走出了树洞,随后又慢悠悠的走进了树林之中。

  步伐很是随意,仿佛是漫步在自家的后花园里一般,闲田信步间就走出了很远的距离。

  不多时树林里,传出了巨大的爆炸声,树木被冲击的断裂四下横飞,大地也跟着一阵颤抖,将栖息在这片的鸟兽,惊的四散奔逃,一时间各种嘈杂声不断。

  周焕也从睡梦中被惊醒,他迷迷糊糊的坐起身,睡眼惺忪的四下张望着。

  当昏沉的大脑慢慢清醒过来后,才发现许墨龙不见了,他没有起身,只是靠在洞壁上闭目听着外面的吵闹声。

  轰

  又是一声巨响,紧接着远方的树林里火光冲天,浓烟如龙卷直上高空,将明月给遮盖住了。

  “那是……不会是许叔搞出来的吧”

  周焕内心突然出现了不好的感觉,起身出了树洞四下大量了一番后,就向着燃烧的方向跑去。

  距离并不算太远,周焕摸黑跑了一刻钟,就来到火场的外围。

  周焕找了处火势较小的地方,进入了爆炸区域,只见不少横倒在地面的树木,还散发着呛人的浓烟,不远处,因爆炸产生出来的空地,一人一兽面对面的站立着。

  站立在场中两丈高的大汉自然就是许墨龙,和他对峙的却是,一条水桶粗细,十几丈长的斑斓蟒蛇,蛇鳞如铁片般泛着乌光。

  蛇信不断舔拭着,如手指大小,寒光闪闪的两颗毒牙,杏黄的眼睛里射出,冰冷无情的光芒,有意无意的扫了眼周焕所在的方向。

  周焕一惊,赶紧躲到一棵,没有被烧的大树后头,探出如黑宝石般的眼睛看着场中的变化。

  可内心却有着一些疑惑,“离场中的两人还有断距离,而且还有浓烟做掩护,那条蛇是怎么发现我的?”

  “兽王,何必跟我这种小人物过不去呢,嘿嘿,上界谁不知您老的威名啊”

  斑斓蟒蛇口吐人言道,虽然说的话很是客气,但是语气却充满了嘲讽。

  “哼,你们天神宫这帮伪君子,那些老帮子不来,派你这元婴境,妖不妖的家伙来,是不是瞧不起我许某人啊?”

  许墨龙瞪着通红的双眼怒吼道,他现在虽然白虎青龙不在了,对战实力下降了不少,但是合道境的修为在那里摆着,可不是面前这蛇妖能比的。

  “哟,兽王,别那么大火气嘛,神宫之主早就算出来了,你没了白虎青龙这两神兽,给你提供寿元,怕是撑不了几年了吧,何必浪费自己的生命力来杀我呢”

  蟒蛇继续开口刺激道,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有可能会被对方给打爆。

  因为这蛇,不过是他饲养的宠物,操控这条蛇过来打探点消息而已。

  而他自己远在上界,通过和这条蛇的某种契机联系,早就获取到他想要的信息,所以对这蛇的生死丝毫不放在心上。

  “嘿嘿,好好好,那我送你上路”

  话音未落,许墨龙身影突然就消失,原地只有扬起的那一抹灰尘,下一瞬间他就出现在了,蟒蛇高昂的脑袋后方。

  只见其高举着双手,满脸怒容的大吼一声:“剑斩”。

  随后两手光芒四射,两柄三尺长剑,突兀的出现在手中,剑身表面闪着冷冽的寒光,吞吐不定的剑芒,如同火炬般,在月夜下看起来很是炫目。

  两道如流星般的弧线划过,长剑毫不费力就将蟒蛇头颅斩下,咕噜噜在地上翻滚出很远。

  唰

  许墨龙手持双剑,跟着又出现在了滚动中的蛇头前,抬脚用力向其踩下,伴随着咔嚓一声,血水夹着白色的脑组织,四射开来,画面很是血腥。

  蛇身轰然倒地,猩红的鲜血从断口处,喷涌而出,很快地面就被染成了红色。

  仓啷啷。

  两柄长剑发出颤音,消失在许墨龙手中,不知去了各处。

  “许叔,威武霸气,诶剑去哪里啦?”

  周焕看到此处后,才从藏身处跑了过来,边跑还边发问道。

  刚跑到许墨龙跟前,还没站定,就被其一把抓住胳膊给提了起来,向着蛇尸不断流血的断口而去。

  “许叔,你这是做什么”周焕一脸疑惑不解,看着邪恶笑容的许墨龙,内心咯噔一下,这才明白那不好的感觉原来是从这来的。

  “嘿嘿,来的正好,不用我去找你了,你小子有福啦,哈哈……我这就帮你开启修罗体质”

  许墨龙一脸的坏笑,那笑容别提有多渗人了,看的周焕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诶,许叔,许叔,有话好说不带坑大侄子的,救命啊”周焕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被摁在了,鲜血汩汩而涌的蛇尸上。

  一时间,腥臭的血液就将周焕染成血人,他两腿乱蹬,怎么也挣脱不开,许墨龙那如同铁钳般的大手的控制。

  “嘿嘿嘿……小子,我这是在帮你,知道么,修罗体质的开启,前提就是必须沐浴在鲜血中,最好是蕴含灵气,或者有他气存在的血液,这样修罗体就会自动吸收,血液中的精华,从而自行开启。”

  许墨龙收起笑容,十分认真的解释道。

  周焕闻言,将信将疑的停下挣扎的动作,咬着牙往皮肤上抹温热的血液。

  “诶,这就对了嘛,”许墨龙松开抓着前者的手,而后又贱兮兮笑着说道:“喝两口,诶,喝两口那血液,这样效果更好。”

  “你成心的吧”周焕回头恶狠狠的盯着许墨龙,满是血液的小脸上写满了愤怒。

  “啧啧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哦,随你便,哎呀…”许墨龙摇头叹道,随后抬着头,用忧郁的眼神看着夜空中的明月,仿佛一个看淡红尘的智者。

  周焕见状气就不打一处来,许墨龙这表情分明就是在说,你能把我怎样。

  周焕不去理会摆造型的许墨龙,转身的瞬间随意的说了句:“树叶的离体而去,是你的不挽留,还是它羞于与你为伍”

  嗖

  许墨龙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一句“给我在血液里泡到天亮”还在原地回荡着。

  周焕苦笑一声,就躺在地上的血泊之中,闭眼细细体会起,身体接下来将要发生怎样的变化。

  四周落针可闻,轻微的唰唰声传入周焕耳中,仔细去分辨下,这才发现声音居然是从自己体表发出的。

  不禁疑惑的抬起手,仔细去观察起来,只见红色的血液被手臂上,张开的毛孔吞掉,随后又从其中排出细小浓密的水珠。

  不大一会,手臂上的血液,消失的干干净净,只留下些水渍,而且明显的感觉,手臂力量变大了不少。

  “嘿嘿,”

  周焕发现这一状况后,不由的的一阵傻笑起来,许久后,他像想起了什么,猛的站了起来。

  低头看着自身上下,没有一丝血色存在,红色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人形的真空地带,跟四周的颜色很不协调,显然这是被周焕给吸收的血液,而留下的痕迹。

  随后在这里,出现了这样一幕,一个少年在一具,凉透了的蛇尸前的地面上,滚来滚去,不时还哼上两声,只是他却没发现,他的身体渐渐起了变化,体型越来越高大了。

  这诡异的一幕,将在空中盘悬想要归巢的鸟类,又吓得嗷嗷的怪叫,卖力扑腾着翅膀,飞离这里,再也不敢回来了。

  周焕滚了很久,最后累的实在是滚不动了,下意识的抬手想要撩额前的头发时,这才骇然的发现自己的手掌,好像…好像比平常要大不少。

  正疑惑不解时,树林里传来了哈哈大笑的声音,这声音周焕听的出,是许墨龙发出的,只是他为什么笑的那么贱呢,这让周焕有些摸不着头脑。

  两手撑地想要起身之际,他才明白许墨龙为什么在笑了,此刻他不再是少年时的身高,他目测自己至少,达到了五丈之高。

  如钢铁浇筑的高大身躯,肌肉如蛟龙般虬结,显得十分强壮有力,只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身无寸缕…

  “嗷…”

  周焕惨嚎一声,黑着脸立马蹲下,双手抱着腿,慢慢移动到蛇尸旁,然后用两只大手用力的,撕下来一大片蛇皮,胡乱裹在身上。

  这期间许墨龙的笑始终没停过,笑的那叫一个放肆畅快,笑的周焕脸更加阴沉了几分。

  周焕缓缓站起身,如同一座高塔般,他此刻的身高,比四周很多树木,都要高出一大截。

  这种视觉上的冲击让他感觉很是新奇。

  只是他不太习惯,他现在这身躯,试着去活动下全身,关节传出来了爆豆般的声音。

  双手用力力握成紧,周焕有种错觉,感觉他一拳能打爆一头牛,是不成问题的。

  “叫你笑话我”

  周焕向着许墨龙,所在的方向踏出一步,只听的轰的一声,地面被他踩出一道深深裂痕,这把许墨龙和自己都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自己随意走出一步,居然能造出这样的动静。

  许墨龙抬头看着此刻的周焕,嘴巴张的很大,此刻的老脸上写满了骇然。

  “这……修罗体也太……太强壮点了吧,”

  “嘿嘿,”

  周焕闻言,咧开大嘴傻笑起来,声音如波浪扩散向四周,震落了不知多少片树叶,一时间簌簌声不断,这里如同下了场树叶雨般。

  “小子,别笑啦,坐下感应灵界吸取灵气,淬炼己身,等会我教你怎么操控修罗体大小。”

  “好的”

  嗡嗡的声音从周焕口中发出,他随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轰隆隆,地面又是一阵摇晃,这让在一旁的许墨龙看的咂舌不已。

  “大爷的哦…如果这小子再引灵气入体淬炼一番,那不是更恐怖啦”

  擦去额头的汗水,许墨龙绕着周焕走动起来,边走边说道:“修仙最重要的是境界的提升,体质也会有相定的幅度增强。”

  “所以,那些单一体质和没有体质的修士,只要注重修为境界的提升就可以了,而你却不能这样,因为各体质,在以后某个阶段修炼中,会让你轻松不少”

  “比如呢”,周焕低头看着走动中的许墨龙道。

  他有太多修炼上的问题,需要人来解答,他也很是庆幸身边就有这么一个人。

  他嘴上虽然不说什么,其实内心很是感激许墨龙,感激他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也很清楚他活不过几年了。

  平日里和他打闹,只是想让这孤独终生的老人,最后的时光里可以过的开心些,至少到最后他能微笑着离开这世界,这就是周焕的内心想法。

  这做法,在外人看来可能会,说他这是孩子气吧,但又何尝不是周焕他能想到的最好办法呢。

  而对自己父母……子欲养而亲不待,那就带着他两老的愿望好好活下去吧……

  周焕胡思乱想着,眼神渐渐迷离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