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还能这样玩穿越:一梦尽平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回忆

还能这样玩穿越:一梦尽平生 砚扬 2236 2019.06.13 06:00

  “哥哥……这……炒……炒楼?”

  陆阶带着陆姣三人来到一家酒楼前,傍晚夕阳西下时分,正值这家店生意十分红火。

  “是啊,这家的菜特别好吃,快进去占个位子,晚一步说不定就没位子了。”陆阶拉着陆姣跨进店里,瞥见一桌客人刚走,伙计才跑过去收拾残局的,“快来,这里还有一桌空着。”

  陆阶挨着陆姣坐下,也招呼了青娥宝心坐下,伙计抹完桌子一路小跑送上了一份菜谱,菜谱呈上,伙计嘴里也没闲着:

  “公子、姑娘,火炙腰子、鹅鸭排蒸、烧臆子、莲花鸭签、鹅签、鸡签、酒炙肚胘、淋汁垂丝羊头、入炉羊、羊头签、盘兔、炒兔、葱泼兔、煎鹌子、生炒肺、炒蟹、炸蟹、洗手蟹,应有尽有,你几位瞧着——”

  “你这小哥,倒练的一副好嘴皮。”宝心听伙计报一番菜名,笑着打趣。

  “姑娘莫取笑,都是我家顶基本的功夫。”伙计也笑着回宝心的话。

  “你家的店名也着实有意思啊,‘炒楼’……”陆姣见伙计搭话,也说道。

  “这就有来头了,我家本只做‘炒’的生意,后来生意起色好了,才增了别的样数,但就是因为靠这‘炒’字好起来的,所以店名也一直保留着。”这伙计看着年轻,听这话却应该是个在这家店有年头了的老伙计了。

  “原来如此。”

  “来,看看吧,想吃什么。”姑娘们说话间,陆阶已经把菜谱快速翻过一遍了,“今天赶路累了,吃完回去歇着,明日专门带你去看看清水的好景致。”

  ……

  “少爷,太阳快落山了,我们歇在这刘家镇吧,这儿也算是个小集镇,下一个集镇还远着呢。”楼羊揭起马车门帘,看着前方就到的小镇子映在夕阳的金黄余晖里。

  “好,进镇子吧。”高锦钰靠在车架上闭目养神。

  “元吉,永安,离大路,进刘家镇。”楼羊跨出马车喊话,话毕,两架马车边扭了方向奔向刘家镇。

  入夜。

  上弦新月下,没了秉烛执灯,夜里是极黑的。

  小宅子里各屋的灯也都亮了,伙计们听了陆阶的吩咐,都掩起了平日的不拘小节。

  “小姐来啦。”

  “出来一趟不容易,便多住几天。”

  “住几天,玩几天,再回去。”

  ……

  陆家几个主人平时都主要在聿州,分了能干、信任、跟着陆家时间长久的伙计当各地分店领班人,带着聿州熟悉事务的几个伙计来各地操持,再召了当地的人帮工做事。所以这院子里,有几个从聿州分过来的人,由于平时大节上陆老爷会叫店里人到家中吃饭欢聚,自然认得陆姣。

  陆姣笑着与他们搭话,不多时,他们也各回各屋了。

  青娥搬了圆凳,陆姣坐在饭厅门口,头靠在门框上仰着看月亮。

  “哥哥,你想家吗?”

  “想呀,尤其是想我妹妹。”陆阶对青娥摆摆手,指了指圆凳,青娥搬了凳子,陆阶也坐在另一侧门框边上了。

  “我也想,想家。”

  “你出来一天就想家啦,你要是我,叫你出去住几个月,是不是要哭着跑回去了,哈哈。”

  “哎呀哥哥,别取笑我。”陆阶不知道陆姣心中所想,陆姣本想苦笑,转念又想,既然找寻李元致无果,回家无望,就尽量不要让这一家家人担忧操心。

  “哎?青娥家在聿州城郊,这个我知道,宝心你家在哪?”陆姣对着面前对自己侧身坐在台阶上的两人说。

  “小姐,我家在聿州,聿州陆家。”宝心回头看了一眼陆姣,又回过头去了。

  “不是,我是说……”陆姣知道宝心会错意了。

  “小姐你记性差了。”宝心嘟囔着打断陆姣的话,又说,“宝心自幼没了爹娘,叫叔婶送来陆家,长大至此,我家当然就是聿州,就是陆家咯。”

  说到这儿,宝心倒是笑了,陆姣面色有点尴尬,看向陆阶和青娥。

  陆阶有点不悦,叫了一声“宝心。”

  宝心看陆姣为难,又像往日般嬉笑,凑到陆姣身旁,“小姐,你看我整日开心的样子,早都对父母没了印象,哪里会介意这个。快别为难了,不然二少爷要恼我了,快笑一声。”

  ……

  夜渐浓,各人回房歇下了。

  “宝心,虽然你那一时觉得委屈了,可你自己也听得出来小姐并非有意说你,你何必恼。再亲再好,你也得知分寸。”

  青娥和宝心并排躺着,说起话来。

  “我没恼,我后边也说了我没介意过这个。”

  “你哪有‘介意’的身份,哪怕不提这个,就是平日里跟梨香蓝珠一辈儿的人说话,你也得敛着你这小性子,你嘴上说出来说舒服了,可弄得别人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就不好了。”

  “可是……”

  “还‘可是’,你性子活泼,平日里逗大家开心开心多好。可像你今晚这般,久而久之,大家就不喜欢你了。”

  “不喜欢我了啊?那我不要,那我以后不这样了。”

  “嗯我知道啦,青娥姐姐,抱着你睡觉。”

  陆姣端详着小屋里,简单的木床,被褥还算挺新,小窗下的桌上空无一物,拉开抽屉,里面摆着两本空白无字的厚本子,封面上写着“账簿”二字,零散几只毛笔是用过的,砚台里还有干墨。

  陆姣合上抽屉,吹灭了灯烛,钻进被窝躺下。

  还记得刚来这里的当天,父亲和二哥从宁州回家,那之后的一段日子里,就老盼着他们再次到别的地方常住,自己就可以避开和他们交流见面。

  再到后来,心里没那么躁了,就开始渴望与他们交流了,然而他们又分散各处,大哥回伍,父母白天都不在家,交流少之又少。只有二哥偶尔不去店里,在家时常会一起“串串门”,还算熟了些。不过那时的交流之渴望,没有多少个人感情,不过是想了解更多信息罢了。

  再后来,二哥也来清水了,家里彻底只有自己一个人了,只好整日和丫鬟们戏耍,可终究感情寄托是不一样的。

  直到那次,第一次出宅门,不对,是第二次,第一次一直和母亲在马车里,怂的眼神都不怎么对视。第二次,算是第一回自己做主出门,也就是那次,遇到了高锦钰,那之后生活也算多彩丰富了。

  和母亲的万寿山之行,才算彻底打开了自己的心结,放下拘束,才对自己家人敞开了自己,发现他们一家,不,我们一家,是真疼这小女儿呀,有什么好的都紧着给这女儿。即便起初给大哥的回信里,自己皆不言片语,然而他每次都要专门问候问候自己,嘱咐嘱咐自己……

  睡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