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庶出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2302 2020.06.30 12:21

  “仇姑娘,你……怎么在这里?”

  仇云若走近,看着那刚被自己点名,此刻正面色尴尬的枣红锦袍贵子,向其见礼,淡笑着反问道:“我不能在这里吗?”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对方有些心虚地回道。

  “早就听闻有一世家公子与我家兄同修满慑鬼术,今日终于得见。”仇云若笑着看向殷恒,对其更显郑重地行礼道,“殷二公子,久仰大名,小女乃仇族族长之女仇云若。”

  殷恒愣了愣,连忙笑着回礼道:“仇姑娘谬赞。”

  仇云若抬头,见眼前的紫衣少年开朗乐观的笑容如春风般,蓦然拂面而来,看得不禁一怔。

  枣红锦袍贵子注意到仇云若对殷恒所行之礼比对他的更显尊重,立马不悦道:“仇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

  仇云若故作不解。

  红枣锦袍贵子指着殷恒,急切道:“他不过出身小族,你怎的对他行如此重礼,他受得起嘛他?”

  仇云若笑容微敛:“小女不知其他人如何,但对小女而言,行礼之人所行之礼轻重与否,与受礼之人的出身无半点关系。”

  红枣锦袍贵子争辩道:“怎么会没……”

  仇云若索性直接打断他的话:“这礼是行礼之人发起,对方受不受得起,自然也是行礼之人说了算。”

  “所以你的意思是,在你眼里,他受得起你此礼,我们是受不起了?”

  仇云若笑笑,算作默认。

  枣红锦袍贵子气恼不已,但他瞬间想起什么,突然对仇云若露出不怀好意的讥讽一笑:“我倒是差点忘了,你与他同为庶出,想来你是生出了惺惺相惜之意,想要替他撑腰,打抱不平吧?”

  三个贵子瞬间捧腹大笑起来。

  殷恒眼神一闪,略含思索地望向仇云若。

  却见仇云若面色不改,丝毫没被这三人影响,她高昂着头,周身依旧散发着无比的自信与傲然:“没错,我就是想替他撑腰,打抱不平,你们待如何呢?”

  三个贵子顿时哑声。

  枣红锦袍贵子脸色瞬变,沉下脸来,指着仇云若大叫道:“你神气什么,不过一庶出之女!”

  仇云若脸上波澜不惊,嘴角依然挂着笑,从容回道:“你说的都对,我是庶出。”边说还十分认可地点着头,“可就是我这么一个庶出之女,却能在你们这些盛族旁系面前神气,你们又能奈我何呢?”

  说着,眼中闪过一道狡黠。

  “你……你!”三个贵子气得已经说不出话来。

  殷恒抬眸,越发认真地注视着眼前这个圆脸少女。

  她虽长相普通,还是庶出出身,却始终一脸自信从容,浑身透着内敛敏慧之气,稀碎的阳光散落在她身上,她浑身仿若发着光一般,十分耀眼。

  这是殷恒第一次见到一个人能如此坦荡地将那些在世俗眼中难以启齿、不堪面对的卑微之事展露于所有人面前,没有丝毫的自卑与怨愤。

  殷恒明面上是殷氏一族的嫡出继承人,但其实也是小妾所出,族长夫人敏氏因终生无所出,在他还很小的时候便将他养在膝下,尽管敏氏一直视他如己出,但他内心无时无刻无法不去介怀自己的庶出身份。

  仇云若刚才所言所行,简直如同一道骤降而下刺破无数黑暗的明光,直直地照射在他阴暗卑微深藏起来的心头角落。

  自己跟她比起来,太过自惭形秽。

  殷恒注视着仇云若的神情不自觉的越发认真起来,眼中逐渐燃起一簇连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向往的光芒。

  此时现场气氛有些僵硬。

  枣红锦袍贵子突然冷冷一笑,眼中闪过一丝恶毒之色:“算了,咱们还是别跟一个女人一般见识,谁让她父亲多年无所出,只得了她这么一个独苗,且由她嚣张吧。”

  阿稻看着三个贵子脸上的幸灾乐祸,从这句话里听出了一些弦外之音,她看向仇云若,发现原本还一脸从容坦荡的她,脸色竟突然变得难看起来。

  是因为那句“她父亲多年无所出”?

  鬼使神差地,阿稻突然开口道:“敢问仇小姐,您的父亲可是仇族族长仇满千?”

  “不错。”

  阿稻立刻装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浮夸表情:“这几位贵子刚才岂不是在非议仇族长子嗣之事,这可是大不敬啊!”

  仇云若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她目光带着感激,看了阿稻一眼。

  殷恒很合时机地添了一句:“仇族长乃朝廷正三品官员,非议朝廷官员,罪加一等!”

  一唱一和之下,仇云若、殷恒和阿稻三人皆相视而笑。

  枣红锦袍贵子见此,气急不已,出声警告道:“仇云若,你为了逞一时口舌之快得罪我们,难道忘了你仇族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了?”

  仇族隶属于皇族派系,仇云若按理是应该站在这三名盛族旁支贵子一边的。

  仇云若对此不置可否。

  一阵窸窣声突然从庭院一侧传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众人纷纷望去,只见不远处开满腊梅的一处树丛正在轻微晃动着,隐约可见一个身影半趴在树丛里来回蠕动。

  “谁在那里?!”枣红锦袍贵子朝那树丛快步走去。

  只是还未待他走近,树丛里的身影突然窜了出来,吓得那贵子一声惊叫,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然后,他们看到一名身着石青色布衣,周身略显凌乱的少年,缓缓朝他们的方向看来。

  石青色布衣少年眉目如画,面容清秀儒雅,嘴角挂着温润的浅笑,整个人如同一块暖玉般浸人心脾,一身寻常平民穿着的布衣包裹在他身上,不但没有市井俗气,反而让他周身透出一股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的平和之气,衬得他越发清贵。

  少年一双长袖高挽至手肘间,双手乃至身上全是泥土,还沾染着零星的花草屑,他的头发随意地绾了一个发髻,髻上戴着一个质地朴素的发冠,许是因为此前匿身于树丛之中,所以发丝看上去有几分凌乱,有几缕还胡乱地耷拉在额前,衣衫也有些打皱。

  枣红锦袍贵子飞快地扫了眼该少年的全身上下,见他周身只见朴素,不余华贵,估摸着不是出自胤安高门,当即态度恶劣起来:“你是何人,藏在那里鬼鬼祟祟做甚?”

  少年朝众人走近,笑着答道:“抱歉惊扰了各位,在下碰巧在此处寻一株花草,并非有意偷听,还望诸位勿怪。”

  一股混合着花草的淡淡泥土清新气味从少年身上幽幽传来。

  他气质温润如玉,言谈举止谦逊有礼,却……

  不曾向任何人行礼。

  枣红锦袍贵子一怔,没料到这少年言谈举止如此贵雅,气度竟非寻常贵子可比,当下口气便不由地松了几分。

  枣红锦袍贵子试探问道:“你是何人,竟不对我等行礼问安?”

  “参见三殿下!”

  前方回廊处,突然传来一声高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