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20.05.22上架
  • 27.94

    连载(字)

288位书友共同开启《鬼田斋祭》的玄幻言情之旅

学徒书友20180825124608819 见习blzwang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马车中的贵人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3762 2020.05.21 20:29

  六百多年前。

  “听说了吗,昨晚的中元夜,厉鬼月篱吃了好多人,襄氏一族这次惨了。”

  “那可是胤安第一大氏族的襄族啊,没想到竟在自家别院里被屠了个尽。”

  “若是被屠也就算了,他们可是活生生地被那月篱吞吃入腹!据说有人路过偷看了一眼,满斋子的残尸断臂,极其惨烈!”

  “可昨夜赋雪公子不是带着襄氏一族给月篱行及笄礼么?”

  对方顿了顿,刻意压低声音道:“襄氏一族此次行的是请君入瓮之计,却没想到引火烧身了,做了好大的赔本买卖。”

  “啊?难不成那厉鬼月篱竟不知……不知自己是襄族的祭品?”

  “谁会甘心被献祭,这世间就没有不惜命的人。啧啧,只是可惜了正处大好年华,矜贵风雅的襄族嫡子赋雪公子,好不容易亲手豢养出一个鬼侍,结果却命丧其手!”

  “据说赋雪公子死状极惨,半个脑袋都被咬掉了。”

  众人一阵哀叹。

  “所以我说,这鬼怪天生是养不熟的狼崽子,到底是下贱粗鄙之物。”

  “谁说不是呢,要不是我们人类有畏惧之力相护,恐怕早就被那群野鬼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有人好奇问:“对了,赋雪公子死了,那厉鬼月篱呢,她死了吗?”

  “她身体里流的是厉鬼始祖之血,谁能奈何得了她!”

  “我听说去清扫现场的慑鬼院没找到赋雪公子的尸身,有人怀疑是被月篱带走了。”

  “厉鬼月篱身为鬼侍,却无视尊卑,爱慕自己的主人赋雪公子,若真是她带走了赋雪公子的尸身,也说得通。”

  “谁知道呢,赋雪公子如此绝代风华的胤安贵子,最终竟落得个尸骨不还的下场,实在令人惋惜……”

  ……

  六百多年后。

  簌雪弥落,山地空旷寂寥,唯独远近稀稀疏疏的几株银树肃立。黑夜被素裹在一层永褪不去的白幕之下,散落数点星光的苍穹处,一道亮光划落于地平之线,月色之间,雪天融为一色。

  寒风啸啸从耳畔凌厉带过,一个稻田小鬼踩在常年积雪的地面上,一双如小鹿般灵动的点漆双眼警觉地四下打望。

  还好,此处没有其他鬼怪出没……

  稻田小鬼心头微微一松。

  她是一个“或许”活了几百年的稻田小鬼,此处“或许”便是她的出生地。

  之所以对自己的身份皆以“或许”来下定论,只因她来到这世间的起始记忆并非如其他鬼怪一般,皆从孕育万鬼的鬼田而起。

  她对这个世界开启记忆之初,她刚巧从一亩枯涸无泽不见一苗的稻田里苏醒过来。

  她不是新生鬼,她只是不知何时睡了过去,然后又不知何时醒了过来。

  有关于自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鬼,因为记忆的缺失,稻田小鬼已无从探究,姑且便当作是另一种新生吧,她一直就是一个心宽随意之人。

  刚醒来的时候,稻田小鬼感觉自己仿佛睡了好长一觉,长到后来去觅捕吃食的手脚根本使不上力,害自己饿了三天的肚子。

  之后还多亏她不小心破了一个痴无鬼的迷魂阵,才幸得这个好心的鬼怪给她几条早已结成冰霜的小黄鱼充饥。

  许是因为有胜于无,稻田小鬼觉得那条小黄鱼是世间难得的珍馐美味。

  “我该如何唤你?”痴无鬼看着稻田小鬼将还裹着冰霜的小黄鱼一股脑塞进嘴里,好奇问道。

  稻田小鬼狼吞虎咽,心想着自己的记忆始于那亩稻田,便含糊道:“阿稻......你唤我阿稻......”

  “我瞧着你这模样,有几百岁了吧?”

  阿稻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听到此话,不禁一愣。

  痴无鬼用法术化出一面镜子,阿稻凑近往里一瞧,一张面黄肌瘦到几乎已经不算是圆脸的脸上,一对紧蹙的双眉如毛虫,蒜头大小的一挺秀鼻下方,是一张刚恢复些许血色,上面还沾着几粒小黄鱼肉屑的小嘴。

  整张脸就是一张普普通通的鬼怪脸,不过唯一比其他鬼怪瞧着要出彩的地方,就是那双生得如同小鹿般闪着慧黠灵活光芒的双眸。

  这模样,确是有几百岁。阿稻一边腹诽着,一边还不忘对着镜子俏皮地眨了眨眼。

  痴无鬼放大的脸突然凑近到跟前,盯着她的那双眼,面露紧张之色:“仔细一瞧,你这双眼生得奇了,竟有几分像胤安里的那些人类。”

  她收回看向镜子里的目光,好奇地问:“胤安?那是哪里?”

  痴无鬼整个鬼身开始止不住地瑟缩发抖起来,眼中出现浓浓的畏惧之色:“人类的集居之地胤安,那是我们这些低等鬼怪决不能轻易踏足之地!”

  不知为何,虽然阿稻完全没有之前的记忆,但是却清楚地知晓这个世界的规则:“人尊鬼卑,任何一个人类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奴役,或者杀死我们。”

  “不错,”痴无鬼眼中出现恨色,“如此生不生,死不死的宿命,也不知我们鬼怪一族何时才能挣脱!”

  ……

  “咕……咕......”肚子里再度涌起的饥饿感,拉回了阿稻飞远的思绪。

  她望了眼头顶上空高悬的明月,叹了口气。

  她又已经有五日没有寻到任何入腹之物了……

  此地是位于胤安西部的鬼田乡“雾城”,与都城“胤安”的春夏秋冬四季分明所不同,雾城只有“冬”这一季,因而此地极其贫瘠匮乏。

  而所谓的鬼田乡,便是鬼怪生长聚集之地。除了雾城之外,还有分别位于胤安的东、南、北部的三座鬼田乡。北部鬼田乡“晓庄”唯一季为秋,东部鬼田乡“晋谷”仅有夏,南部鬼田乡“云楼”独有春。

  四个鬼田乡,自己偏生就从这鸟不生蛋的雾城醒来。

  阿稻丧气地瘪了瘪嘴,瞥向自己因破烂的木屐而冻得发红已失去知觉的双脚,一咬牙,加快脚步朝不远处的兰铃谷深处走去。

  兰铃谷是阿稻每日出门前来寻吃食的山谷,之所以选择此地,一是因为阿稻所住的山洞离兰铃谷较近,且山谷中可供鬼怪填腹的生食比其他地方多。另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这个山谷里住着德高望重的鬼孺。

  鬼孺是黄泉入口的看守者,人类死后,若神魂不想进入永不得出的冥地,便可在途经黄泉之时,饮下鬼孺的醒鬼汤,变成鬼怪,继续存活于世。

  鬼孺虽年老体迈,却鬼气凌厉犹在,鬼界里的宵小鲜少敢前来叨扰,这刚好解了近段时日不断被其他鬼怪骚扰的阿稻之困。

  也不知今夜能不能有所收获......

  阿稻一蹦一跳地踩上河阶,望着冒着肉眼可见的热气的炙河,缓缓闭上眼,气息一张一翕之间,吸净排浊,颇有几分惬意。

  雾城处处冰天雪地,唯独这条由谷口延伸至山谷顶的炙河,终年流水潺潺,便是这死气沉沉之间也因而得幸,生出独此一份的一抹生机。

  屏气凝神,五感已渐清明,耳中只闻水声哗哗,鼻息间缓缓沁入和着水草泥土跟鱼腥的熟悉气味。

  等了五日,今日总算又来运啦!

  阿稻嘴角露出愉悦的弧度,双眼猛然睁开,身形一跃而起,飞至半空之中,她一声高喝:“擒!”只见其右手掌心处迅速显出一字“擒”,此字色红如血凝而成,在月色下闪烁着诡异的鬼光。

  阿稻执掌瞄准河中一条正游移着向下方而去的小黄鱼,刚要跃下一击而中,却听不远处传来车轱辘轰隆转动声和人马行进声。

  阿稻眼中闪过一道警觉,果断收回掌心,身影灵敏地一闪身就将自己隐藏在河旁的树丛之中。

  声音越来越近,一长队的人马缓缓出现在视野之中。

  走在最前面的是掌灯的两名做贵族婢女打扮的女子,一身秋香色菊纹衣衫,梳丫髻,别玉钗,手中各提一盏白皮枣形灯盏。

  紧跟在两个掌灯婢女身后的是两队列穿着铁甲的侍卫,每人身侧皆有一柄入鞘之剑,这些人周身散发着凌烈寒意和杀气,步伐不一,看似行色匆匆,但节奏却紊中自有章法。

  阿稻眼神不由朝队列后方觑去。

  皎白月色之下,一辆黑楠木马车缓缓驶来,驾马车的是一个面容儒雅却神情肃穆的中年男人,一身银白色锦衣。

  男人身后的车前两侧分别挂着掐丝珐琅银香球和琉璃梨花白玉灯,一张淡青色的白玉帏帘隔绝开想要探入马车内的视线。

  透过他们一身精致行头,能判断出坐在马车中的人必是非富即贵,想来应是来自那痴无鬼口中的胤安之地的某位权贵。

  阿稻正在沉思着,突然感觉一道凌厉的视线射向自己,她回望过去,刚好对上对方的视线。

  是那只跟在马车近旁随侍的狸奴鬼侍!

  好浓郁醇厚的鬼气!

  队列在狸奴鬼侍抬手之间,已缓缓停下。

  狸奴鬼侍离开车队,朝阿稻所在方向走近几步,停下慢声道:“何方野鬼,敢在公子车驾前造次?”

  阿稻无奈地挠挠头,有些烦恼到底是该应还是不应。这边脑子里还未下决定,但嘴巴已不自觉先出了声:“鬼侍大人饶命!”

  下一刻,阿稻只能硬着头皮从树丛后站出来,讪讪一笑。

  狸奴鬼侍打量阿稻,见她身穿一件破烂葛布衫,双脚上的棕色木屐边缘已磨掉了大半截。一张勉强称得上圆脸的容色平庸至极。

  唯独那双眼,细看之下,其中闪闪而动的眸光竟透着人类眼眸才有的神韵。

  阿稻此刻也在细细打量狸奴鬼侍,从刚才注意到他到现在为止,不管是守在他那位马车里的主人跟前,还是站在自己这个低等的野鬼面前,这个鬼侍一直都顶着一张笑眯眯的狸猫脸,沉默恭顺的姿态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阿稻从上到下开始更仔细地打量这位狸奴鬼侍。

  身为鬼怪,狸奴却作人类打扮,穿着祥云纹白玉色广袖衫,腰间扣黑布绸带,白袜素履,庄重又不失洒脱之气,手里还提着一盏白玉羊角灯。

  马车里的那位贵人还真是偏爱白玉色,从那驾马车的中年男人到马车上的饰物,再到这狸奴的周身……

  一道微弱的白光突然自眼前一晃而过,阿稻的视线瞬间被狸奴额间那一株泛着莹白光泽的篱花状的鬼侍纹吸引住。

  她能从这鬼侍纹中感应到一丝强大的人气,定是来自马车中那位贵人。

  这便是主人赋予鬼侍的庇护,让其他鬼怪不敢轻易靠近,唯人类所有的畏惧之力。

  所谓畏惧之力,是人类人气中生来便蕴含的、让鬼怪对人类生畏生惧的力量,是鬼怪一族从上古时代起至今一直无法挣脱的宿命……

  人尊鬼卑!

  面对畏惧之力,其他鬼怪应该早就双膝跪地不起,吓到尿裤子了,但阿稻知道自己不会……

  但她仍是装作慑于畏惧之力之下,恭顺卑微地双膝跪头,叩首于马车方向,求饶道:“奴并非有意造次于贵人车马前,而是想为贵人效一份薄力,还望贵人恕罪。”

  还不待马车中之人回应,车近前一铁甲侍卫已率先发出一声冷叱:“放肆!区区一低贱野鬼,也妄想得我家公子青眼!”

  阿稻隐藏在叩礼之下的脸上,露出一个得逞的笑意:“大人息怒,奴自知低贱,不敢再继续污贵人的眼,奴即刻离去,便不打扰贵人了。”

  阿稻声音里带着刻意为之的紧张和惧怕,但她卑微虔诚伏地叩首的脊背却不自觉地比刚才舒展挺直了些许。

  阿稻刚打算起身离开,却听马车中突然传出一声轻笑,阿稻的动作顿时僵住。

  狸奴此时神色总算有了变化,他脸上的笑微敛了下,轻步退至一侧,背脊微弯,恭敬地望向马车方向。

  “你欲所效之力,为何?”此声如玉击琼浆,音色清冷幽雅,音调漫不经心中透着疏离,还有睥睨天下的高傲,如潺潺清泉般从黑楠木马车里缓缓流出。

  这是生来高贵,一贯养尊处优之人才有的声音。

  就算阿稻明知人类的畏惧之力对自己毫无作用,但是此刻,仅仅是听到这个人的声音,她竟都觉得背脊一阵发凉,从未有过对人类的敬畏与恐惧之感油然而生。

  阿稻保持着方才打算站立起来动作的双膝突然重重地砸在地上,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硬拽着她,迫使她心甘情愿地向马车里那个连面都还未见过的男人卑躬屈膝,俯首称奴。

  阿稻心中一阵战栗,嘴里艰难地吐出话,语气中带着连她自己都未察觉的敬畏:“奴……奴是想要为贵人……引路,此山谷痴无鬼众多,迷魂阵无数,奴恐贵人因此耽误了行程。”

  “奴能自由穿行于各种阵法……”

  刚才出声的侍卫张嘴又要再言,恭顺站于一侧的狸奴眼神却突然扫过去,暗含警告。

  那侍卫会意,瞬间脸色煞白,下意识瞄了眼那马车前纹丝不动的白玉帏帘,面露一丝惧意,额头不自觉已冷汗涔涔。

  此时,马车中再次响起那贵人的声音,“如此,便引路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