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襄玉的真正身份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2070 2020.06.20 14:14

  夜沉如水,一路灯火阑珊,夜风轻袭,树影婆娑,偶有虫响鸟鸣。

  尽头处,灯火乍明,一个凉亭挺秀而立,安静置于或明或暗的繁茂葱郁之中,与夜色相融,又被灯火的余晖切割开。

  亭中几盏橘光灯笼高悬,照亮凉亭前的一片空地,榻几已分列成数排,盛满酒水的夜光杯盏均已布于案几上。

  早已守候在侧的小厮婢女将抵达的贵人们逐一引入席间,伺候贵人们开始饮酒赏月对谈。

  比起舟船上的正式拘谨,此处要随意许多,省去了部分的繁文缛节,不能轻易露面的贵女们被允许跟男子们同席而坐,不用再刻意隐于屏风之后。

  不远处林中光亮一角,两个贵女正在低声攀谈。

  “二妹妹真是好手段,今日竟能得公子另眼相看,让姐姐好生羡慕。”寒棠梨音色温婉优雅,正笑盈盈地看着面前的寒玉。

  寒玉淡淡一笑,媚色天成,娓娓道:“公子身份矜贵,玉儿不敢轻妄,玉儿今日不过是尽了护主本分,公子也不过是许以嘉赏,若玉儿有冒犯大姐之处,还请大姐莫计较。”

  寒棠梨目光幽幽:“护主?谁是你的主?”

  “其主,自是今夜前来的众多氏族所叩拜之人。”寒玉微叹了口气,“你我虽为名门之后,但终究不过是闺阁女子,大姐既爱慕公子,又何必要跟着大伯父让公子为难?”

  寒棠梨轻笑:“二妹妹,你说的没错,你我不过是闺阁女子,可闺阁女子也分高低贵贱,若我们名字前没有一个’寒’字,你觉得今日你还能有这般境遇么?我好心提醒二妹妹,别忘了你我身上的尊贵是谁赋予的。”

  寒玉神情复杂地看着寒棠梨。

  “寒族的尊贵我要,公子我也要!”寒棠梨依旧温婉细语,但语气却信誓旦旦,势在必得。

  说完此话,她便转身离去。

  寒玉看着寒棠梨在黑暗中消失的背影,自言自语道:“这便是我与你的不同了……”。

  说完,也跟着离去。

  两人一前一后抵达终点凉亭处,各自被小厮婢女引入座。

  一小族贵女起身,怀抱琵琶,身姿妙曼,步伐轻盈地走到仰靠在上首处榻几上正悠闲品酒的襄玉跟前,伏地叩身道:“小女云檀,想为公子献上几曲助兴。”

  襄玉淡笑着点了点头,云檀再次俯身叩恩,然后盘腿坐于襄玉下首处角落,垂首开始拨弦弹奏琵琶。

  一串清脆的琵琶音从云檀如玉葱般的指尖舒缓地流淌而出,在席间晕开,贵人们的神色越发惬意放松下来。

  悠扬的琵琶音逐渐飘至远方……

  离凉亭数步远的一株葱郁老树下,几乎整个身子被隐于黑暗之中的阿稻,正靠坐在一粗树干旁,嘴里叼着一根野草,单手放在曲起的膝盖上,有一下没一下地随着那琵琶音默打着拍子,一副难得的闲逸姿态。

  耳旁一阵极其轻微的风声划过,阿稻侧了侧头,出声道:“见隼?”

  一道绿色光芒在阿稻面前闪现,见隼显出身来,朝阿稻行躬身礼。

  “可是公子唤我?”阿稻打算起身。

  见隼摇头。

  阿稻见此,身子又懒懒地靠回粗树干上,她看着端正站立一旁的见隼,想起方才得知的见隼乃胤安第一鬼侍之事,顿时起了兴趣,问道:“见隼,你跟随你家主人多久了?”

  “四年。”

  “那你对月篱之事知晓得多吗?”

  见隼面露疑色地看向阿稻。

  阿稻连忙解释道:“我跟月篱都是破解世咒的祭品,我这不是想知道她被送上祭台前,都为祭主做了些什么嘛,我总不能整日闲来无事吧?”

  见隼了然,淡淡道:“我对月篱,知之甚少。”

  阿稻兴致越浓:“知之甚少比起我一无所知要好得多呀!”

  想到方才在舟船上,盛无郁的那番话,她便忙不迭地又问道:“公子果真以‘其美若篱落’称赞月篱的容貌么?”

  见隼略一思索,点点头。

  阿稻好奇心愈盛:“为何盛大人方才在谈论月篱的时候,会说公子艳福不浅?”

  见隼一时有些犹豫,在背后谈论公子的八卦,似是有些不妥,但当他对上阿稻那双小鹿般渴求的透亮目光时,竟蓦地心软,嘴里已不由答道:“月篱爱慕公子。”

  阿稻眼睛徒然瞪得如铜铃般大:“月篱不是已经消失了六百多年吗?他们怎么会……”

  “公子也已经活了六百多年了。”

  如同一个炸地惊雷,蓦地在阿稻耳边响起,阿稻直接从地上跳起来,不可思议道:“什么意思?”

  见隼见阿稻并不知情,犹豫了下,还是认真解释道:“六百多年前,月篱的主人,襄族嫡子襄赋雪亲手种植出鬼苗月篱,此后他们二人在一起生活数年,期间月篱便喜欢上了赋雪公子。”

  “赋雪公子自出生起就背负着延续到他那一代的世咒‘永生咒’,所谓永生,便是他的神魂将在襄族世代嫡子身上轮回,永无死亡的那一天,直到世咒被破解。”

  阿稻一阵思索,反应过来:“所以……公子体内的灵魂,是月篱的主人,赋雪公子?!”

  见隼点头。

  阿稻自那夜在兰铃谷初遇襄玉时,便察觉出他身份尊贵,后来到了胤安,更是意识到他贵气强大到无人能及,更甚帝王,受人鬼两界尊崇膜拜。

  今日见隼之言,乍听之下实在是石破天惊,但细细想来,却又合乎情理。

  一些被她下意识漏掉的细节处,突然浮现在脑海里,曾经的迷惑皆豁然开朗。

  按辈分和尊位来讲,襄族族长襄黔比襄玉更加德高望重,但此前有一次阿稻无意间瞧见收起玩乐的襄黔在襄玉面前的态度平淡中带着恭敬,不像是父亲对儿子的态度,当时还当自己想多了。

  今日舟船之上,身为襄玉长辈的襄族二族长对襄玉尊敬有加更甚,这让阿稻也颇感怪异。

  但若襄玉便是六百多年前襄族族长的独嫡子赋雪公子,那这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无论辈分,还有尊位,自是皆在上。

  原来这才是襄族一派尊崇他,皇族一派忌惮他,整个鬼界尤其畏惧他的真正原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