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美目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4345 2020.05.23 19:14

  “大皇子驾到!”随着门外一名侍卫大声唱道,一身紫色锦袍大皇子启诏缓缓走进来。他的身后侧旁跟着一位着深黑长衫的少年,两步外的距离,还有两名随侍宫人。

  这深黑长衫少年极为显眼,只因他皮肤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带着濒死之人的面相,全身透着死气,给人阴森的感觉,和站在一起通透大气的大皇子迥然不同。

  在座的众人皆起身朝大皇子行礼:“参见大殿下。”

  大皇子身形高大,一双飞眉入鬓,鼻峰高挺,他随意地抬了抬手示意众人起身,便由小厮引向左侧上首第一个空位子坐下。

  大皇子走了几步,余光看到站在寒棠梨白纱屏风旁的珞元之,脚下一顿,便临时改了方向,朝珞元之走去。

  “元之请大殿下安。”珞元之看向徐徐走来的大皇子,微弯身子,拱手向其行礼,身姿虽恭敬有度,但神色却很随意,甚至隐隐带着几分轻慢。

  屏风后的寒棠梨也起身随珞元之一同行礼,她与珞元之的神态如出一辙,眼中的自傲之色更是毫不掩饰。

  大皇子似是毫不在意两人对自己的不恭敬,他挥手示意珞元之免礼:“珞三公子今日也来了。”

  珞元之淡淡一笑:“殿下也知晓元之生平的一大癖好,就爱赏个美,哪里有美,元之便出现在哪。”说完还不忘冲寒棠梨逗趣地眨眨眼。

  大皇子了然地点点头:“这鬼怪一族虽低贱鄙俗,容色不错的鬼怪也是有的,倒也勉强担得起个‘美’字。”

  一旁的寒棠梨软声接话道:“珞三公子爱赏美,小女却知大殿下爱凑趣,只是不知今日这场宴会是否担得起个‘趣’字?”

  大皇子哈哈大笑:“那咱们就拭目以待了。”

  珞元之目送大皇子背影走远,与寒棠梨告辞后,也回到自己右侧上首第二个位子坐下。

  而紧挨着珞元之的第一个位子上坐着的,就是进门时跟在大皇子身侧的那个深黑长衫少年。

  此少年是胤安盛族的嫡支,家中排行老四的盛三公子盛水羽,其大姐盛嫣然正是大皇子妃。

  而胤安盛族,在专门用来记载胤安名门氏族的百族簿上,排名第三。

  珞元之方才刚入座,盛水羽便直勾勾地盯着他,一双瞳孔淬毒般阴冷,里面仿佛藏着一条伺机捕食的蛇,会随时钻出来把人生吞活剥。

  珞元之自然是感应到了这股不太友好的视线,但他依然面色不动,还冲盛水羽微点了点头,随后坐正身子不再看他。

  盛水羽嘴角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阴冷笑意,也转过头去。

  而在大厅之外的不远处,才享受了跟鼻屎一般待遇的阿稻,此时正哀嚎着靠仰在一个花台旁边,来回搓揉着自己的屁股。

  方才被那姓珞的贵子两指弹飞出来的瞬间,还好自己机智,马上施法让杏花屑转了个弯,砸在这花台的土壤上以减轻疼痛,却不曾想还是让自个儿的屁股差点被摔成四瓣。

  正厅处传来小厮宣唱择苗会开始的声音。

  阿稻一个激灵,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待追踪到数道野鬼的鬼气后,便化作一道红光,朝西南方向飞去。

  一座三面环墙的小院落内,数名身穿葛布,身材长相都为中、上的野鬼正排成数列的站在院落中央,周围有几名红衣慑鬼师握着法器看守。

  阿稻思索着今日供贵人们挑选成为鬼侍的鬼苗们,想来便是这些野鬼了,但若她现在混进去的话,肯定会被慑鬼师发现自己的鬼气。

  阿稻细想片刻,变回鬼身,将身子隐于挡住大半个墙头的一棵葱绿茂密的大槐树上,准备伺机而动。

  透过密叶横桠,阿稻看到一名小厮远远地走过来,绕过一个回廊,进了野鬼们所在的小院落。

  小厮朝站在门边的慑鬼师说了几句什么,那慑鬼师微一点头,便向其他几名慑鬼师挥了挥手,慑鬼师们便下令让众野鬼排成一长列,一个接一个井然有序地走出院落。

  阿稻眼瞧着最后几个野鬼即将走出院落,而院落里此刻仅剩一个慑鬼师,她当即施法变出几颗小石子,朝着慑鬼师侧旁的东面扔去。

  石子飞进开敞的一扇门内,砸出啪嗒的响声。那慑鬼师听到声响,立马警觉地望向门内,接着便朝屋内快步走去查看。

  慑鬼师前脚进了屋,而最后一只野鬼即将步出院落……

  就趁现在!

  阿稻瞬间化作一道红光,飞向最后那名野鬼的身后,摇身一变换了身跟那野鬼一样的葛布衣裳,跟在众野鬼的队伍后一起朝贵人们所在的正厅行去。

  刚抵达正厅外,一名小厮便已前来,告知众野鬼择苗会的若干规则。

  阿稻一番认真听下来,知晓了择鬼苗分成两步,第一步是先根据野鬼的法术及特长,对野鬼进行职能分类。

  鬼侍有专司侍床、护主、侍读、奏曲乐等各种职能。

  阿稻思索着,自己法力浅薄,又毫无姿色,还不通曲乐,唯一跟其他鬼苗有点不一样的,便是自己的法术跟字相关。

  不若……便选侍读吧。

  侍读想来离不了书、墨之类的,自己的法术修的又是驭字之术,算是有些关联。

  阿稻打定主意,便在小厮那领了一个刻有“侍读”二字的檀木短条,领走时,学着其他野鬼那般,朝小厮恭敬地弯腰行礼。

  那小厮朝阿稻平庸的脸上格外留意了几眼,面上闪过一丝狐疑。

  阿稻看着手里还散发着淡淡檀木香的短条,在手中来回把玩着,不一会儿,她便感应到有一抹淡淡的鬼气朝自己靠近。

  是个法力跟自己差不多的低等小鬼。

  阿稻回身看去,只见一长相圆润可爱,眼睛乌黑圆亮的女鬼正好奇地盯着自己看,她的眼神清澈见底,仿佛一汪清泉,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年岁应比自己小出几百岁。

  在鬼怪里生得这般有灵气的,可不多见。

  那女鬼手指阿稻手里的短条,好奇问道:“你也想成为侍读鬼侍?”声音温柔清缓,如初生的幼鸟啼鸣,煞是好听。

  也?

  阿稻扫向女鬼手中的檀木短条,上面果然也刻有“侍读”二字。

  阿稻冲女鬼笑着点点头。

  女鬼盯着阿稻的脸又看了一阵,眉眼弯弯,一脸真诚道:“你的眼睛生得真好看,我第一次见到比我眼睛生得还好看的鬼怪。”

  阿稻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

  “你叫什么名字?”阿稻和女鬼异口同声问道。

  两人俱是一愣。

  刚要再张口,只听有小厮高声道:“阿稻,阿蛮!”

  阿稻和女鬼再次同声应答。

  两人又是一怔,随即看向彼此,相视而笑。

  阿稻和阿蛮被点名后,便一起跟着小厮拐过几道弯,进入一间厢房,里面早有另几只野鬼候着了。

  那小厮用眼角从几只野鬼身上逐一扫过,口气轻慢不屑道:“你们在这里候着,都给我安分点。”

  “是。”众野鬼躬身回道,阿稻跟着照做。

  小厮出去不到一盏茶的时辰,厢房一侧的墙壁另一面突然发出一声沉闷的“卡嚓”机关声响,接着墙体从中间突然裂开一条细缝,缝隙越扩越大,最终墙体一分为二,分别向左右两侧匀稳地移动而去。

  随着两边墙体左右分开,一阵舒缓的奏乐声清晰地自外间传来。

  隔墙而对的,竟然就是正厅,正厅里遥遥坐着的,正是阿稻方才所见的那些贵人。

  贵人们衣裳光鲜,此刻或仰靠,或正襟危坐,正在一片曲乐声中,觥筹交错。

  许是为了看清鬼苗们,贵女们面前的白纱屏风已被提前撤去。

  一股蕴含着强大畏惧之力的人气,顷刻之间自正厅处朝厢房里的几只野鬼迎面扑来。众野鬼自觉地双膝跪地,行叩拜大礼,卑微而恭敬。

  阿稻跟着众鬼一起叩拜,心中却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即便此刻,她依然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丝毫不受这些贵人散发出来的畏惧之力的影响,但她却比任何时刻都要震惊。

  直面这些胤安贵人的畏惧之力比她想象的要更强大,然而,这一屋子贵人们的畏惧之力之总和,竟不及雾城雪夜里,遇到的那位隔着一道马车帷帘的贵人的十分之一!

  阿稻睫毛轻颤了下,不由微抬起眸,只是余光一及,瞳孔瞬间紧缩。

  此时此刻,她周围的野鬼们整个身子跪扑在地,深埋在鬼怪骨血里畏惧人类的世代宿命,让它们战战兢兢,敬畏又虔诚,卑微又羸弱。

  而那些贵人,他们正静静地看着眼前这群伏地叩首的野鬼,他们的眼神……

  阿稻偷偷看去。

  那些眼神......

  里面有冷漠,怜悯,鄙夷,傲慢,不屑,不耐,厌恶,无所谓……

  唯独没有平等视之……

  那眼神高高在上,如同看蝼蚁一般!

  它们就如同人类市井之中待卖待宰的牲口,供这些贵人们挑选把玩……

  阿稻心惊胆寒,这里就是胤安,她鼓足气力,离开雾城,前来寻求一方庇佑的胤安。

  临行前鬼孺的告诫犹在耳边,此时她已无心思索自己费尽心思置身此处的决定对错与否。

  既来之则安之,既已迈出一步,便是退不得了,那便往前迈下一步罢!

  只求,今日能寻得一位能给与自己庇佑的主人!

  正厅里,大皇子抬手示意角落的乐师停止演奏。

  乐曲声渐止。

  大皇子望着伏地而跪的数名野鬼,淡淡开口:“都起来吧。”

  野鬼们缓缓起身,都低垂着头,不敢直视贵人们。

  方才引路的小厮上前躬身朝大皇子揖了揖,一脸讨好道:“大殿下,这些便是擅侍读的野鬼,那小人开始了。”

  大皇子点头应允。

  那小厮走到野鬼们跟前,眼神不屑地厉声冲他们喝道:“都给我抬起头来,让贵人们瞧个清楚!”

  一张张野鬼的脸在贵人们面前显露出来,贵人们饶有兴趣地逐一打量,最终,所有贵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汇集到了一处。

  一声不耐的轻嗤声在厅内响起:“怎么回事,这等歪瓜裂枣的贱东西也混在里面?”坐在寒棠梨前方的青衣少年伸手直指阿稻的方向,一脸跋扈。

  此人正是寒棠梨的同胞嫡弟寒云过。

  阿稻脑中霎时炸起一道惊雷!

  那小厮吓得浑身一抖,立刻伏地求饶:“寒公子息怒,小人这就把它弄走!”

  小厮踉跄着起身,几步走到阿稻跟前,他刚要朝阿稻大吼,却听贵人席间传来另一个说话声。

  “且慢!”是刚才把自己弹飞出去的那个珞姓贵子。

  阿稻提起的心瞬间又拔高一节,她一动也不敢动。

  只见珞元之从塌间起身,缓步走到阿稻跟前,盯着她的脸细细打量,片刻,视线便定在阿稻的双眼上。

  珞元之发出一声惊叹:“相是俗相,不过这双眼……”他站直身子,无不遗憾道,“可惜啊可惜,一双妙目生错了脸。”

  阿稻心里“咯噔”一声,接着脑中突地闪过一道灵光。

  除了自己的法术跟字相关,自己这双眼睛也生得不错,如今引得此贵子注意,何不借此为契机,让他收了自己!

  看这位珞姓贵子言谈之间流露出来的神态,虽然刚才把自己当鼻屎一般弹飞出去,却不像是大恶苛责之人,兴许能从他那里得到庇佑……

  阿稻心里这般打算着,便决定自荐,只是她刚要开口,却听席间传来另一个接珞元之话的男声。

  “这还不简单,珞三公子若是看上了这双眼,挖下来便是。”大皇子一脸无所谓地道,“刚巧我府中新进了一批上等琉璃瓶,用来装盛这对眼珠子正合适,平日里无事拿出来观赏一二,也算一道风雅之事。”

  鬼怪于人类而言,不过卑贱玩乐之物,等同畜生,唯一与畜生不同之处,便是也有与人一般的意识。

  挖眼割舌这种人类付诸于鬼怪身上的残忍之事,不过是极其寻常的一种娱乐助兴手段罢了。

  所以大皇子此话一出,众贵人并未觉得惊讶或不妥。

  大皇子说完此话,已示意小厮将阿稻的眼睛挖下来。

  珞元之眉头微蹙,面上依然带着春风般的笑意,出口阻拦道:“此举不可为。”

  “哦?”大皇子眸光闪动。

  珞元之道:“莲为人所赞赏,只因其生于淤泥而不染;美目为人所倾慕,却因其生于面以传神。若将莲养于瑶池,将美目盛于琉璃,却是观美不足,也失了原本的雅意。”

  “噗……”一直在榻席上不发一言的盛水羽突然发出一声突兀的笑,笑中带着十分明显的讥讽之意。

  他眸光阴冷如蛇般地直勾勾地看向珞元之,慢声道:“珞三公子好风雅,不愧是胤安赏美第一人,但今日本公子就想当一回俗人,”他边说边转头看向阿稻,轻声慢语道,“大殿下府中的琉璃瓶既然珞三公子不要,不如送我好了,至于这个生了双美目的野鬼,我也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