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这个鬼苗,公子要了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2128 2020.06.01 10:12

  阿稻在确认阿蛮仅受了点轻伤之后,心下一松,两人相视一笑。

  这时,一名小厮行色匆忙地跑进来,朝襄玉及其他贵子叩首问安后,便凑到陶翁跟前,低声说了句什么,陶翁听到一半,面露异色,目光在不远处的阿稻身上打了个转。

  阿稻心中咯噔一响,看那陶翁瞧自己的神色,猜测自己偷混进择苗会的事情估计暴露了。

  果不其然,待那小厮刚离开,陶翁便揖手朝襄玉与其他贵人道:“玉公子,各位贵人,今日择苗会,有一野鬼混入,待下官调查清楚后,再给玉公子和贵人们一个交代。”

  陶翁说完,便示意一慑鬼师控制住阿稻。

  那慑鬼师走近阿稻,刚伸出手要去擒她,厅内却传来一声轻咳,慑鬼师手上动作一顿,循声望去,却见襄玉身后的一名幕僚正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慑鬼师和陶翁见此,均是一愣。

  陶翁常年执掌慑鬼院一应日常事务,接待权贵无数,自是深谙权贵场上的人情世故。襄玉幕僚的这一眼,他瞬间便已察觉出一丝不寻常的意味。

  当下,他朝那慑鬼师挥了挥手,示意他先退下。

  慑鬼师告退,临走时带走阿蛮。

  阿蛮离去时,边走边回头,一脸担忧地望向阿稻,阿稻朝她递了一个安心的眼神,阿蛮才不情不愿地跟着那慑鬼师离开。

  气氛越发紧张。

  大皇子为了打破沉寂,面带笑意地上前,朝上首处的襄玉恭敬唤道:“叔父今日怎突然有兴致来择苗会,可是也想挑一中意鬼侍?”

  阿稻脸上露出一丝意外,她对大皇子口中的这个称谓有些好奇,襄玉的年龄跟大皇子相近,但没想到辈分竟如此之高。

  再者,大皇子乃皇族中人,若论叔父这个辈分倒着一推算,难不成襄玉的长辈之中也有皇族中人?

  大皇子这一声刻意套近乎的唤法,襄玉显然不领情,他未有半分回应,就连视线也未朝大皇子多瞟上一眼。

  大皇子热脸贴了冷屁股,面上有些尴尬,只得识趣地学着身旁恭敬垂首的言文阙,也垂手静立一旁。

  襄玉神色依然慵懒,面目清雅,视线淡淡地飘向一身杀气还未敛尽的盛水羽身上。

  盛水羽此时的神态与先前已判若两人,很是规矩,比之前明显多了几分惶恐后怕,倒有些像刚做了顽劣之事,不小心被长辈抓包的孩童。

  “盛三公子,闹够了吗?”襄玉漫不经心的声音再次从上首处传来。

  盛水羽的身子顿时一僵,脸色很是难看,先前面上残留的张扬阴邪、恶毒之色,也随着这句话彻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只有乖顺。

  “闹够了就该回你的盛府了,不然令兄又要来我玉扰院要人。”襄玉脸上的笑容依然散漫,看在盛水羽眼里,却霎那间有如坠冰窟之感,他原本就白皙的脸色越发苍白。

  阿稻注意到当襄玉口中吐出“令兄”二字的时候,盛水羽身子明显剧烈地抖了一抖,又见他缓缓起身,朝襄玉躬身,神色间越发恭顺:“玉公子说的是,在下也刚打算回府。”

  在场的所有人看着如同变了一个人、温顺如乖兔的盛水羽,只差没惊掉下巴,这还是方才那个以残暴虐杀鬼怪为乐的盛族三公子么?

  市井有传言,胤安只有二人能治住盛三公子,一人是襄玉,另一位是盛水羽的胞兄之一的盛二公子,现任职正三品大鸿胪的盛无郁。

  今日见此情形,众人心想那传言多半非虚。

  盛水羽此时已无心再多留,他心头正憋着一股闷气,朝襄玉行礼后便要告退“被迫”离开,临走前却不忘让手下的一名黄衣慑鬼师带走阿稻。

  只是在那黄衣慑鬼师触碰到阿稻衣袖的一瞬间,一道凌厉的白光从门外突然朝他面门袭来,因其迅速奇快,黄衣慑鬼师根本来不及反应,整个身子已被那道白光弹飞出去,下一刻,发出一声惨叫。

  阿稻神色蓦地一凝,紧盯着门外白光发出的方向,只见一身穿紫袍,腰系金色满月暗纹缎带,手握法器乌木剑的少年慑鬼师从屋梁上跃身而下。

  他在门口处先跪地叩首朝襄玉行大礼,后起身对在座的贵人们揖手以表尊重之意,下一刻,已隐身不见。

  这紫衣慑鬼师只一招就秒杀那黄衣慑鬼师,出招时的慑鬼术修为明显要高出许多,阿稻心里不由推测,难不成慑鬼师所穿慑鬼服的不同颜色,代表的是法术修为的不同阶?

  盛水羽面色变得阴郁起来,他看着门口紫衣慑鬼师消失的位置,强压下怒气:“玉公子,你这是何意?”虽是质问语气,但依然不敢有不恭敬之处。

  襄玉一副闲适模样,专心致志地摆弄着手中的青花瓷具,仿佛没听到他说话一般。

  盛水羽还要再言,狸奴已迈步走到他跟前,揖手行礼,笑眯眯道:“盛三公子,这个鬼苗,公子要了。”

  周围发出一阵惊愕声。

  这鬼苗何德何能,竟能被至尊至贵的玉公子看中,玉公子自出生以来,除了上古鬼怪狸奴以外,可是从未招新过其他鬼侍!

  盛水羽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脸色随之越发阴沉难看起来。

  阿稻此时也被这突入其来的消息惊到。

  尊贵如他,竟主动提出要收了自己!

  自己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此前阿稻在被那异化成蛇头鸟身的女鬼压于利爪下之时,她还大悲过甚,却不想眨眼的功夫,便天旋地转,换了运道了。

  自己来胤安不就是为求得一方庇佑么!

  她寻庇佑之心起于襄玉,竟不想自己能继续得其庇佑!

  自己不过一小小低等野鬼,此前她从未敢妄想过这种情形的发生,此番如此顺遂,顺遂到她不敢置信,唯恐自己是听错了。

  她竖起耳朵,越发认真地听下去。

  只听狸奴又开口道:“盛公子不会任性到要跟公子争一个鬼苗吧?”其中的警告之意已显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