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求血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2090 2020.06.15 10:35

  阿稻视线再移向鸾族,今日来了两名男子。

  一名看上去虽已入古稀,但双眼炯炯有神,精神矍铄,此时正端坐着独自饮酒,偶尔与身侧的贵人闲聊。

  另一名男子已近不惑之年,此时正举杯跟周围的贵人们闲谈着,一看便十分擅长寒暄之道,在其中尤其游刃有余。

  他身穿元宝纹朱红绸衫,腰间系一条晃得人眼花的金色锦缎腰带,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金气,准确的说是财大气粗的富贵气。

  但虽富贵却不鄙俗,与那些身无官爵的商贾完全不同,他富贵气中带着氏族子弟与生俱来的贵气,两种气息匀称地自他身上散发出来,十分自然。

  阿稻视线转向最末尾的殷族,一瞬间就看到两股熟悉的身影,竟是紫衣慑鬼师殷恒和见隼。

  只是,殷恒已不同于此前两次她见到的那般,总是隐于人后,默默地守护襄玉。

  此时的他,同其他贵人们一起,端坐于前排榻间,已换下那身慑鬼师紫衫,穿上了代表他胤安氏族贵子身份的锦衣,腰间也不再是慑鬼师独有的金色满月暗纹缎带,换上了一条黑底白金线绣云雷纹的腰带。

  只见他执杯与坐在他侧旁的鸾凤安对饮,原本严谨的神色此刻轻松不上,还挂上了开朗舒畅的笑意,那笑意阳光大方,让人一见就心情舒畅。

  而见隼就站在他的身后。

  见隼额头的鬼侍纹乃一株睡莲,原来是殷族所有,见隼是殷恒的鬼侍,而殷恒是公子的慑鬼师,如此一来,见隼经常出现在襄府,替襄府做事,便不足为奇了。

  殷恒……

  珞子安此前说过殷恒是氏族贵子,却不想其姓“殷”乃殷氏一族之“殷”。

  席间气氛愈盛。

  阿稻肚子咕咕叫了两声,她的视线不由地飘向贵人们面前几上的各色菜肴,肚子里的馋虫已然被勾了出来。

  阿稻突然有些想吃在雾城时炙河之中的小黄鱼……

  这时,紧邻襄玉下首处的襄氏一族的座位上,缓缓走出一人,正是襄复。

  襄复本是襄族的旁系嫡支子弟,但襄族嫡出一脉因世咒人丁不旺,是以襄黔当年在成为族长后,便将襄复过继到其父名下,成为地位仅次于襄玉和襄黔之下的襄族二族长。

  因襄玉不爱闲谈,且身份太过尊贵,曲高和寡,贵人们都自觉地不敢太过叨扰于他,今日襄族族长襄黔又未前来,是以襄复便成了他们今夜巴结的对象。

  襄复神色严凛,一身正义之气,在席间,他倨傲容色尽显,毫不掩饰,通身的贵气更是浓郁厚重,无形中逼得随主人一同前来的一些法力浅薄的鬼侍或门生鬼都对他敬而远之。

  襄复走到正中位置,抬头看向襄玉时,脸上倨傲神色顿时荡然无存,只剩恭敬谦卑,他双手高举杯盏,朝襄玉躬身,言辞恳切庄重道:“恭喜公子再得破解我襄氏一族世咒的祭品!待世咒一破,我襄族定能重现当年盛况!”

  此言一出,贵人们纷纷起身,举杯躬身同声恭贺。

  阿稻那双灵动的双眸眨了眨。

  原来如此,今夜这场舟船宴,仅有襄族一派参与,竟是为了庆贺得了她这个祭品。

  突然间,阿稻感觉一道视线徐徐看向自己。

  是上首处的襄玉。

  阿稻福至心灵,提步走到众贵人面前,行躬身之礼,恭敬道:“参见各位贵人!”

  贵人们纷纷打量起阿稻,见她虽容貌平庸,但行止张弛有度,神色不卑不亢,虽是出身于鬼田乡此等肮脏之地的低贱野鬼,却不似传言中的那般粗鄙。

  襄复面露满意之色:“虽是只粗鄙野鬼,这胤安的规矩倒是学得快,不过你既被公子认领,有幸随侍公子身侧,这礼修之道,你还需继续精进,莫污了公子的名!”

  “是!”阿稻再次躬身,恭敬应道,心头微吁出一口气。

  多亏昨日被珞二公子训诫了一番,若今日在众贵人跟前,自己犯了昨日那等错处,便真就如那襄复所言,污公子的名了。

  阿稻内心不由感激起珞子安来。

  “公子,下官有一惑,还望公子解答。”寒族中一人突然站出来。

  此人已入不惑之年,眼神锐利,隐带寒气,眉宇间写满了野心勃勃,周身的贵气少有的强大且极具侵略性。

  此人是寒氏一族的族长寒韬,也是寒棠梨的生父。

  襄玉视线淡淡扫向寒韬:“寒族长请说。”

  寒韬看向阿稻:“此野鬼既是破解世咒的祭品,那定是身负始祖之血了?”

  “不错。”

  “据下官所知,公子是在数日前的择苗会上相中此鬼,在那之前,公子从未见过它。”言下之意,就是对阿稻是否真的身负始祖之血一事心存疑虑。

  一声轻笑从贵人中传出,珞子安开口道:“寒族长,你这是在质疑公子可能错认祭品?”

  寒韬眸光一沉,深深地看了珞子安一眼,朝上首处的襄玉揖手道:“公子明鉴,下官并非在质疑公子,只是破解世咒一事,关乎我襄族一派未来生死存亡,马虎不得,还请公子体恤我等忠心追随襄族的一众大小氏族的苦心!”

  本是他一人之惑,转眼间就成了追随襄族的众氏族之惑。

  追随襄族,是襄族一派各大氏族奉上了各自的身家性命,稍有差池,便会成为敌对派系皇氏一族针对的对象,随时有全族覆灭之危。

  襄族兴,襄族一派各大氏族兴,襄族衰,后者自也衰。

  而襄族兴衰与世咒能否破除息息相关,寒韬的此番话,尚在情理。

  他问出了在座其他氏族想问却不敢轻易问的问题。

  上首处半晌没有回应,众贵人暗中交换眼色,皆不敢有下一步动作。

  有眼色的小厮当即叫停乐师,室内瞬间陷入一片寂静。

  “那你想如何?”襄玉清冷慵懒的音色中多了丝玩味。

  寒韬眸中精光一闪:“人、鬼两界皆知,身负始祖之血的鬼怪,不惧人类的畏惧之力,若鬼怪喝上一滴始祖之血,便也能不惧人类,下官斗胆,请公子赐予我此祭品一滴血,待我将其喂入我鬼侍腹中……”

  寒韬话音还未落,珞子安突然讥讽道:“绕了半天,原来襄族长是想要始祖之血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