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公子有赏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2188 2020.06.24 20:48

  襄玉面色一凛,回过神来,他移开停在阿稻身上的目光,看向门口处。

  狸奴不知何时已站在那里,依旧是那副笑眯眯波澜不惊的模样,仿佛眼前这一刻他所看到的阿稻紧贴在襄玉怀中的情形,是再正常不过之事。

  阿稻感觉自己手腕上一松,她起身退开几步,站到了一旁。

  狸奴进来,走到襄玉面前,行完叩拜之礼后,对阿稻笑眯眯道:“你先下去吧,公子这边有我。”

  阿稻却没有像往常那样当即离开,她看向襄玉,欲言又止。

  似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阿稻蓦地双膝跪地,一脸郑重道:“若奴像月篱一样,修满驭字之术,公子可否赐奴一恩赏?”

  襄玉重新仰靠在榻间,他单手复撑着头,半晌,才听他缓缓应道:“你想要何恩赏?”

  “名字。”阿稻一字一顿道,眼中露出满满的期待之色。

  夜色渐沉。

  门口处,阿稻的身影离去。

  狸奴走近襄玉,看了看他额前已被汗水浸湿的发丝,轻声问道:“公子体内药力未尽,今夜可要召贵女前来侍寝?”

  襄玉默了默:“不用。”

  狸奴上前,开始手法熟练地替襄玉整理衣袍和头发:“公子今日辛苦了,可要奴伺候您休息片刻?”

  “尚无睡意。”

  舟船之外,阿稻重新上岸,脸上布满了欢喜。

  身为一个祭品的职责到底为何,这个困扰她数天的问题,终于从公子口中得到了答案。

  再没有比这更高兴的事情了!

  阿稻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脚下的步子越发轻盈起来。

  她掩在长袖中那只被襄玉刚才紧握住的手腕,此时依然有火辣辣的疼痛感源源不断地清晰传来,她看了眼自己手腕处,不由地停下脚步。

  不过,比起平常,公子今晚言行微微有些奇怪,想来应是那五石散所致。

  想起在林中遇到的殷恒,阿稻心里又道,服用了五石散后的贵子们,都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但贵人们还是乐此不疲。

  人类的消遣方式当真是奇怪。

  阿稻不禁回头朝襄玉方才所在的舟船小室方向望去。

  小室内临窗的位置,两扇窗户恰巧在此时从里面被推开,阿稻看到狸奴的身影从窗前一晃而过,接着襄玉的身影便出现在大开的窗户旁。

  他披着半开的白玉色道袍,一脸闲逸慵懒地看向岸边。

  两人的视线遥遥交汇。

  月色掩映之下,两人的面目在彼此眼中,都显得模糊而遥远。

  襄玉脸上的醺红已褪去不少,周身燥热之感也已消失,五石散效力已尽,他恢复如常。

  看着如被逮到偷腥的猫般飞快跑远的阿稻的背影,襄玉突然出声道:“她不通情爱。”

  狸奴愣了愣:“那就是还需些时日了。”

  襄玉默认。

  狸奴念头一转,想起一事:“夜里赏月宴上发生了一事,需禀告公子。”

  顿了顿,又道:“与殷大公子有关。”

  ……

  胤安城内。

  十分气派的的盛府大门外,一队车马从远处快速行来。

  马车在门前停下,前后两辆华贵的马车上分别走下从舟船宴上归来的盛无郁和盛水羽。

  府邸大门从里外打开,一名看门小厮步履极快地迎出来。

  盛无郁与盛水羽在门口道别,盛无郁回到自己院落,刚换下一身衣裳,就有小厮前来。

  “二公子,族长有请。”

  盛无郁跟着小厮出了房间,朝另一处院落走去。

  片刻,小厮引盛无郁进入一光线暗淡的室内,行礼退下。

  盛无郁十分熟稔地径自朝一旁的梨花木坐椅走去,刚要坐下,就听到背后传来一个低沉中隐含怒气的声音。

  “你今日又与襄玉立赌了?”身穿灰蓝色忍冬纹锦袍,长相威严,眼中盛满精光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他身后,是盛族族长盛焯槐。

  “是,父亲。”盛无郁朝盛焯槐躬身行礼,“三个月内杀死他的祭品,这便是我们定下的新赌约。”

  盛焯槐冷冷地看着他:“若三个月内,你没能杀死那祭品,你待如何?”

  “我自有打算。”

  盛焯槐发出一声冷笑:“打算?你能有什么打算?”

  他眼神倏然变得阴鸷,大发雷霆道:“简直胡闹!平日里你荒唐,惹是生非,与他小打小闹便罢了,不成器的东西,你当我不知今日你做了什么!”

  “你闯到他们宴会上,当着一众人向襄玉允诺若三个月内杀不死祭品,你甚至整个皇族一派都不会再动那祭品!此事涉及朝堂纷争,谁给你的权利和脸面,擅自做主应允此等承诺?!”

  面对父亲的雷霆之怒,盛无郁眼中不见丝毫波动,他坐上梨花木坐椅,声色暗哑道:“父亲,无论三个月后如何,我一人承担便是,与您、与皇族皆无关系,你又何须动怒?”

  他枯槁虚浮的面容之上,显露出一丝与之极为不协调的从容笃定,倒有几分君子之度。

  相隔盛府数里远的襄族舟船上,明灯依旧彻亮,不远处的岸边树林中,刚享受了一场五石散饕餮盛宴后的的贵族男子们,此刻都坐在凉亭处摆设的榻上休整。

  众人形容凌乱,衣衫不整,精疲力竭,面上都染上了一层倦怠之色。

  此前特意避开,前往绝境处赏月的贵女们,在赏完月色后,早已被马车安全送回胤安城内各族府邸。

  宴会进入尾声,气氛渐歇。

  小路入口方向,却有无数脚步声渐近……

  狸奴提着他的白玉羊角灯徐步而来,身后跟着一名襄府小厮,小厮的身后,还跟着一长串约莫有数十人,身着轻纱,体态轻盈妙曼,容姿出众的年轻美婢。

  小厮双手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盛放着五石散。

  原本松懈散漫的贵族男子们,此时不得不强打起几分精神,带着几分疑惑不解地看向狸奴。

  随侍贵子们左右的美婢们默契地纷纷退下。

  狸奴笑眯眯地朝在座的贵族行了行礼,然后走到形如一滩烂泥,正仰靠在榻上闭眼歇息的殷互跟前。

  狸奴朝殷互揖手,笑眯眯道:“殷大公子,公子有赏。”

  殷互今夜吸食了过多的五石散,此刻正处于飘飘欲仙之境,他依稀之间听到有人在唤自己,挣扎了许久,才强撑起身子,半睁开眼看向眼前站立在自己面前的一群人影。

  当对上狸奴笑眯眯的那双狸猫眼时,殷互思绪才清明了些,他有些迷茫地看看四周,见众人都正望着自己,这才彻底恢复了些神志。

  殷互被小厮搀扶着踉踉跄跄地站起身:“狸奴鬼侍找我何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