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偷窥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2067 2020.06.21 21:18

  “你可要小心了,莫步了那月篱的后尘,爱上你的祭主,不然……”

  阿稻脑中蓦地出现盛无郁对自己说的这句话。

  她扭头望向灯火更甚的凉亭方向,正悠悠传来的琵琶声渐止,随即琴声已起。

  凉亭处,又一小族的贵女主动献曲。

  琴音缓起,贵女眼波流转,以之诉情,娓娓和来。

  靡音渐转,贵人们酒酣耳热,渐入佳境。

  月下夜宴进入下一个环节。

  数名婢女上前,将贵女们带离席间,前往离护湖不远处的一处绝佳之地赏月。

  贵女们的身影刚消失,十几名身形纤柔,穿着薄纱的貌美婢女便鱼贯而来,侍候贵子们服下五石散。

  少顷,服用过五石散的贵子们眼神开始迷离。

  一名贵子率先起身,迫不及待地唤一美婢上前,在美婢的搀扶下朝一旁的茂密树林匆忙而去。

  其他贵子们皆纷纷离席,各自携一美婢隐入丛林各处。

  一时间,暗香浮动。

  并未随众的殷恒起身离席,回归护卫职责,前往舟船寻找已提前离席的襄玉。

  另一处,阿稻与见隼告别,前往贵人们聚集之地的凉亭而去,想要见识一番贵人们月下赏雅的盛况。

  此处离凉亭数百步的脚程,阿稻便想着绕开白纸灯笼引出的正路,转而抄近道从乱丛中直穿过去,只是她刚走到一半,附近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

  阿稻登时警觉起来,脚下步子一停,将自己完全隐于乱木丛中,然后小心地探出头,循声望去。

  穿过树木草丛层层叠叠的月色暗影,阿稻依稀能看见一男一女合抱在一起的身影。

  男子一脸痴醉,额头有细汗渗出,原本浑浊无神的双眼,透出浓烈的猥琐之气。

  是殷恒的庶堂弟殷互!

  阿稻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幕,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阿稻眼中充满了疑惑和迷茫。

  身后树丛传来一阵窸窣声,阿稻片刻停滞的沉思被打破,她急忙将身子往树丛里掩了掩,脚下却不小心突然一滑,整个身子眼看要摔下去,阿稻眼疾手快地扶住身旁的一根高高翘起的枯木枝,岂料那木枝根本无法承重,随着一声咔嚓脆响,刚握住的木枝已被她应声折断。

  这一声脆响,惊扰到不远处的那对男女,也让正在靠近的窸窣声倏然停止。

  接着,那窸窣声传来的方向,响起一阵快速离去的脚步声。

  阿稻正凝神细听,眼前的树丛被人猛地拨开,露出殷互的脸。

  阿稻连忙上前对其躬身行礼:“殷大公子。”

  殷互身上随意地披着一件外衫,面色阴沉地死盯着阿稻。

  阿稻行完礼,转身便打算溜了,却不想还是被殷互叫住。

  “你这低贱鬼怪,竟敢偷窥本公子,谁给你的胆子?”殷互口气森冷地问道。

  阿稻暗叫糟糕,一脸讨好地堆起笑,道:“奴岂敢偷窥殷大公子您,奴是不小心刚巧误闯至此,尚不知您也在这里,未能及时前来给您见礼,还望殷大公子恕罪。”

  殷互盯着阿稻垂下的脑门,一副卑微顺从的模样,发出冷笑:“好你个贱鬼,伶牙俐齿,还敢狡辩!”

  阿稻声色不动:“奴所言句句属实,还望殷大公子明察!”

  殷互顿了顿:“抬起头来。”

  阿稻听话地直起身,抬头看向殷互。

  殷互又恢复成那副萎靡不振的模样,他仿佛是想将阿稻的脸仔细看清一般,细细地盯着她好一阵瞧,然后才又道:“你要本公子饶了你也成,只要……你对我行几个叩拜大礼。”

  这普天之下,有资格受阿稻叩拜之礼的,仅襄玉一人。

  殷互提出这个要求,已是以下犯上。

  阿稻缓缓抬头,自黑暗中逐渐显现于光亮处的双眼,迅速冷下来。

  殷互见此,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面色顿然沉下来。

  一阵绿光突然闪过,狸奴提着发着莹白光芒的白玉羊角灯出现在他们面前。

  殷互面色猛然一变。

  狸奴朝殷互躬身行礼,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

  他看向阿稻,开口道:“公子已回到舟船之上,你且速速前去侍奉。”

  狸奴鬼侍出现得太是时候了,阿稻心中暗喜,连连道是,她朝殷互俯身行礼后闪身离去。

  狸奴目送阿稻的血红色法光消散,这才看向殷互:“殷大公子,若无其他事情,那奴也先告退了。”

  殷互愣了愣,还未回应,狸奴已闪身化作一道绿光消失不见。

  明面上在客气地向他问询,实则不过是场面上敷衍的虚礼。

  他好歹也是名望氏族的贵子,竟连两个鬼怪都给他下脸子看。

  殷互双手紧握成拳。

  他想起在舟船上自己与父亲殷邈对襄复热脸贴冷pi gu,襄复却对殷恒器重有加的情形,心下越发不甘。

  美婢伸出一双藕臂缠上殷互的脖颈。

  “殷公子……”娇滴滴的一声轻唤在殷互耳边荡起。

  殷互心头一颤,暂时将烦心事压下,伸手一把将那美人按在地下……

  密林夜,灯笼火,月上头。

  远处,泛着粼粼波光的湖面静若死潭,靠岸处悬挂着橘红光素白灯笼的舟船之上,襄玉独自一人在靠近船头的一间小室内,正闭目养神。

举报

作者感言

夏蝉公子听

夏蝉公子听

因为涉及到敏感情节和词汇,本章已删除简化大量词汇语句。

2020-06-21 21:1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