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稚族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2369 2020.06.29 19:41

  今日入四月,初夏将至。

  狸奴心里不由想道,从今日起,他又可以轻松一阵了。

  毕竟,这是多年来的惯例。

  狸奴眉眼弯起的弧度更甚,眼中闪过一道惬意的光亮。

  午后,树荫缝隙的道道微光,投影在青石城墙的一张白鹿纸告示之上,纸面正中处,清韵秀雅中透着遒劲的“募鬼令”三个大字,在一片或明或暗的光影之间,尤其醒目。

  胤安的老百姓们围在告示前,对着告示上的内容指指点点,尽管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态度,但谈论的热情丝毫不减。

  “玉公子今年果然又放出告示了,他对这件事还真是乐此不疲。”

  “也不知今年是哪几只鬼怪要倒霉。”

  “这胤安城内的贵人们消遣玩乐的方式,还真是残忍,连玉公子都免不了俗。”

  “有什么残忍的,那些鬼怪,天生的低贱之物,能有幸被玉公子用来消遣,那是它们鬼苗田梗上冒青烟了!”

  “我可听说了,据说那些鬼怪一旦入了玉公子的玉扰院,便要经受七七四十九道酷刑,最终只能剩下一个有命活到最后的。”

  “其他没能熬下来的鬼怪,岂不都死了?”

  “或许吧,谁知道呢……”

  “可话说回来,到底残忍与否,你我又怎能知晓?毕竟我们未有机会亲眼见到,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咱们听说的,或许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

  “就是,若真如你们所说的那样,为何每年这一天,总还是有一批鬼怪,削尖了脑袋想要入那玉扰院呢?”

  “那还不是因为玉公子他………”说话那人突然一顿,刻意压低声音,神秘地道,“你们莫不是忘了,有传言玉公子是这世间不借用慑鬼法术、鬼侍之契等任何外力,仅凭借自身贵气,便能徒手驭鬼的唯一一个人类,就连当今圣上都比不得!”

  另一个声音也附和道:“我也听说过玉公子徒手驭鬼一事,但却不知真假,毕竟不管是我们这些平民还是那些贵人,都未曾真正见过玉公子徒手驭鬼。”

  “玉公子活了可有六百多年了,可这么多年都未曾传出他有过徒手驭鬼之事,此说法恐怕不实。”

  ……

  就在众人滔滔不绝地谈论着由襄玉发出的这道“募鬼令”引出的各种有关他的八卦秘事之时,他们口中那些一入玉扰院便注定结局凄惨的鬼怪们,此刻正蜂拥而至地围在襄府大门前,争抢着寥寥无几的几个进入玉扰院的名额。

  而出门前往大理寺的阿稻与殷恒,此时刚抵达大理寺,两人却在大门前被侍卫拦下。

  守门侍卫告知二人,鸾大人此时正在前往慑鬼院的路上,殷恒和阿稻商量了一番,决定改道前往慑鬼院与鸾大人碰头。

  当他们抵达慑鬼院时,从慑鬼院小厮口中打听到鸾大人果然正在慑鬼院内,殷恒说明来意,小厮前去禀报后,便带着两人前往鸾大人所在的慑鬼院藏书阁。

  三人快步走在慑鬼院内蜿蜒曲折的回廊上,在拐角的位置,前方突然冲出三名少年,刚巧与走在最前头的殷恒撞了个正着,尽管殷恒反应迅速,但依然未能完全躲开,对方的脑袋硬邦邦地直接撞上殷恒下意识抬高的乌木剑剑柄上。

  伴随着一声痛叫,对方张口破骂:“哪个不长眼的,不要命了!”

  阿稻打量对方,三个少年周身古香缎,束金冠,腰间挂着数个香囊、玉坠子等物,实足的胤安贵子打扮。

  对方也在看阿稻和殷恒。

  尤其是被撞的那名身穿枣红锦袍的贵子,正双眼充满戾气死盯着殷恒。

  “我当是谁如此莽撞没眼色呢,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殷二公子。”他一脸嘲讽,不屑地开口,故意咬重“大名鼎鼎”四个字。

  给殷恒和阿稻引路的慑鬼院小厮见状,连忙上前打圆场:“廊道狭窄,贵人们还请小心看路。”

  枣红锦袍贵子冷眼瞪向小厮,厉声道:“卑贱奴仆,问你话了吗?滚开!”

  小厮吓得浑身一抖,立刻退到一旁。

  枣红锦袍贵子重新看向殷恒,阴阳怪气道:“殷二公子,你是不是该给本公子道个歉?”

  殷恒毫不在意地淡淡一笑,他上前一步,行平礼,从容道:“抱歉,是在下莽撞,还请三位公子勿怪。”

  三名贵子见此,先是一愣,随后皆捧腹大笑起来。

  另一贵子开口道:“殷二公子果然识时务,不愧是你们稚族之光,先是从庶出的位置爬上嫡出之位,接着又攀附上玉公子这等尖尖儿上的人物,这眼力劲果真是寻常人难及的,能屈能伸,真小人也!”

  又一贵子道:“想你稚族不过区区一小族,单靠你一个庶出之子,便能在各大氏族中占一席之地,厉害!厉害!”

  三人继续狂笑。

  这些人说的话太过分了!

  阿稻一脸的忿忿不平。

  以她从前的性格,管他什么人鬼尊卑,恐怕早已出手直接将这三人的话驳斥回去,可她如今却不能了,因为她已是祭品,身上挂着公子的招牌,不能随意给公子惹祸蒙羞。

  殷恒看了看身旁双拳紧握正极力忍耐着不出头的阿稻,面上滑过一丝暖意,他轻轻扯了扯阿稻的衣袖,眼神示意她离开,两人刚要绕道而去,却被那枣红锦袍贵子拦住。

  殷恒身形一顿,眼中闪过一道冷芒,手中的乌木剑鞘鸣鸣作响。

  三名贵子看向那乌木剑先是一愣,随即有些紧张地飞快跳开几步。

  枣红锦袍贵子脸上出现恼怒之色,大声挑衅道:“殷恒,我劝你别太猖狂,别以为靠你那把破剑就能怎么着!就算你跟仇公子一样,修到了隐士阶又如何,凭你这小族的门第出身,还是个庶子,撑破了天也就只配作玉公子身边的一条看门狗!”

  阿稻听完此话,很是吃惊地看向殷恒。

  她对人类的嫡庶、大小族之争无甚了解,但却对法术相关之事十分敏锐。

  鬼孺告诉过她,当今世间,慑鬼术最高阶“隐士”的修成者少之又少,总共不超过两人,其中一人便是那贵子口中的仇公子,慑鬼院的最高执权统领者,仇族族长仇满千的养子仇凌霜。

  只是没想到,这另一人竟是眼前这个一直行事低调的紫衫少年。

  怪不得除了殷恒,她再也没见过其他慑鬼师穿紫色,原来竟然无人能穿。

  怪不得殷恒能驱使胤安第一鬼侍见隼,成为其主人,原来如此。

  真是深藏不露!

  不过仔细一想,公子何许人也,身边跟一个这样的高手,倒也无需大惊小怪。

  只是那些人这般折辱殷恒,不就是不把公子放在眼里么?

  殷恒的私事她管不得,可跟公子有关的事,她是管定了!

  阿稻当即双手叉腰,摆开打嘴仗的架势,正打算怼回去,却听到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从身后传来。

  “是谁拎着我大哥的招牌在这大放厥词,胡乱压人?”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穿杏黄色衣衫,头绾双鬟髻,长相普通的圆脸少女正踩着小碎步款款而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