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 探荀府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2446 2020.07.02 18:15

  “舞姬莫名消失,她很是害怕,认为是及笄礼不详所致。”鸾昶叹气,“如此一来,我们便无从得知那篱落簪的真假了。”

  阿稻微怔,不禁想起此前在及笄礼上初见荀二小姐时的情景。

  那样一个美艳似骄阳,骨子里透着傲气的女子,实在不像是鸾昶口中所述的如此胆小之人。

  阿稻突发奇想,有没有可能,荀二小姐其实根本就是在说谎?

  她立马问鸾昶:“那些及笄礼上所用物品被毁后的灰烬,大人可曾确认过?”

  鸾昶愕然地看向阿稻,凝眉沉思起来。

  ……

  玉扰院内,襄玉靠在软塌之上,单手撑着头,闭眼假寐。

  襄黔独自步入书房,朝襄玉缓缓走去。

  侍奉于襄玉身侧的狸奴见状,迅速挥退屋内正在忙碌的所有野生厉鬼,独留两人在书房中。

  襄黔在襄玉侧旁跪膝而坐,他看了襄玉一眼,抬手去拿面前桌案上的玉脚琉璃茶杯,又提起急须往杯中注茶。

  茶水倾泻而下的潺潺之声,在寂静的空气中晕出一圈圈清润的回响。

  襄玉缓缓睁开眼。

  “那边一直未有动静,这次应该不是他们所为。”襄黔难道正经地开口道。

  那边,自是指皇族一派的众氏族。

  襄玉伸手从桌案上也拿过一个空茶杯,并未接话。

  襄黔吹着茶水上方浮动的几片舒展开的茶叶,又道:“此事后,你认为她的驭字之术会提升到何种程度?”说着看向襄玉。

  襄玉从襄黔手中接过急须,兀自斟完茶后,才看向襄黔,懒懒一笑:“无论如何,我们要的,终归只会是那一个结果,父亲又何必心急。”

  襄黔一笑:“也罢,你心中有数便好。”说完,仰头一口气饮干杯中茶水。

  与襄府相隔数条街道的荀府府邸内院一室,纱幔纷飞,花鸟纹屏风展开,屏风内木盆中水汽氤氲,一婢女拎着一篮子玫瑰花瓣走近木盆,将花瓣均匀铺洒在水面之上,室内渐渐生出一股玫瑰清香之气。

  又一名婢女携一身着鹅黄色薄纱美人缓缓走入屏风之内,美人明眸皓齿,长相艳丽似骄阳,正是几日前刚行完及笄礼的荀府二小姐荀玉瑟。

  荀玉瑟衣衫尽褪,被婢女搀扶着步入木盆之中,待其身体没入水中后,便挥手屏退众婢。

  待婢女离去,荀玉瑟缓缓闭上眼睛,很是享受地深吸了口气。

  放置在不远位置的荀玉瑟鹅黄色衣衫某处,此刻发出一抹极淡的红光,若仔细看去,便能瞧见发出红光之物,是很难与鹅黄色衣物分辨开的,半个指甲壳大小的一颗杏花花屑。

  待那花屑红光尽去,便漂浮上升至半空,然后飞向屏风的另一边,荀玉瑟的闺房主间内,开始在各个角落东钻西窜,似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屏风内的荀玉瑟此时已睁开眼,丝毫未察觉到任何异样,她朝外间轻唤了一声“来人”。

  很快门房从外面被推开,一名婢女走了进来,那颗四处钻窜的杏花花屑借机在那道房门再次合上之前,透过门缝隙飞了出去。

  杏花花屑一路飘飞,最后在一处无人的假山僻静处停下,一道红光闪现,转眼这花屑就变回了阿稻的模样。

  阿稻望了眼刚才停留过的荀玉瑟闺房方向,心里开始思索着。

  闺房各处她都找过了,并未发现篱落簪的踪影,如此一来,只能扩大范围,对荀府各处逐一搜索了。

  “咕咕咕~”肚子里突然传出几声叫,阿稻隔着衣衫摸了摸发瘪的肚皮,心道还是先去找点吃的填饱肚子再说。

  荀府跟襄府一样,都是胤安权贵之家,但到底比不得襄府这个胤安第一氏族的派头,对于已将比荀府大出数倍的襄府府邸房屋构造已摸清的阿稻而言,找到荀府的厨房简直是小菜一碟。

  当阿稻站在厨房外闻着淡淡飘来的食物香时,心中好不雀跃。

  此时府中无论贵人还是小厮婢女都刚用过膳食,厨房内一时无一人,阿稻提步推开门走了进去。

  厨房内,数种食材整齐有序地堆放着,随处可见,看得阿稻眼花缭乱,房内四处还残留着各种食物香气,阿稻不禁贪婪地使劲吸了吸鼻子。

  但她没有马上动手,因为她不是什么都吃的。

  对于鬼怪而言,它们在肉食上的食用习性跟人类完全相反,人类都是吃熟肉食,但鬼怪只吃生肉食,若鬼怪沾了一丁点的熟肉,便会如同人类吃了生肉一般,腹痛拉肚甚至生病。

  阿稻将厨房里的食物快速浏览了一圈,竟有了意外之喜。

  小黄鱼!

  这些小黄鱼上裹着一些人类惯用的数种佐料,阿稻试探地轻咬了一口。

  是生的!

  阿稻顿时激动不已,当即捧起一大碗的生拌小黄鱼,就地蹲坐,将一整碗统统干入腹中。

  半柱香的功夫过去,阿稻已挺着鼓囊囊的肚皮躺在厨房地上,嘴里打着一个接一个的饱嗝,脑中在这一刻只萦绕着一个念头。

  从来不知道,加入了人类的佐料的生拌小黄鱼竟如此美味。

  饱腹稍歇之后,阿稻开始在整个荀府搜寻篱落簪的下落。

  她虽跟其他鬼怪一样也身带鬼气,但因身体里的始祖厉鬼之血的缘故,她的鬼气在对方不特别注意的情况下,很容易便会被自动忽略掉,从而她会被对方潜意识当成人类。

  正是得益于这一点,让她在荀府内的行动方便很多。

  阿稻随意变身成荀府的婢女、小厮,亦或低等下仆、府中管事,甚至荀府的一些贵人模样,以此从中打探跟篱落簪下落有关的消息。

  阿稻偶尔也会直接动手搜寻篱落簪,但她需时刻提防不被荀府私养的慑鬼师和府中某位贵人撞上。

  几日这般下来,阿稻已将整个荀府搜索了个遍,但她唯一的收获,仅是每天夜里去厨房,总能吃到不同新口味的美味生拌小黄鱼。

  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至此,整个荀府,便只剩下最后一处未能探查——

  当日及笄礼毕后,荀玉瑟命人焚烧及笄礼所用之物后的灰烬。

  灰烬一般会被收捡到专用收放秽物之处,有专门的下仆看守并处置,阿稻曾几次试图靠近,但总因各种原因无法深入探查。

  今日,是最近的一车秽物被统一运出荀府的日子,而阿稻要调查的灰烬,就混在里面。

  为避人耳目,阿稻原本打算先跟随那秽物车出府,然后再查探,但好巧不巧地,今日那推车的下仆临时拉肚子,丢下车便奔去了茅厕,阿稻见四下无人,如此好的机会,怎忍错过,她当即头脑一热,心一横,便冲到了停放在襄府小道上的一车秽物前。

  阿稻嘴中飞快地默念口诀,待右手手心浮现出一个“簪”字,便将右手掌心置于秽物之上,开始进行查探确认。

  在漆黑浑浊污秽之中进行一番彻底的探寻后,阿稻收回了手。

  及笄礼上所用之物被烧后的灰烬里,毫无篱落簪的半点残余痕迹,这就意味着篱落簪果然如她猜测的那般,并未被毁掉。

  可是,这几日她在荀府上下并未找到篱落簪的半点踪迹。

  篱落簪到底去了何处,竟像完全凭空消失了一般?

  阿稻正想得入神,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少年的冷冷质问声:“你站在那里做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