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你的名字?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2069 2020.06.17 22:26

  一直旁观的贵人们低声窃窃私语:“看不出来,这寒族嫡二小姐平日里不怎么抛头露面,一番气度,竟也丝毫不逊色嫡大小姐。”

  寒族嫡二小姐指的自然是刚才说得寒韬哑口无言的寒玉,而嫡大小姐则是寒棠梨。

  寒棠梨的父亲与寒玉的父亲一母同胞,寒韬是家中最长,寒玉的父亲寒则水排行第三,是寒族的三族长。

  寒玉是寒则水嫡出独女,而寒棠梨乃寒韬嫡出独女,整个寒氏一族她们这一辈就她们两个娇女。

  寒棠梨与寒韬好巧不巧地将这个贵人的话尽数听进了耳朵里,寒棠梨面上依然一派贵女风范,但嘴角得体的笑意却突然变得僵硬。

  寒韬身为胤安第二大氏族族长,在胤安中,一直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这些年他高居太尉之位,谁不在他面前卑躬屈膝,奉承迎合,就是与之对立的皇族一派也对他敬畏忌惮几分。

  可唯独每每在襄族子弟,尤其是襄玉跟前,他总要低下身段。

  有些人,身板子硬挺久了,再弯下去,就难了,这弯下去的力道需要使几分,怎么个使法,在积威日益厚重的寒韬心里,越发模糊得分不出界限。

  今日提醒他看清该界限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一族中的晚辈。

  还是当着整个襄族派系的面。

  这着实丢脸!

  寒韬一张老脸越发挂不住,脸色因为气极已经有些铁青,他几步走到寒则水的跟前,低声愤然道:“三弟,该管管你女儿了,她今日所言,是在公然辱没我寒族门楣!”

  寒则水一脸的和善,打盹似地微点了点头,一副赞同寒韬所言的态度。

  只是那模样如同没睡醒一般,精神有些萎靡,半眯着眼,有些应付之态。

  寒韬最是受不了寒则水每次都摆出这副似睡似醒,两耳不闻窗外事,毫无作为的装死做派,却又奈何不了他。

  他只得愤愤然一甩长袖,闷哼了一声。

  一个浑厚响亮的苍老之声从一侧突然传来:“寒族乃百族簿上的胤安第二大氏族,这胤安之中,除了襄族,便是寒族最为尊贵。寒族长,你身为寒氏一族的一族之长,竟因求血而在尊卑一事上出如此纰漏,依老夫拙见,这才是真的辱没了你寒族立族数百年的招牌!”

  开口的是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虽已入古稀之,但那双浑浊的眼睛,却炯炯有神,此刻其中正闪过一道凛厉的精光,直直地射向寒韬。

  是鸾族的老族长鸾泾。

  寒韬脸上气郁之色更甚,他看着鸾泾,眼神微眯,其中隐泛寒光。

  气氛瞬间紧张停滞,一触即发。

  “哈哈哈哈~”一阵突兀的笑声打破沉寂。

  跟在鸾泾身侧那个身着元宝纹朱红绸衫,腰间系一条晃得人眼花的金色锦缎腰带,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富贵气的中年男人,鸾泾的嫡长子鸾凤安,笑着走到两人之间。

  鸾凤安一脸温和,口气轻快道:“寒族不愧是底蕴深厚的名门贵族,寒族长实在是劳苦功高啊,不光要劳心劳累地打理寒族上下事务,还要敦敦教导下面这些不听话的晚辈。不过,这寒族的嫡二小姐的亲爹都不急,寒族长你又何必着急呢?思虑过多,极为伤身,勿恼,勿恼啊!”

  寒韬斜了一眼鸾凤安,很快便转过头去,悠悠开口道:“谁人不知鸾公子你可是胤安出了名的大闲人,上有老下有小,都在帮你打理族中事务,你是诸事一身轻,我却没你那好命,不得不整日思虑!”寒韬脸上带着毫不遮掩的不屑。

  鸾凤安淡淡一笑,丝毫不在意寒韬对自己讥讽不屑的态度,他哈哈地应和着“那是自然”,又连带着打了几句笑语,很快气氛便被他缓和过来。

  好戏落幕,贵人们纷纷回身朝座位走去。

  不想此时,从上首处,突然传来襄玉漫不经心的一声询问。

  “你的名字?”

  原本准备回到座位的贵人们听到这声询问,纷纷停下脚步,看看襄玉,又看看被问者,寒族嫡二小姐寒玉。

  众人皆是一脸惊奇。

  要知道,襄玉可是从未对哪个女子产生过丝毫兴趣,更罔提在众人面前公然询问一个女子的名字了。

  这寒族嫡二小姐,刚才的一番表现,难不成竟入了襄玉公子的眼?倘若果真如此,这寒族嫡二小姐搞不好要富贵之上再加富贵,一跃龙门嫁入襄府了。

  可襄玉此前不是指定了寒族嫡大小姐寒棠梨为妻么?

  大家这么一品,便品出些其他味道来,厅下的无数道视线开始在襄玉、寒玉和寒棠梨身上暧昧地打转。

  一戏刚落幕,一戏又已开锣。

  胤安贵族们每日养尊处优,除了朝堂斗争之外,八卦贵子贵女之间的春花秋月、你情我爱便是另一大风尚,更何况此次八卦的中心人物还是胤安最尊贵的贵子,玉人般的玉公子。

  胤安贵族圈中,襄玉不管是外貌气度,还是身份地位,那是一个绝世风华,为众人叹为观止,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人物。

  不论过去或现在,依旧有无数身份尊贵的贵女被襄玉迷了心魂,不求名分地贴上去,但都从来得不到他的一个正眼。

  实打实的大八卦来袭,贵人们当即摆出一副等待好戏再次开场的看客模样。

  已隐没于贵人之中的寒棠梨,脸上的笑意再也绷不住了。

  寒玉显然也很吃惊襄玉突然对自己的这声问询,但她很快恢复镇定,迅速收起脸上的意外之色,恭敬地朝襄玉俯身拜道:“小女名一个单字‘玉’。”

  襄玉想了想,口中缓缓念道:“寒玉?”

  寒玉浅浅一笑,眼波流转,从容答道:“公子恕罪,并非小女有意取公子之名‘玉’字,实是小女自幼体弱多病,命里八字缺土,所以我母亲才为我取名为玉,以保我平安长大。”

  襄玉,寒玉,其名皆为“玉”。

  名讳相撞,实为下者对上者的不敬。

  这个寒族嫡二小姐,反应倒是出奇的快。

  不光人长得妩媚动人,还生了颗七窍玲珑心,

  阿稻不由地歪了歪脖子,仔细打量起近前这个亭亭玉立,身姿丰腴匀称的身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