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献美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2070 2020.06.22 22:37

  在月色辉映下,他全身都发着莹莹光泽,整个人如画中的谪仙,超凡脱俗,赏心悦目。

  他右手撑着额头,临窗而靠,白玉色道袍半开,胸口露出的肌肤如同美玉般,无半点瑕疵,墨发用一根白玉色丝带扎起,慵懒地垂在背后,因为服用了五石散,精致的脸上透着醺红。

  身旁案桌上的青鼎三脚茶炉中,冒着淡淡水汽,正在煮茶。

  襄玉眉头微蹙,此刻正在片刻休憩的梦中。

  梦里的他,长身而立,身处雪夜,不远处一个身着红衣,美得惊心动魄的灵动美人,正含着天真烂漫的笑,朝他跑过来。

  红衣美人跑至襄玉跟前,手慢慢抚上他精致的面庞,眼中含着一眼万年的痴迷与深情,嘴里甜腻地轻声唤道:“公子……”

  “赋雪……”红衣美人又唤道。

  襄玉喉咙滚动,双唇轻启……

  在他发出那声回应的瞬间,红衣美人突然张开血盆大口,用尖利的牙齿一口咬断他的脖颈,吞下他整颗头颅……

  睡梦中的襄玉猛地睁开双眼,被惊醒过来。

  青鼎三脚茶炉之上,正值茶水鼎沸,水汽翻腾之势。

  襄玉眼中终年不褪的如烟似雾之物迅速散去,一双如深井般的墨眸越发幽深,长年隐藏在其中的情绪泄露出些许。

  诧异,犹豫,深思………

  “鄙人携小女特地前来拜见公子,还请公子一见!”门口处突然传来一道突兀的参拜声。

  襄玉的神色瞬间归于平静,那层迷雾轻烟迅速聚拢,重新浮现在他的双眸之上,他眼中的所有情绪再次被掩盖了起来。

  他又成了那个谁也猜不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胤安第一贵子。

  襄玉收紧半开的道袍,看向门口,只见身着华服的一男一女两名贵人正在门口方向,对着自己伏地叩拜。

  “进来吧。”

  两名贵人谢恩,起身一前一后地走了进来。

  那男人年约四旬,着一身黑色锦袍。其身后的女子面容清纯娇俏可爱,带着贵女特有的高雅气质,身材却丰盈饱满,堪比风月场上的尤物,两种不同的风格集于一身,产生出一种矛盾纯粹之美,让人一眼看去,便难以移开目光。

  “何事?”襄玉揉揉眉心,口气带着几分刚初醒时的倦怠,视线却未移向二人。

  中年男人面露紧张,迈前一步,恭敬道:“公子,我等出自莫氏小族,长期得襄族庇佑,感激不尽,此时特来叨扰,是为感谢公子与襄族对我族的庇佑之恩。”

  他说着,便看向身旁的女子,女子当即一脸娇羞地迈步上前来。

  男人一脸讨好地看向襄玉,继续道:“这是小女浅画,若公子不嫌弃,还请公子笑纳!”

  襄玉闻言,依然维持着刚才初醒时的姿势,并未作半分应答。

  贵女浅画见此,含羞怯怯地主动开口道:“小女自小便仰慕公子,希望公子能给小女一个替家族报恩的机会,让小女呆在公子身边,小女愿不求名分,侍奉公子左右。”

  浅画走到襄玉跟前,以极其卑微的姿态蹲身于他的脚边,伸出那双白皙柔荑,轻轻扯动襄玉的一片衣角,娇声继续道:“公子此时身体定是有些难受了,浅画愿为公子纾解一二,公子可允?”

  正如这浅画所言,因为五石散的药力开始发作,襄玉此时全身正有些燥热难安,但尚还可控。

  襄玉终于正眼看向脚边的美人,见其眼中含情脉脉,楚楚动人,煞是勾人。

  中年男人见此,眼中闪过一抹兴奋之色。

  襄玉余光中突然瞥到门外闪过的一道暗影,他的目光从美人身上移过,看向桌案上已煮沸的茶水,开口命令道:“添茶。”

  面前的两人皆是一愣,随后中年男人似是意识到了什么,眼中突然迸射出狂喜的光芒,他冲浅画连连眼神示意。

  浅画会意,也欣喜不已,赶紧上前要去帮襄玉添茶。

  只是在她刚要伸手去取茶炉上正水势沸腾的银壶时,却听襄玉重复道:“添茶。”

  浅画伸出的手也在半空僵住,正打算躬身退离给两人留下相处机会的中年男人蓦地停下动作,两人均是不解地看向襄玉,见襄玉正看向门口方向,两人也不约而同地随着襄玉的视线向门口望去。

  门口角落黑暗处,缓缓走出一个身影,是跟狸奴打过照面准备前来侍奉襄玉的阿稻。

  阿稻伏地叩拜:“公子。”

  “身为祭品,躲在暗处偷懒,添茶倒水还要旁人代劳?”襄玉口气中含着几分不悦,说话气息隐隐有些不稳。

  阿稻心里不禁腹诽道,她这不是怕扰了公子的好事才刻意地躲起来的么。

  面上还是解释道:“公子恕罪,是奴的疏忽,奴这就为公子添茶。”

  阿稻起身,朝屋内的一对父女行躬身之礼,然后笑着看向浅画,只等浅画让出位置。

  浅画眼中露出失落之色,她轻咬着唇,恨恨地瞪了一眼阿稻,心不甘情不愿地朝旁边挪了两步。

  阿稻走近桌案,蹲下身,伸手拿起案上的一方厚布,将茶炉之上的银壶取下,而后将壶中茶水徐徐倒入玉瓷盅之中。

  茶水颜色透亮,香气清冽,房中很快传出淡淡的茶香味,抹淡了那贵女带出的脂粉味,空气霎时清新了许多。

  襄玉神色渐渐放松下来。

  阿稻将茶水双手奉到襄玉面前,襄玉接过,将茶水凑近鼻息间,先嗅其茶香,后才缓缓饮之。

  他的动作依旧优雅,却不似寻常那般从容,稍显出几分吃力,阿稻看着不禁一怔。

  饮完茶水后,襄玉将手中的玉瓷盅缓缓放下,半个身子都靠上坐榻,然后看向浅画:“你想替你的家族报恩?”

  浅画面上飞快浮起几朵红晕,羞涩回道:“是,公子。”

  “庇佑之恩?”

  “是。”

  襄玉追问道:“何以庇佑?”

  浅画一愣,显然未料到襄玉会突然问此种问题,她有些茫然无措地看向中年男人,想从他那里得到些许提示。

  中年男人刚想要暗示于她,襄玉的视线此时突然扫过来,男人顿时面上一僵,垂下头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