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及笄礼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2299 2020.06.27 22:08

  次日,阿稻醒来时,天色已大亮。

  她刚睁开眼,就看到狸奴那张笑眯眯的狸猫脸。

  “你没事吧?”狸奴笑着问道。

  阿稻依稀记得昨夜自己站在篱落院门前看院内的篱花树,后来心口突然一阵痛,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她点了点头回道:“我没事了,多谢狸奴鬼侍关心。”

  狸奴笑笑:“你昨夜走到了月篱的旧居,跟你的院落隔着一道墙,你刚来府中,加上夜里路看不清,才会错走到那处。”

  原来如此……

  难不怪自己昨夜看到那棵篱花树的时候,会想到月篱。

  “公子命你随我出府,去见见世面。”

  阿稻眼中霞光一现,一个鲤鱼打挺,猛地从床上跳起来,兴奋问道:“可是有益于我修习驭字之术?”

  狸奴一怔:“不是。”

  “你准备下,我们即刻出发。”说完便转身朝门外走去。

  阿稻不禁小声嘟囔,有什么世面好见的,又不能修习驭字之术。

  但她到底还是不敢在狸奴跟前放肆,一个翻身迅速下床,从衣橱中选了一件红色深衣换上,然后跟着狸奴出府而去。

  等他们到了一府邸外,看着门庭若市的大门前,来往客人衣着华贵,被逐一迎入府内时,阿稻才知道她今日跟狸奴前来,是替公子给荀族送贺礼。

  荀族族长荀举的嫡女荀玉瑟今日及笄,稍后便要在前来观礼的各大氏族面前行及笄礼。

  及笄礼本不兴大宴宾客,只请家族中亲眷数名,但胤安各大氏族有历来不论大事小事皆以大宴规格办之的风俗。

  阿稻跟在狸奴身后,一名提着贺礼的襄府小厮走在最后面,三人一同上前。

  荀族迎门的是两名男子,其中一人年约四旬,个头很高,束髻冠,身着艾绿色垂鳞暗纹素深衣,身材挺拔,眉宇间自带正直刚正之风,此人便是荀族族长荀举。

  站在荀举身侧的少年还未及冠,个头偏矮,刚及荀举的胸前,看上去略显羸弱,但气色健康,长着一张娃娃脸,带着几分稚气,不过他身上的绣曲水银丝边纹玄青色锦衣偏生将这稚气压下几分,加之此少年举手投足之间刻意做出一副老成之态,让稚气再减几分,整个人初看之下倒显出几分稳重大气。

  这个少年,是荀举的幼子荀广彦,今日及笄的是他的胞姐荀玉瑟。

  荀广彦最先看到狸奴一行人,他眉头几不可察地蹙了蹙。

  刚将一名客人迎进去的荀举也看到了他们,面上没有丝毫改变,维持着笑意迎上来:“是狸奴鬼侍啊,公子近来可还安好?”

  狸奴、阿稻和手提贺礼的襄府小厮朝荀举和荀广彦行完躬身之礼,狸奴才有礼地回道:“公子安好,多谢荀大人挂念,今次奴等前来,是得公子之令,特地贺荀二小姐及笄之喜。”

  荀举摸了摸不长不短的髭须,淡笑道:“公子尊贵,难得竟还记得鄙女今日及笄这等小事,本官替小女多谢公子抬爱!”神色不卑不亢。

  荀举伸手,引三人入府内:“诸位,里面请。”

  狸奴一行人弯腰致谢,朝门内走去。

  阿稻经过荀广彦身侧时,无意间一抬眸,刚巧跟荀广彦正打量自己的探究视线撞了个正着。

  两人俱是一愣。

  荀广彦立刻移开视线,高昂着头,一副不可一世的傲娇模样,但阿稻还是捕捉到他耳根处泛起微微的红。

  这人倒是有些意思。

  阿稻心里暗笑着,从荀广彦面前错身而过,随狸奴进入府门内。

  阿稻嘴角笑意还未敛尽,身旁的狸奴突然侧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那位荀小公子非池中之物。”

  阿稻生出好奇:“愿闻其详。”

  狸奴边走边解释着:“他是胤安有名的神童,从小便天赋异禀,对任何事物过目不忘,凭借此天赋,如今已精通不同领域的知识,学识极为渊博,胜过胤安城内许多鸿儒大家。”

  阿稻面露吃惊。

  果然人不可貌相。

  在荀府小厮的领路下,经过垂花门,绕过曲转回廊,狸奴一行人抵达荀府的祠堂之内。

  现场丝竹声绕梁,已有许多宾客,他们皆身着盛装,或坐或立,正在相互寒暄,气氛融洽,倒是比一般的宴会多了几分自在随意。

  这些人中,大部分非襄族一派。

  毕竟,荀族依附的是皇族。

  随他们一同前来的襄府小厮此时离开狸奴和阿稻,朝站立一旁的荀府小厮走去,两人交谈数句,那荀府小厮看了一眼襄府小厮手中捧着的贺礼,便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引襄府小厮朝门外走去。

  阿稻收回视线,好奇地四下打量起来。

  荀府的这个祠堂宽敞向阳,正前方供奉着祖宗神龛,上面刻有荀族历代族长及为荀氏一族的壮大立有大功的族人之名,看上去庄严肃静,两侧各燃着一盏越窑青釉提炉,炉内燃着上等檀香。两边各排列着几张紫檀木椅,木椅上各铺着一方锦缎软垫。

  阿稻视线移向宾客之中,她注意到有一些贵人带着鬼侍一同前来,这些鬼侍见到府上小厮或婢女,无一不对其行躬身之礼。

  果然,只有公子的鬼怪,才能被免除这些礼数。

  阿稻心中油然生出一股与有荣焉的自豪感,不自觉地越发挺直腰杆。

  一道探寻的目光突然落在阿稻的身上,她敏锐地看过去,只捕捉到人群中的角落处,一片匆匆离去的衣角。

  玄青色,曲水银丝边绣纹……

  是荀广彦。

  宾客中一阵骚动,一名气质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缓步走进来,身后跟着几名婢女和别府的侍卫。

  妇人头梳望仙九鬟髻,髻上别一龙蕊镶翡翠簪,身穿一件蹙金绣褙子,一袭素青色罗裙拖曳至地,举手抬足间隐显大气。

  屋内众人与妇人互相见礼后,妇人便被一荀族婢女引入正宾位落坐。

  正宾的人选一般是德才兼备有名望的笄者的长辈,此妇女出自百族簿上排名第五的氏族阜族的嫡系一脉,乃阜族族长阜义的胞妹阜筱柔,她的另一层身份是胤安第二大氏族盛族族长盛焯槐的正妻,也即是盛水羽和盛无郁和大皇子妃盛嫣然的生母。

  阜氏此等尊贵身份,担当正宾自然是绰绰有余。

  待阜氏落座后,厅内的其他客人皆停止闲谈,纷纷落座于观礼位。

  现场逐渐安静下来,荀举携同其正妻、荀族族长夫人玉氏也出现在门口,身后跟着荀广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