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立赌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2054 2020.06.19 16:34

  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应到这股凌厉凶猛的贵气,神色皆是一肃,看襄玉的眼神越发敬畏。

  狸奴不动声色地上前几步,将阿稻挡在了自己身后,隔绝开盛无郁的视线。

  盛无郁好不容易才稳住心神,脸色紧绷地再次看向襄玉。

  这就是襄玉的贵气,不过一个眼神,威力竟就如此巨大,他此前从未体验过。

  襄玉眼中的寒光敛去:“你特地泛舟追赶襄府的舟船至此,所为何事?”

  盛无郁神色一正,躬身郑重道:“请玉公子与我再立赌约!”

  襄玉撩了撩眼皮,嘴角泄出一丝讽刺:“这是你第几次与我立赌了?”

  盛无郁微愣:“第……三十次。”

  “你输了多少次?”襄玉口气懒懒地追问道。

  盛无郁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二十九次。”

  襄玉调整了一下自己仰靠在榻几上的姿势,对盛无郁露出一个兴趣寥寥的表情。

  对盛无郁而言,他与襄玉对赌,每赌必输,所以立赌的意义何在?

  盛无郁盯着襄玉,勾唇一笑,沉声道:“杀掉祭品,便是这一次你我之间的赌约!”

  杀掉……我?!阿稻难以置信!

  这是什么鬼玩意儿赌约?怎么他们两兄弟都不想让我好活,一个想把我折磨死,一个想立马杀死我!

  阿稻眼前突然闪过一个黑影,见隼已至她身前。

  他手速极快地从腰间取下檀木小弓弩,一念口诀,弓弩瞬间变成数倍之大,见隼右手上瞬现十支由鬼气凝成的法术弓箭,牢牢地对准盛无郁的方向,锋利的箭头处正冒着绿色的寒光。

  跟随盛族兄弟两人一同前来的数名慑鬼师,此时也亮出法器,围成弧形状,将盛无郁和盛水羽牢牢护在身后。

  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盛无郁看向一脸冷凝肃穆之色的见隼,轻笑一声,鼓掌叹道:“反应敏捷,忠心为主,不愧是胤安第一鬼侍!”

  原本正高度紧张正防备着盛无郁的阿稻听到此话,不由吃惊地看向见隼。

  “我为何要与你赌?”襄玉漫不经心的声音从上首处再次传来。

  盛无郁成竹在胸地一笑:“你若赌,我便只动它这三个月。”

  若不赌,那他便会一直想法子杀掉阿稻。

  襄玉略一思索:“到底是你,还是……你们?”

  你,自然是指盛无郁。

  你们,则是指盛无郁身后的盛氏一族,甚至整个皇族一派。

  盛无郁微怔,随即自胸腔发出一声沉沉的低笑。

  暗哑的声色,仿佛在不断催生他体内的腐朽,让他面目看起来越发枯槁狰狞。

  “不愧是玉公子,真是半点亏都吃不得。”他嘴角一咧,果断道,“赌期为三个月,赌注按照老规矩,还是输方答应赢方做任意一件事。”

  襄玉想了想,点头道:“成交。”

  盛水羽不失时机地插嘴:“玉公子,若我二哥这次赢了,祭品的尸身可归我所有?”

  襄玉沉默不答。

  盛无郁深深地看了盛水羽一眼,盛水羽对上他的眼神,吓得一哆嗦,像鸵鸟般迅速瑟缩起脑袋。

  阿稻心里滋味难明,她还没死呢,活生生地站在这里,怎么这会儿就讨论起自己的身后事了……

  盛无郁一行人很快告辞离去。

  早已忍不住的襄复,猛地一巴掌拍在几上,一脸气结之色,大声道:“就知道这群黄狼鼠是来给鸡拜年,没安什么好心!”

  “襄二族长息怒,他们特地跑来,与公子立下此等赌约,不过是急了罢了。”出声的是殷族之中,位置居于殷恒之下的一个中年人,长着两道宽刀眉,面容消瘦,嘴角的几道细纹让他看上去有几分刻薄之相,是殷族族长殷侯同父异母的庶兄殷邈。

  “就是就是,将来一旦公子用祭品破解了我们襄族的世咒,他们皇族一派必败无疑,到时候公子就真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坐在殷邈身后,殷邈的独嫡子殷互附和道。

  殷互还未及冠,一身锦衣华服,料子一看就价值不菲,从头到脚穿得极为周正,但他面色暗淡,浑浊无神的一双眼下,泛着乌青,瞧上去十分萎靡不振,言谈之间泄露出几分猥琐之气。

  襄复面露不满,视线轻蔑地扫了一眼殷互,神情倨傲质问道:“听你这话的意思,如今这胤安难道还有谁凌驾于公子之上?”

  被襄复这么一问,殷互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他吓得慌忙朝襄玉的方向伏地叩拜:“公子,我并非有意……”

  还未待殷互说完,襄复已不耐烦地一把将他从面前拽开,殷互整个伏地的身子被推滚开几步,顿时吓得噤了声。

  襄复绕过殷互,看也不再看他一眼,几步走到殷恒面前。

  坐在案几前的殷恒连忙起身,朝襄复躬身行礼。

  襄复肃然道:“殷恒,你长期跟在公子身边,之后三个月的赌期,务必要护好公子和祭品!”

  殷恒揖手:“襄二族长放心,卑职定会尽心竭力护公子和祭品周全!”

  襄复满意地点头。

  一旁依旧匍匐在地瑟瑟发抖的殷互偷瞄向不远处正与襄复交谈的殷恒的一处衣角,眼中染上浓浓的妒色和恨意。

  他暗中和不远处的殷邈交换眼色。

  弯月穿透浮动的云层,褪去朦胧,越显清幽。

  一路直下的巨型舟船在前行数个时辰后,终于在依傍着一片浓密树林的岸边停靠住,贵人们在小厮婢女的搀扶下,逐一下船登岸。

  慕白月色下,一片漆黑寂静的茂密丛中,一盏盏散发着不同颜色柔和光亮的白纸灯笼逐一被点燃。

  幽暗之间,华灯初上,柔光四溢,由近及远,灯光如同一条灵活窜动不断朝前移动的小蛇,正逐渐挑破黑暗,指引蔓延出一条通向神秘幽深的小径。

  原来此前有襄府小厮乘小舟先一步前来布置,所以待贵人们抵达时,才能及时呈现该美景。

  贵人们望着眼前别有一丝意趣的景致,无不惊叹称奇,他们命随侍的小厮女婢灭掉手中的灯盏,生怕坏了这明暗之间生出的雅兴。

  贵人们一前一后,沿着灯盏逐渐被点亮的方向,悠闲地迈着步子赏起夜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