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拜帖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2173 2020.06.18 20:54

  她如同一朵含苞待放的娇艳花骨朵,正散发着浓郁清香,只待有缘人将其采撷,此等内外皆出众的女子,可配得上公子否?

  阿稻心中不由生出这个疑问。

  一直仰靠在榻间上的襄玉身子突然动了,阿稻赶紧回神,垂首端立。

  襄玉身离榻间,缓缓起身,朝下首处走去,最后停在了寒玉面前。

  寒玉缓缓抬头,刚巧对上襄玉那双如烟似雾般的墨色深眸。

  一股淡茶香扑鼻而来,寒玉只觉心头蓦地一跳,脸颊不自觉地迅速染上一片烟霞,一双水眸波光闪动,媚色晕染流淌其中。

  狸奴手端一托盘,走到襄玉面前。

  “公子。”狸奴将托盘奉上。

  襄玉伸手,挑起放在托盘上的一方白玉色巾帕,递与寒玉:“止血吧。”

  寒玉愣了愣,受宠若惊地连连伏地叩谢,然后才态度恭敬地将巾帕接过。

  襄玉视线在她的脸上停留片刻,嘴角扬起一抹慵懒的笑意,转身又朝上首处走去。

  经过阿稻身旁时,他突然顿了顿脚步。

  襄玉扭头,淡淡地看了一眼姿态恭敬,头越发低下去的阿稻,然后又才提步继续前行。

  阿稻看着襄玉的背影,有些不解他的这一举动。

  下首处的寒玉将手中的巾帕徐徐展开。

  这是一方极其普通的帕子,由素娟制成,唯一的点缀之处,便是右下角由浅蓝色丝线绣出的数朵凌枝而立的篱花,针脚做工精细,栩栩如生,上面还隐有淡香,十分清淡素雅。

  寒玉抬头望向那抹清雅若谪仙的白玉色背影,眼中水色愈浓,不由地将巾帕越发紧攥在手心里。

  此时已回到屏风之后的寒棠梨,隔着朦胧的绿纱,正紧盯这一幕。

  她背脊挺直,坐姿优雅端庄,端得一副标准的贵女模样,一旁小厮奉上新盛的茶水,她伸手接过,轻抿了一口茶,原本还挂在嘴角的温婉笑意,顷刻间已消失殆尽,只剩冰霜。

  寒玉刚退下,一名襄族小厮就快步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张乌金色的拜帖,他绕开众人,走到狸奴跟前,将拜帖递交给狸奴,然后离去。

  狸奴拿着拜帖,走到襄玉跟前,将其呈上。

  襄玉伸手接过打开,看了一眼后,又将其合上,半晌,才懒懒开口道:“放他们进来。”

  狸奴领命后离去,不一会儿,便领着数人走了进来。

  襄族一派的贵人们已全部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就坐,见到狸奴身后的人时,众人的脸色除了诧异,还瞬间多了几分肃然和警惕。

  领头的男人身着一黑色锦衣,腰系镶有带血鸡心石的玉带,他形容枯槁,气息虚浮,面色暗黄,眼下还泛着青黑,面相暗透淫秽之气,一看就是长年累月淫浸在酒色之中,身子已被掏空大半,但从他面部轮廓还是能依稀看出,他的骨相极为秀挺。

  此人是家中排行第三的盛二公子盛无郁,盛水羽的二哥。

  他身后紧跟着的,正是前几日,在慑鬼院择苗会上主导一场虐杀鬼怪游戏的盛水羽。

  在阿稻看来,盛无郁和盛水羽兄弟二人,都散发着一种令人极为不适的气息。

  此时盛水羽正用阴冷如蛇瞳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站在襄玉身侧不远处的阿稻。

  阿稻显然也感觉到了这道极其不舒服的熟悉视线,此刻正在自己全身上下来回扫视,她警惕中带着几许嫌恶地瞪向盛水羽,刚好和盛水羽的视线在半空撞了个正着。

  盛水羽突然朝她勾起阴邪一笑,阿稻瞬间感觉浑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赶紧移开视线。

  盛族兄弟二人,朝襄玉行伏地叩拜大礼后,被小厮引入另设的榻席之间。

  盛氏一族是百族簿上胤安第三大氏族,座位列于寒族之下。

  阿稻此时嗅出另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她视线飞快地从在座的贵人们身上扫过,发现那些年轻俊朗的贵子们的脸色瞧着尤其不对劲,他们的眼神里带着不屑、防备、闪躲、恐惧甚至厌恶。

  而这些眼神不是投向盛水羽,却像是投向……

  盛无郁。

  阿稻脸上闪过浓浓的疑惑。

  盛无郁入座后,朝襄玉揖手道:“昨日听三弟说起,才知晓前几日慑鬼院发生之事,我这个三弟着实胆大妄为,竟敢觊觎玉公子的祭品,还出言顶撞您。”

  他的声音低哑虚无,中气不足,透着萧瑟枯败之气。

  “今日我特地领他前来,专程给您赔罪。”

  襄玉又恢复了先前仰靠在榻枕上的姿势,他看了盛无郁一眼,清冷精致的脸庞上,依旧是一副漫不经心的神色:“此事早已揭过,盛大人无需再议。”

  襄玉的这句回应,盛无郁脸上不见一丝意外,他笑着称是,眼光不由地转向站立在襄玉侧旁不远处的阿稻身上。

  盛无郁缓缓起身,朝阿稻走去,眼神肆无忌惮地开始打量她:“这便是玉公子刚收入府中的祭品吧,这双眼睛生得倒是不错,只可惜,与当年的月篱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

  阿稻一愣。

  又是月篱……

  仿佛自从自己成为公子的祭品后,总有人将自己与月篱作比较。

  盛无郁走近,视线停在阿稻微隆还未明显发育的胸脯上,他的嘴角勾起一丝带着淫荡之气的暧昧笑意:“谣传六百年前的月篱容姿堪比天人,生了一张似鬼似人的绝色之相,更得了玉公子您‘其美若篱落’的赞誉,彼时玉公子真是艳福不浅,羡煞了胤安的一众权贵,毕竟美人易觅,绝色难求啊。”

  说到此处,盛无郁有些挑剔地扫向阿稻那张平庸至极的脸。

  这张脸此刻充满了好奇,还有一知半解的迷惑之色。

  盛无郁突然心生一股恶趣味,他凑近阿稻,缓缓低声道:“你可要小心了,莫步了那厉鬼月篱的后尘,爱上你的祭主,不然……”

  “盛大人……”襄玉一声轻唤,蓦地打断了盛无郁对阿稻不怀好意的私语。

  盛无郁停下,看向襄玉,只见他周身矜贵高华,一张漫不经心的脸精致到极致,世间再也没有什么能与眼前此景相提并论。

  盛无郁的眼神逐渐变幻,出现痴迷之色。

  下一刻,襄玉那双幽深若一汪深井的墨色眼眸中,蓦地突现一道极其煞人的寒光。

  一股外泄而出的强大贵气瞬间朝盛无郁扑面而来,盛无郁只觉刹那间周身仿佛被无数把冰寒飞刀破身而入!

  他身子猛地一震,耳边嗡嗡作响,连连后退好几步,不自觉间已胆寒生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