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行礼,棋意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2348 2020.06.10 21:48

  阿稻眼中冷芒乍现,身体下意识地闪开,同时一脸警惕地瞪向珞子安。

  屋内陷入一阵诡异的安静,除了襄玉,其余人的目光都投向阿稻。

  珞子安手抓了个空,看着全身紧绷的阿稻,面露错愕,半晌才道:“脑子转得不快,身体倒挺机灵。”

  说完嘴角竟浮起一丝极淡的笑意。

  阿稻唯恐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她从珞子安的笑意里竟然看到了他对自己的三分认同。

  珞子安走到坐榻前坐下,拿眼角瞟了瞟已自行站立起来的阿稻:“到底是腌臜之地出生的低贱野鬼,连礼仪都还没学全,以为换了身红皮囊,就野鸡变凤凰了,你可知你刚才犯了什么大错?”

  总算说到正题上了。

  阿稻心里轻吁出一口气,连忙回道:“奴愚笨不堪,的确不知,还请珞二公子示下。”

  珞子安朝门口方向大叫道:“殷恒!”

  一道紫色身影从门外瞬间移动而入,在阿稻面前停下,正是那日在慑鬼院短暂现过身的紫衣慑鬼师殷恒。

  殷恒朝着襄玉方向行伏地叩拜之礼,其后对珞家三公子依次行平礼,末了朝阿稻淡淡一笑。

  阿稻犹豫着要跪地向殷恒行叩拜大礼,一旁的珞子安突然问道:“殷恒为何对我等行平礼?”

  阿稻愣住,动作一顿,还是不知。

  “行平礼,是因为他与我等一样,皆是氏族贵子,更是因为,他是公子的人。”珞子安自答道。

  阿稻有些意外,没想到身为慑鬼师的殷恒竟然也是贵子出身。

  “他唯独对玉公子行叩拜大礼,你可知为何?”珞子安再发一问。

  阿稻思索了下,答道:“公子至尊至贵,自是应受最厚之礼。”

  珞子安给了阿稻一个你还算没愚笨到无可救药的地步的眼神,接着又问道:“那你方才进来,为何也对我行叩拜大礼?”

  阿稻一怔,恍惚之间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

  这胤安中,唯一能受自己叩拜大礼的,唯有襄玉一人。

  自己如今已非普通野鬼,自己的主人是胤安第一贵子,尊贵更甚天子的至尊至贵之人。

  自己方才进来,对珞子安行的却是叩拜大礼,此举实是辱没了自己的主人襄玉。

  阿稻明白个中渊源,当即面露心虚懊悔之色,她转向襄玉所在的方向,伏地叩拜:“公子,奴粗鄙无知,犯下大错,请公子责罚!”

  一直静赏窗外晃动翠竹的襄玉,似是没听到屋内的动静,他身形岿然不动,依旧望着一根摇摆的竹梢出神。

  半晌,他终是收回目光,却并未回身,视线移向桌上已定成败的棋局,淡淡开口道:“谁能说说,这一炷香所含的棋意?”

  屋内其他人皆一片沉默,殷恒不知何时已悄然退下。

  珞君玄朗声开口道:“落子无悔,世间唯快不破,执棋之人,最快不过从落下第一子之时,便已洞察全局。”

  窗外的竹风声渐盛,屋内的众人也一时陷入冥思……

  阿稻正思考着棋意更深处的深意,突然听到有衣裳布料摩擦的声音迅速靠近,伴随着一阵轻缓悠闲的脚步声,一个白玉色身影已立在她面前。

  阿稻闻到了那股熟悉的淡茶香。

  “抬起头来。”如玉击琼浆般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

  阿稻心口莫名地突然一跳,整个人顿时紧张起来。

  她缓缓抬起头,猝不及防地撞入襄玉那双墨色眼眸。

  那双眼眸生得十分好看,清澈明亮,但其中却仿佛弥漫着薄薄的一层如烟似雾之物,幽深神秘的深处,似是还潜藏着让人难以察觉的……

  孤独。

  这是阿稻第一次如此近的看襄玉,她甚至能看清楚那双眼眸上根根分明的漆黑睫毛,又长又卷,生在如此一张精致的脸上,恰到好处。

  世间竟然有这般好看的人。

  “看傻了吧?原来竟是个女中色鬼,不知羞耻!”耳旁传来一声讥讽的冷声,珞子安伸出手掌挡在阿稻与襄玉之间,将阿稻的视线与襄玉的脸隔绝开。

  阿稻被人看出心事,面上顿时有些难堪,她飞快地转开视线。

  珞子安冷眼睨着阿稻的反应,越发不悦,他伸出手,刚要再去揪拉阿稻的衣领,却被襄玉淡淡飘过来的一眼,顿时吓得停住了手。

  珞子安神色有些惶恐,音色微微发紧道:“属下逾矩,公子息怒……”

  “退下!”襄玉口气中听不出具体的情绪。

  “是!”珞子安快速起身,退至一侧,再不见此前的跳脱肆意,只是他再次看向阿稻时,眼中多了几丝意味不明的思索。

  襄玉再次看向阿稻,缓声道:“告诉我,这一炷香所含的棋意,为何?”

  一股强大而压迫的贵气直逼自己而来,阿稻身子一紧,却不退缩,她坦然说出内心深处对棋意的另一层解读。

  “奴生于乡野,自知粗鄙,说不出像珞大公子那般高深的古义禅理。”

  其实珞君玄所说,与阿稻所悟,相差无几,可她自是不能说出口,她知道她自己的身份。

  阿稻接着道:“但奴是公子的祭品,自然不能全然不通透,以奴之鄙见,若以棋局比之人生,那炷香便是生命尽头,人死便如香灭。奴不知其他人鬼的如棋局般的人生为何,奴却知自己。”

  阿稻抬头迎向襄玉幽深的目光,坚定真挚道:“对奴而言,在奴的棋局上,奴生命的起点和终点皆是公子赐予的,奴生命终结之时,便是那一炷香烬灭之时,这便是公子赐予奴生命的意义。”

  屋内的人,除了襄玉,皆露出意外的神情。

  珞君玄眉峰微拢,他眼神忽而多了几分锐利,带着洞察人心的深意紧盯着阿稻。

  阿稻继续道:“奴的终点是被送上祭台,棋局既已定,奴只需当好一个棋子,子起子落,如何走好每一步棋,皆由执棋者公子您来定夺!”她神态不卑不亢,尤其是那双灵动如小鹿的双目,此刻异常明亮摄人。

  “这便是对奴而言,一炷香的棋意。”她一字一顿真诚道。

  阿稻,是在借此番棋意一解向自己的主人表明她作为一个祭品的决心与忠心。

  没有谄媚之态,也无刻意贬低自己之辞,深知自己所处为何,悟出自己所欲为何,然后坦然受之诉之。

  此等豁达大气的心境,倒是跟寄情于山水之间的风流名士的风骨颇有几分相似,且不说鬼怪,便是在人类之中,也极难寻到悟入此等意境之人。

  毕竟凡尘俗世,谁不俱死。

  众人此时皆一脸震惊地看着阿稻。

  珞君玄眼中露出极为明显的赞赏之色。

  就连珞子安,在对阿稻的刻意刁难下,眼神中的认同也不自觉地从方才的三分增至七分。

  相较于自家的两位兄长,珞元之则淡定许多,毕竟先前他已经见识过了这个鬼怪的特别之处。

  只是,唯独襄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