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襄黔归来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2001 2020.06.11 21:45

  襄玉目光幽深地望着阿稻,眼中那层如烟似雾的寂寥,越发浓郁,迅速在整个眼底弥漫开。

  明明近在眼前,阿稻却觉得眼前的少年,自己的主人,竟遥远得完全看不透。

  迷雾渐渐散去,轻烟徐徐退却,襄玉垂下眼帘,隔绝开阿稻试图闯入的视线,转身朝棋盘处走去。

  “退下吧。”襄玉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多了分漫不经心。

  “是。”阿稻朝襄玉离去的背影伏地叩拜,缓缓退出。

  走到门边,她似是想起什么,脚步一顿,折返到不远处,正跪坐在榻上品茶的珞元之跟前。

  阿稻向珞元之躬身,郑重道:“昨日择苗会上,若不是珞三公子相帮,从中周旋,奴如今恐怕已成了那厉鬼的饱腹之物,多谢珞三公子施救之恩!”说完真诚地朝珞元之再行一躬身之礼。

  珞元之淡淡一笑,收了风流,淡了轻佻,语气中含着几分平日里难得一见的郑重:“有朝一日,你祭身襄族世咒,解了公子沉积心头多年的大患,便是对我最好的谢意。”

  阿稻一怔,随即笑着道:“是!”

  此间淡淡一笑,衬得那双小鹿般的双眼,越发灵动狡黠,熠熠生辉,眉宇间晃眼看去,竟泻出有几分怡然自得的洒脱风姿。

  珞元之有片刻失神。

  站在窗前听竹声的襄玉,此时微微侧身,刚好将这一人一鬼之间的浅谈收入眼底。

  一道刺目的绿光在屋外乍现,伴随着的还有一声巨大的轰隆声从天而降,竹林被震得飒飒作响,翠竹左右剧烈摇晃,就连整个书房也受到波及,剧烈地晃动了几下,案桌上的茶具器皿相互摩擦着,发出清脆急促的碰撞声。

  阿稻一脸惊诧地看向屋外,却见一个小厮气喘吁吁地快步跑进来,朝襄玉行礼后,通传道:“公子,老族长回来了!”

  小厮将门扇大开,屋外长满苔藓的空地上,停着一个形似蚂蚱的庞然大物,正是月如。

  而月如的背上,骑着一个精神抖擞,满面红光,年约六旬的老翁,正是襄氏一族现任族长,襄玉的生父襄黔。

  襄黔凑近月如耳朵说了句什么,月如的身子便迅速缩小,最后跟阿稻一般大。

  襄黔急不可耐地从月如身上滑了下来,阿稻这才勉强能将他看得更清楚些。

  襄黔身穿着一件灰色粗布短褐,头上随意地别着一根柳树枝杈以作发簪,自成一派闲适自在之态,如若不是有小厮通报,阿稻定会将他误当作一个寻常家的劳役田翁。

  只是阿稻还未来得及朝那老翁脸上看去,他已一阵风似地从阿稻面前刮过,径直冲到了珞君玄跟前。

  襄黔激动地一把揪住珞君玄的一只袖子,大叫道:“屁股呢,它在哪?”

  珞君玄一脸温和笑意,明显不介怀襄黔的失礼,极其有耐心地回道:“黔翁,它不在此处,你不如去竹林寻寻。”

  襄黔嘴里碎碎念着什么,阿稻只听到他嘟囔着“一把老骨头差点散架”的话,又一阵风似地卷出了门。

  阿稻退身离开,跨出门的瞬间,竟不想那襄黔又突然一阵风地卷回来,一眨眼便停在阿稻面前。

  阿稻身形一顿,回想方才珞子安教训自己有关行礼事宜,胤安中,公子是最尊贵的人,那么,就算他是公子的父亲,身份却也无法越过公子吧。

  阿稻这么想着,便朝襄黔行了一个躬身之礼。

  阿稻行完礼后,刚立直身子,襄黔的脸突然猛地凑近阿稻,目光幽深地死盯着她的一双眼,仿佛想要透过那双眼,洞察出些什么。

  还未待阿稻开口,襄黔又突然退开一步,又一阵风似地卷走,顷刻间便没了踪迹。

  阿稻立在一旁,一脸的莫名其妙,也随后离去。

  阿稻沿着原路朝自己的院子的方向走着,她途径那片竹林小道的时候,听到竹林一侧深处传来求饶声。

  阿稻不由竖起耳朵听,只听那求饶声声色嘶哑如鸭嗓子一般,极其难听,又有些滑稽。

  “黔翁,奴可不敢故意躲着您,您就饶了奴吧。”那鸭嗓子想来便是老族长口中名为“屁股”的鬼怪了,只是这屁股虽是在求饶,但语调里却带着愤愤不满的委屈示弱,显然并非真的怕对方。

  “饶了你可以,那就罚你给我打扇送风,还有我那菜园子里的蔬菜该去去虫子了,另外,你家公子送我的那几盆花也给我浇透水……”

  “这也太多活儿了吧。”屁股抗议。

  “也罢,你若不愿,我便去找你主人珞大小子说说,让他把你送给我……”

  未等襄黔说完,屁股已连忙打断,紧张地颤声连连道:“奴做,奴都做!这几日不见,您老竟越发器宇轩昂,形容威仪,高大魁梧,英姿飒爽,玉树临风,神勇威武,奴对您老的崇拜有如连绵不绝的滔滔江水,永不止息!”

  紧接着阿稻便听到襄黔发出的一长串畅快满足的笑声,想来那屁股的话他很受用。

  “这马屁拍得不错,接着拍,拍响点!”

  “好嘞!”

  ……

  阿稻有些好奇地探头伸进竹林,透过层层叠叠的竹叶,她依稀能看到襄黔躺在竹林里的一张由竹编而成,吊在两竹之间悬在半空的榻上假寐。

  一个长着饺子形状的大脑袋,屁股翘得老高的矮个子小鬼怪,嬉皮笑脸地正双手握着蒲扇站立在竹榻前,拼命地给襄黔送风,嘴里继续冒出一长串浮夸的赞美之词。

  “它是个专门拍马屁的马屁精鬼,名叫屁股。”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吓得阿稻猛一后退,回头一看,见站着一人,正是跟襄黔一同回来的蚂蚱月如。

  月如继续道:“它是珞大公子的鬼侍,别看它一副傻乎样,鬼机灵得很,很能讨贵人们的喜欢,特别是老族长,整天追着它跑。”

  阿稻再次望向竹林处,仔细瞧那屁股的侧脸,果然在它的额头处,看到一个跟香寒一样的荷花鬼侍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