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重逢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4785 2020.05.29 16:29

  盛水羽自胸腔而出几声低笑:“你们瞧,鬼怪自私自利到为了自保去吞吃同类,毫不遮掩他们的私心,如此卑贱,简单又残忍的生物,美哉!妙哉!”

  一个鬼苗血淋淋的头颅突然滚落到盛水羽的脚边,上面的一对双眼正惊恐地睁得圆大,寒棠梨身边的一个贵子顿时吓得发出一声尖叫,直接摔倒在地剧烈抽搐起来。

  寒棠梨一直强忍的脸色迅速泛开一阵白。

  正在奏乐的乐师们吓得连连出错,曲子破了音。

  珞元之朝数名乐师摆了摆手,乐师们如临大赦,一脸感激地朝珞元之揖了揖,然后抱起乐器,匆匆撤离出正厅。

  刚躲到边上歇下一口气的阿蛮,看着地上死不瞑目的那颗鬼苗头颅,整个人已吓得呆立在那里,丝毫未察觉出偷偷靠近她身侧的女鬼,正举起带着尖峭长指甲的手掌,准备朝她的头部袭去,将整个头颅摘下。

  就在掌风落下之时,阿蛮突然感觉自己腰间被一只手猛地往后一捞,她回过神来,紧张地扭头看向身后,是阿稻。

  阿稻一脸后怕地看着阿蛮,阿蛮面上一松:“谢谢你,阿稻。”她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差点死于女鬼掌下,多亏阿稻反应及时地将她拽开。

  阿稻朝她淡淡地点了点头:“不用怕,跟紧我!”

  阿稻深知自己的法术低等,跟这女厉鬼实力悬殊极大,自然是无法正面跟她起冲突,于是便只能靠闪躲避逃的技能苟且一阵了。

  之前在雾城,阿稻整日被想要吸她血的鬼怪们追赶,早就练就了一身逃跑闪躲的好本事,因此对付现下这种情形,她驾轻就熟。

  阿稻紧拉住阿蛮的一只手,身轻如燕,敏捷地东闪西窜,下躲上避,忙得不亦乐乎,连带着让阿蛮的心情也越发松下不少。

  这一番景象,引来了珞元之和盛水羽的注意,见两鬼神态悠闲而肆意地置身其间,仿佛它们不是在躲避一个随时可能吞吃掉它们的邪恶生物,而是在深山老林里攀爬跳跃,玩耍嬉戏。

  珞元之面露错愕,先前对阿稻的探究之色复起。

  盛水羽的视线紧随着阿稻而移动,眼神闪烁不定,嘴角勾起的兴味越来越浓。

  那女鬼显然感觉到了阿稻和阿蛮对她的轻视,她放弃捕杀其他所剩无几的鬼苗,专门对付阿稻和阿蛮。

  阿稻小鹿般漆黑透亮的双眼黠光一闪,边拉着阿蛮躲逃,边不停求饶:“本是同类,为何要自相残杀?你便饶我一条小命吧,如何?”

  那女鬼不为所动,一心要捕杀阿稻,却未察觉阿稻在求饶的同时,已不着痕迹地故意绕着圈跑,待那女鬼察觉有异时,已晕头转向。

  盛水羽嘴边的阴沉笑意愈甚,这个最初被他看中的鬼苗,果然没让他失望,之前险些被它骗过去了……

  盛水羽朝身后一名黄衣慑鬼师递了个眼色,那黄衣慑鬼师会意,拿出法器施法,朝鬼怪所处的结界之中射出一道暗光,试图绊倒阿稻,却不想阿稻机灵地一闪身便躲开了,但她拉着阿蛮的手却在闪身的瞬间松开。

  阿蛮当即摔倒在地,刚爬起身来,又因身形不稳,踉跄了几步,险些又要摔过去。

  那女鬼见此,眼珠子一转,眼眶内爬布的深红血丝随之诡异抽动了几下,下一瞬,女鬼猛地扭头朝阿蛮扑去。

  “小心!”阿稻紧张地失声大叫。

  眼看那女鬼即将触碰到阿蛮的头发,阿稻口中迅速默念口诀,右手掌心瞬时出现一个红若血凝而成的“定”字,闪烁着诡异的鬼光。

  阿稻一闪身便到了女鬼一侧,她猛地执右掌击向女鬼额头,手心血红的“定”字在碰触到女鬼额头的瞬间,女鬼的动作突然定住,眸中的赤红色渐退。

  还强忍着继续观望的在场人类和鬼怪目睹这一幕,皆一脸震惊和不可思议地看向阿稻。

  阿稻有些无奈地摸了摸后脑勺,猜想许是自己施展的法术跟字有关,大家才露出这样的表情。

  她自知自己与女厉鬼的鬼气差距巨大,在女厉鬼身上施加的定身术,应很快就会自动解除,不过救阿蛮是足够了。

  阿稻思索着,趁那女鬼还未解除定身术之际,赶紧将阿蛮救回到自己跟前。

  众贵人中不知是谁突然激动大叫起来:“它使的可是驭字之术?!传说唯有六百年前厉鬼月篱才能使用此法术,今日我等竟能亲眼见到!”

  此话一出,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原本因盛水羽而压抑沉闷的气氛瞬间再次活络起来,贵子贵女们起了兴趣,注意力皆凝聚在阿稻身上。

  “难道此鬼苗竟是月篱,月篱重新现身了!”

  “不可能,你看它的鬼气还有法术,跟《鬼搜笔录》中记载的厉鬼月篱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就是,那月篱自六百年前吞吃无数贵族子弟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如今恐怕早已入冥地了。”

  贵子贵女们纷纷议论起来……

  依然端坐的寒棠梨看着阿稻,若有所思。

  此时盛水羽的内心已无法用任何言语形容,他阴冷瞳孔里涣散出一圈圈忽明忽暗的兴奋光晕,且不断扩大……

  这一圈圈的光晕逐渐汇聚,最后变成一团势在必得的熊熊火焰……

  没想到啊,没想到……

  自己竟然发现了这么大一个宝贝!

  盛水羽激动地伸出手直指向阿稻,对正呈眩晕之状的女鬼大声命令道:“给我抓住它!要活的!若弄死了它,你肚子里的鬼胎就去陪葬!”

  盛水羽的话音刚落,那女鬼额头的墨菊剧烈闪烁起来。

  主人下达的任何命令,鬼侍都拒绝不得,只有执行!

  女鬼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叫,双眸中复燃起赤红煞人的光芒,身体开始剧烈的撕扯着,骨肉断裂又重接的卡嚓声响起……

  骨肉重组之后,女鬼已变成蛇头鸟身,全然换了副模样,周身的鬼气比之前要浓郁出数倍!

  在场所有人、鬼皆发出阵阵惊诧之声。

  有贵子惊呼道:“我只听闻这盛三公子阴邪恶毒,命丧于他手中被虐杀的鬼怪不计其数,却不想他竟还把自己的鬼侍异化成上古鬼怪的模样!”

  “可是异化和豢养上古鬼怪的方法不是早已失传了吗,他是如何做到的?”

  众人皆是摇头。

  近上古鬼怪模样的身体彻底重组完成,女鬼颤颤巍巍地站立起来,待适应了身体之后,飞身再次袭向阿稻。

  阿稻叮嘱阿蛮藏好,然后一把将她推开,自己则独身开始左躲右蹿,四处闪避。女鬼比起刚才攻击性更强,移动以及出招的速度更快,法术强度也更高。

  几个回合下来,阿稻明显有些气力不济,手脚开始发酸,她大口喘着气,闪避动作比起之前也明显慢下许多。

  一直关注阿稻的珞元之面上不由露出一丝担忧焦急的神色。

  阿稻再一次闪避,那女鬼突然凭空消失,阿稻正警惕地看着四周,突然感应到头顶一股凛冽的鬼气正朝自己袭来。

  糟糕!

  阿稻想也不想,瞬移到了一处离贵人们较近的位置。

  尽管鬼怪与人类分别被隔绝于两个结界之中,但那名离阿稻最近的贵人,在看到阿稻的一瞬间,还是吓得连连后退。

  好险……

  阿稻心里不禁替自己捏了把冷汗。

  不远处的珞元之看着阿稻跳脱灵动的身影,神色一凛。若他没看错,刚才阿稻凑近贵人们时,周身不见丝毫对人类的畏惧之态。

  他果然猜得没错,这个鬼苗不怕人!

  在场除了珞元之发现这个秘密之外,还有一人也发现了。

  盛水羽在发现阿稻竟然不怕人后,对阿稻的渴求已到达无以复加的地步,他当即下死令让黄衣慑鬼师抓住阿稻。

  ……

  慑鬼院外的一条宽巷,四周树荫蔽日,葱郁宁静。

  车轮滚动和马蹄声渐近,一队人马正缓缓驶来……

  马车前后方皆为两列骑着高头大马,身穿铁甲的侍卫,一辆奢贵雍华的黑楠木马车被围在正中,马车车前悬着一张淡青色的白玉帏帘,一侧系有掐丝珐琅银香球。

  车两侧跟着数名头戴幅巾,身着广袖深衣作幕僚打扮的文士,其旁尤为显眼的还有一身穿祥云纹白玉色广袖衫,腰扣黑布绸带,白袜素履的狸奴鬼侍。

  尽管是白日,但狸奴手中依旧提着一盏白玉羊角灯。

  马车稳行一段距离后,径直驶入慑鬼院大门方向,最后缓缓停在慑鬼院紧闭的朱红大门前。

  守于大门一侧的看门小厮眼尖地瞅见马车旁格外显眼的狸奴,他一脸震惊意外,犹自不敢相信般地狠狠揉了揉眼,待确定所见非虚之后,赶紧小跑过来。

  许是因太过激动,小厮的步伐竟有几分踉跄,看上去很是滑稽。

  这胤安里,能得狸奴这种尚存至今已为数不多的上古鬼怪侍奉左右的,也就只有那位贵人了。

  可那位贵人几乎从不在人前露面,更别说来这煞气极重的慑鬼院了,今日怎会……

  那小厮不待多想,已到了黑楠木马车近前。

  小厮因激动而发红的面色带着紧张,身子已无法自已地扑通一声就跪倒匍匐在地,行三次叩拜大礼,磕磕巴巴地恭敬说道:“玉……玉公子大驾亲临,小人有失远迎!”

  这是一种比之前面对任何贵人时都要更诚惶诚恐的姿态。

  狸奴上前一步,虚扶起小厮,一惯的笑眯眯模样:“我家公子今日兴起,想前来参加择苗会,还请带路。”

  那小厮怔了几怔,才反应过来,他连忙起身,小跑着去打开朱红大门,然后又跑回到狸奴跟前,猫着腰,一脸狗腿地抬手引路:“请随小人来。”

  狸奴点了点头,回到马车侧旁。

  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直接就开进了慑鬼院大门内。

  小厮待所有人进入院内后,伸手去关那两扇大门,余光里瞧见排列在大门外的轿辇,才惊觉自己好像办错了差。

  今日贵人们前来参加择苗宴会,马车轿辇一类是被禁止入内的,可此番……

  小厮一个激灵,猛地摇了摇头。

  那可是玉公子!连龙椅上那位在他面前都要矮上几分,人类之中最尊贵的人,胤安第一贵子啊!

  这普天之下,哪里还有他不能随便进的地方,就算他的马车开到金銮殿去,都没人敢有异议。

  小厮这般想着,心下便微安了些,他执袖擦了擦额头上不知何时出现却已被风干的惊汗,转身跟上马车。

  正厅之中,一场血腥厮杀还在上演……

  女鬼异化而成的蛇头鸟身此刻正以十分诡异的姿态扑闪着巨大的羽翅紧追阿稻不放,蛇头跟鸟身不知何时已分离开,两者之间由一段形似脖颈之物连接着。

  蛇头张开血盆大口,口吐火红长信,时而忽闪忽现,时而飞扑跳窜,已数次击中阿稻的身体各个部位。

  阿稻此刻的动作速度,已明显慢了下来,身上各处被划开许多道深浅不一的血口。

  从脸上那道自嘴角蔓延至眼角的狰狞血痕,可以看出方才这场捕杀的激烈程度。

  阿稻此时已是筋疲力竭,她边费力地大口喘着粗气,边使尽浑身解数地不断避闪。

  一张突然放大的蛇脸猛地闪现到阿稻跟前,阿稻吓得一声大叫,身子下意识地朝后方一倾。

  却不想方才那名施法攻击自己的黄衣慑鬼师再次出现,拿出法器自上方朝阿稻猛劈而下。

  阿稻朝旁边一躲,满头发黄发枯的长发散落下来,她刚想再次躲开这人、鬼的两面夹击,却不想脑后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她的头发被那蛇头咬住了!

  死定了……阿稻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她的整个身子从半空摔落到地,发出“嘭”的一声震耳闷响。

  眼前一个庞大的黑影覆下,那女鬼鸟身上的一对利爪牢牢地按在自己的胸与腹部之上,爪子的锋利嵌入皮肤,又一股剧痛袭来。

  阿稻咽下喉头冒起的腥甜,觉得自己真的死期到了,虽然可能那位变态的盛族三公子念在自己还算有趣,要玩弄自己一阵,但终归还是个死。

  阿稻自从稻田苏醒过来,还从未有过这种无力回天之感。

  她不怕死……

  她只是不想这么快就定了自己可能的死法……

  阿稻突然有些后悔当初没听鬼孺的话,无知天真到以为能在这个地方寻得一方庇佑。

  她开始想念积雪终年不化只有寒冬的雾城;想念雾城之中,那条唯一还在流淌着的炙河里的小黄鱼;还想念至今在她记忆里还余温未退的那几个热乎乎白面馒头……

  那几个馒头……是那位马车上的贵人赏赐给自己的。

  他当时应是隔着帘子听到了自己的肚叫声,所以才会可怜自己,让那只狸奴赐给自己几个馒头。

  他定然不知,那几个馒头,是自她苏醒过来之后,第一次吃到的有温度的东西……

  蛇头鸟身的女鬼朝在它利爪之下的阿稻示威性地开始持续嘶鸣起来,一声一声的鸣叫声,刺穿阿稻的耳膜,进入阿稻的身体,在里面横行乱窜。

  阿稻苦笑了下。

  这女鬼如今抓住了我,她肚子里的孩子算是能活下来了吧?

  我就算被变态的盛三公子掌握在手里,兴许还是能找到法子逃走呢?

  阿稻总是能想得开。

  她舒了口气,准备坦然接受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切。

  那女鬼的嘶鸣声却瞬间戛然而止,阿稻明显感觉到压在她身上的那对爪子突然僵住。

  阿稻疑惑地看向蛇头鸟身的女鬼,只见那双充血如淬了毒的蛇瞳中,正充斥着极度恐惧敬畏的暗光,那是比先前她看到的任何时候都要强烈复杂的情绪。

  虽恐惧却甘愿臣服,虽敬畏却满含绝望。

  阿稻正诧异间,突然神色一震,身形也猛然僵住。

  一众平庸贵气之中,一道强大尊贵到极致的人气破空而出,扑面袭来……

  是那道唯一能让自己心甘情愿臣服的熟悉贵气!

  阿稻难以置信地,极其费力地缓缓扭转头颅,朝前方大门方向望去。

  一个被数人众星拱月般簇拥而入的玉白色身影,正缓缓朝自己的方向走来……

  一声凄厉的惨叫突然从阿稻上方传来,她感觉到压在身上的重量蓦地一轻,紧接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直窜入鼻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