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珞二公子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2150 2020.06.08 18:55

  香寒一脸犹豫,她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才刻意压低声音道:“相传月篱当年跟玉公子有过……”

  “香寒,阿稻!”身侧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吓得正窃窃私语的两鬼俱是一惊。

  阿稻猛地回头,见一身穿深褐色衣袍的男鬼侍,腰间别着一把檀木制成的小弓弩,面容肃然,神情冷漠地正望着她跟香寒。

  阿稻看着他额间那朵发着莹莹光泽的睡莲鬼侍纹,觉得有些陌生,此前从未见过这种图纹。

  香寒显然认识这男鬼,她拍了拍自己丰腴的胸脯,长出了口气,抛给那男鬼一个幽怨的眼神,娇声道:“吓死奴家了,见隼你能不能稍微怜香惜玉一些。”

  名叫见隼的男鬼一脸镇定,软香温玉近前,却连眉毛都未抬一下,他只朝阿稻躬了躬身,让出前方的道来,淡漠道:“珞二公子要见你,请吧。”

  这话是对阿稻说的。

  阿稻要跟见隼离开,香寒也要与自家主人碰面,而要见阿稻的珞二公子刚巧与香寒主人珞三公子同在襄玉的书房中做客,于是三人便一路同行前往玉扰院。

  阿稻一边走着,这才稍有些心思打量四周。

  黑瓦白墙的楼阁错落有致地排列着,秀雅而立于院中各处。四周葳蕤葱绿的翠竹环绕,偶有竹风飒飒,一片生机盎然之气。

  步出小院,脚踩的弯曲小道皆以形状各异,表面沾染着些许新鲜泥土和鲜草的青石板堆砌而成,小路两边依旧是苍然而立的翠竹林立,偶闻有鸟鸣啼,一片空灵寂静之感迎面扑来,仿佛隔绝于世外,自成一幽静之地,灵台得益于此,仿佛间竟清明不少。

  前方依稀传来哗哗水流声,阿稻循声而去,跟着见隼和香寒拐过一条种满翠竹的小林,水流声越来越近,等彻底穿过竹林后,眼前赫然开朗。

  面前一条清泉溪流,正沿着弯曲环绕着整个庭院凿石而成的水渠,缓缓流淌而过。

  这座庭院入口处右侧石壁上提字“玉扰院”,如一方山水,依旧是翠竹耸立,四处却多了嶙峋怪石,奇花异草丛生,沟涧流水潺潺,蜿蜒而下,直入庭院竹林曲径通幽处。

  水雾缭绕之间,有如置身于世外仙境,秀雅中透着洒脱之意,实是巧夺天工,鬼斧神工之作。

  一方鸡翅木榻几放置于几株高耸翠竹之下,几上狸奴白玉香炉正徐徐燃着淡香,白雾般缓缓从香炉口中吐出,平添几分古朴与奢华之感。

  一名小厮此时缓缓从竹林更深处的一处小院走出来,手端着一盏青云色芙蓉纹三脚茶炉。

  香寒和见隼对着小厮伏地叩拜,阿稻对礼数一窍不通,便也学着他们同样伏地叩拜。

  却不想阿稻刚要弯下膝盖,那小厮却突然退开一步,唯独避开了她的礼。

  阿稻面露不解,那小厮已移步继续前行。

  三人继续朝前走,沿着刚才小厮来的路,进入竹林深处的一处小院门前停下。

  见隼回身,看向阿稻:“你且在此处等着。”

  阿稻点头称是,见隼这才转身离开。

  香寒也向阿稻告辞离开,跟着见隼进入小院去见自己主人。

  待他们一走,四下安静下来,阿稻站在原地,好奇地四下张望打量着。

  想来这处竹林深处的一方小院,便是公子的书房了。

  小院三面环竹,隐秘而深邃,院前的一方空地上,爬满了凌乱的鲜绿苔藓。卧于苍翠之中,醒于幽静之间,倒是难道的幽雅洒脱,如同这个小院的主人一般。

  翠竹之间随风来回晃动,如同一个身姿洒脱长袖曼舞的诗人,正举着酒杯显露些许微酣之态。

  翠竹发出清脆又混沌的嘎吱声,如同诗人低声吟唱悠远古老的诗作,那诗作仿佛在召唤某个灵魂一般,阿稻置身此地,倾听之间,竟忽觉胸口被谁猛地揪住,微有一丝痛感,待她还未来得及去反应之时,那感觉便已消失,像是从未来过一般。

  “阿稻!”见隼一声低唤,拉回了阿稻的思绪,“跟我来吧。”见隼说完便在前面开路,阿稻深呼了口气,迈步跟了上去。

  刚进入书房,一股淡淡的茶香混着墨香味盈盈传入鼻间,紧接着一声不屑的冷笑声突然从头顶传来。

  阿稻不敢抬头,只是顺着声音的方向,恭敬地伏地叩首。

  一个不紧不慢的男声在安静的屋里蓦地响起:“你就是阿稻?让本公子瞧瞧你长什么样?”

  阿稻领命抬头,将自己模样显露出来,迎面便对上一双满含挑剔之意的漆黑眸瞳,眸光深邃的双眼里射出的两道视线,此时正肆无忌惮地在阿稻全身上下来回扫视着。

  身着白色锦衣的珞二公子珞子安剑眉星目,容貌俊秀,虽还未及冠,眉宇间却已透出几分跟年龄不符的老成慧敏之色。

  珞子安的视线最终停在阿稻跪在地上的双膝上,他一脸匪夷所思,口中扯起一丝讥讽,看阿稻的眼神越发挑剔。

  空气突的一阵涌动,一股凌冽的袖风从阿稻跟前带起,只见珞子安大甩衣袖,竟突然起身,朝临窗处的襄玉等人快步走去,独留阿稻继续跪着。

  阿稻看着面前已然空空的坐榻,脑中一片茫然。

  ????

  边角雕有细竹纹的半开花梨木窗户旁,襄玉正与一素衣束冠男子对阵棋局。

  素衣男子面容沉静,飞眉入鬓,发间别有一根简朴的乌木簪,举手投足之间一副云淡风轻的名士作派。

  珞元之坐于素衣青年身侧,呈观棋不语之状,香寒一脸娇媚地伴于珞元之侧旁,几名小厮随侍于几步之外。

  珞君玄棋路变幻莫测,若收若放,忽隐忽现,攻退守避,看似凌乱,却皆含章法。

  而襄玉则始终气定神闲,他执棋不惑,落子不疑,从容应对,一一破解对方招数。

  窗外郁郁葱葱的茂密竹林随风摇曳,发出或急或缓的沙沙声,与棋盘上的厮杀遥相呼应,危机四伏之意渐起。

  刚才突然丢下阿稻甩袖离去的珞子安,此时正乖巧地静坐在襄玉身侧,那张原本不苟言笑满含恶意的脸,早已换了副面目,正目光炙热崇拜地盯着襄玉,眼珠子一动也不动,像是生怕错过什么。

  珞子安眸中闪动着殷切期盼的光芒,仿佛在等着主人一个侧目,身后只差没长出一根尾巴讨好地摇动起来了。

  倒是……像极了鬼孺从前养的那条阳寿极短的幼犬。

  这还是珞二公子吗?只在顷刻之间,前后差别也太大了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