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鬼田斋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失控

鬼田斋祭 夏蝉公子听 2103 2020.06.28 21:47

  湖四面亭台轩榭林立环绕,几棵古树盘踞,荫蔽福泽,湖中鱼戏跃亭台,蜓立荷动泛碧波,湖岸上芳草悠悠,葱郁葳蕤。

  廊下缓缓走来九名身着彩衣,腰系佩环的舞姬。

  舞姬们走到众贵人面前,见礼后,便飞身前往架在湖中央的一张空台之上翩翩起舞。

  乐声起,广袖挥动,罗带凌空飞扬,现场瞬时变化如一幅涌动翻滚的彩色祥云图,众舞姬姿若浮云,置身于云端,犹如九天神女下凡的磅礴景象。

  舞姬腰间佩环相击,发出叮铃撞击声。

  腕系银色小铃铛,声声颤颤,如闻初生夜莺啼鸣,甚是悦耳。

  飞鸟四散,岸边落花飘零蓦生烟,与其近相呼应。

  祥瑞之气渐拢于舞姬的上空,静若素镜的湖面上映照出一片虚幻之境,风起荡涟漪,湖面上逐渐生出一朵锦簇而开的凤鸾之花,凤鸾形态逐渐清晰,随着一声尖锐的啼鸣,花蕊深处,猛然窜出一只凤鸾,直冲入九霄云端。

  众人齐齐发出惊呼声,皆抬头望向上空,只见那金色的凤鸾幻象势头强劲,正以昂扬盎然的姿态俯冲着直直而上。

  阿稻此刻站在贵人们身侧,仰着头望着那凤鸾,神情兴奋,脸颊因激动而透着微红。

  此等壮丽景象,她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

  心里不禁庆幸方才留下来真是再正确不过,不然就要错过这精彩一幕了。

  湖中央空台上的九名舞姬此时变幻阵型,渐呈收拢之势。

  众人看那凤鸾正入神,空台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女子的惊呼,一名舞姬化作一缕轻烟瞬间消失于众人眼前。

  正凌空直上的凤鸾因少了一个舞姬,蓦地停下动作,其后急转直下,突然朝现场的众人袭去。

  正在跳舞的其他几名舞姬慌了神,匆忙四散逃离,看台上的众人也吓得纷纷惊惶逃窜开来。

  现场顿时乱成一团。

  那金色凤鸾扇动巨大的翅膀,在庭院内横冲直撞,一旦被它碰上的人或鬼怪,被碰触的部位皆被灼伤。

  身处混乱之中的阿稻面色不改,躲闪之间游刃有余,谁让这是她最擅长拿手好戏呢。

  阿稻又一个闪身,转身避到一处死角,那凤鸾惊险地从她面前擦身而过。

  好险……

  阿稻刚舒了口气,一侧手臂不知被谁推搡了一把,跟着脚趾头又被猛地一踩。

  十指连心,阿稻当即痛得倒抽一口凉气。

  “见谅,见谅……”耳边传来少年慌乱的道歉声。

  阿稻紧皱着眉头,回头看去,只见一身穿红衣慑鬼服,腰间系金色满月暗纹缎带,看上去瘦弱得像一株直立的豆芽的未及冠少年,正浑身颤抖着拼命把自己的脑袋往阿稻身后的柱子里钻,嘴里还持续地道着歉。

  少年露出的侧脸此刻布满不正常的白,双眼紧闭着,一副不敢听不敢看的模样。

  慑鬼师身着不同颜色代表修炼慑鬼术的不同阶,红衣慑鬼师是慑鬼法术等级最低的“隐为”阶。

  可就算是最低等的慑鬼师,好歹专司慑鬼,常年与鬼怪打交道的他们也不至于因为一只凤鸾就吓成这副样子吧?

  阿稻正狐疑,余光中看到不远处一名少年的身影突然从一片混乱中冲出来,他朝着正四处逃窜躲藏的人群大喊:“快布阵!逼退凤鸾!”

  他身穿玄青色锦衣,一张还带着稚气的娃娃脸上此刻写满坚硬果决之色,神色镇定自若,临危不乱,气势夺人,正是荀广彦。

  在场忙着帮贵人们抵挡凤鸾的几名慑鬼师齐齐看向荀广彦,俱从慌乱无措中清醒过来。

  眼下当务之急,是合力制止住凤鸾!

  一名刚挥剑将凤鸾逼开的红衣慑鬼师大喝一声:“布法矢阵!”

  数名慑鬼师闻言,迅速站位排布,各自以法器驱动体内人气,人气迅速炼化出数道白色法光。

  法器兵戈交接处,来自不同慑鬼师的数道法光迅速聚集拢合,形成一道强烈刺目的巨大白色光束,慑鬼师们右手胸口结印,口中默念术文,白色光束自动分化成无数道箭矢形状的白光,齐齐朝正扑飞而来的凤鸾射去。

  无数道白光箭矢刺穿飞停于半空凤鸾,凤鸾痛苦地高昂起头,发出凄厉的嘶鸣声,随着一声炸裂巨响,凤鸾整个身体爆开成无数金光飞屑,未坠落及地面,便已在半空消散殆尽。

  仓促之下的一众人等,望着满天的金光,还未回过神来,荀广彦已再次下达一道命令:“设置结界,封住整个荀府,抓住作祟者!”稚嫩的娃娃脸上此刻透着十足的敏慧聪颖。

  众慑鬼师迅速行动起来,阿稻注意到那个方才痛踩自己脚趾头的胆小红衣慑鬼师也摇晃着身体,步履虚浮地跟了上去。

  ……

  荀府内跳凤鸾祈福舞的一名舞姬失踪之事很快在胤安传遍,当日观看凤鸾祈福舞的一众人鬼皆惊慌失措起来。

  之所以惊慌失措,并非是因舞姬无故失踪,也非因凤鸾伤人,而是他们将性命不保。

  凤鸾祈福舞乃专门召唤祥瑞福泽之神舞,其中至关重要的一个环节便是凤鸾在失控之前的“凤鸾飞空”。

  凤鸾若成功腾空,祥瑞之相便成,但倘若中间出现任何差池,祈福之意便会转而化成恶念,但凡观看此舞者,无论被凤鸾攻击与否,皆会身中“一月预死咒”。

  所谓“一月预死咒”,便是指中咒者自中咒之日起的一个月后的子时,死亡会临头。

  这些一个月后会死去的人鬼之中,也包括阿稻。

  阿稻在得知自己将死之后,先是震惊得无以言表,然后沉默了半晌,最后恢复一脸淡然,态度从容地请教狸奴:“我是公子的祭品,我的死法是被送上祭台,而不应该是这样的,狸奴鬼侍,你可有法子让我不死?”

  狸奴笑眯眯地看着阿稻:“有。”

  阿稻舒了口气,开心起来:“是何法子?”

  “找回失踪的舞姬,重跳一次凤鸾祈福舞。”

  ……

  太华殿内,皇帝启光然身着镶金黄蟠龙图腾底边黑色衣袍,坐于龙椅之上,周身贵气卓然,不怒自威。

  他眼神淡淡地扫向下首处恭敬站立垂首停训的臣子们,缓缓出声问道:“舞姬在荀府当众失踪一事,可有查出线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