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最弱法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连胜的张延武

最弱法王 蜂蜜米酒汤 2033 2019.02.01 23:18

  云月的怒斥,让张延武回过神来,他低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冷不丁地抬头说道:“我其实并没有具体感觉到多少。”

  “去死啊!”

  云月瞬间丧失了冷静,她直直冲向张延武,反被其一刀划到了小腹的院服。

  裁判教师在这时中止了比赛,他清楚地看到张延武刚刚用的刀背,按照那一刀的力道,如果用刀刃完全是可以划破特制衣服的。

  张延武胜了,胜的有些出人意料。

  饶是方尹这样的厚脸皮,都忍不住吐槽张延武两下。太不要脸了,有这么用激将法的嘛?

  “承让了!”张延武远远地拱手行礼。

  云月死死地盯着张延武,还是勉强回了个礼。

  张延武又想了想,接着发自内心地说道:“其实我是腿控。”

  他没有方尹想的那么复杂和套路,从始至终他都只是想解释自己不是故意的。

  “臭流氓!将来我一定会再挑战你,到时候不准不答应!”云月丢下这句话,气鼓鼓地扭头就走。

  擦,高手!

  在场所有男同胞向张延武投去佩服的目光,而这个始作俑者却是无奈地耸了耸肩。

  这天晚上,106寝室开了个大会,大会内容正是关于云月的事情。

  “老铁,我打听过了,云月她们寝室的女生长得都不算差,没有那种肌肉女!”卢外维十分激动地嚷嚷着。

  “你们想啥呢,没见那女的对我只有怨恨吗?”张延武十分无语地说道。

  “哎,这你就不懂了。”方尹笑了笑,虽然两世没碰过一个女人,但装的倒如同一个老司机,“不管是怨恨还是什么,只要对你有非同于路人的感觉,最后就都有可能转化为好感!”

  “老方说的很有道理!”王大力重重地点头,虽然他没听懂,但应和着就对了,反正一定要把这两人撮合起来,到时候自己的未来就也有希望了。

  张延武枕着双手躺在床上,望着眼前的床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方尹见状,又是趁机加了把火。

  “这么极品的妞儿,过了这村儿就没这店儿了!”

  “娘的,干了!”张延武终于下定了决心。

  “当时候她找我对决,我应该怎么办,要不要故意认输?”动了心的他开始请教起来。

  “我觉得应该这样。”

  “赢了是不太好。”

  “认输个屁!”方尹对宿舍的三人表示了鄙夷,“这女的一看就属于那种直爽而认死理的人,你这么干就离凉凉不远了。告诉你,你要赢,一定要赢!不过不能赢的太轻松,你要装作十分吃力地险胜她,给她一种马上就能打败你的错觉,这样她就总会不服气地忍不住来挑战你了!”

  整个宿舍瞬间安静了下来,过了许久,三个室友终于忍不住感叹起来,“还是方哥厉害啊!”

  得,曾经怎么都做不来的大哥,如今两句话就成了。

  方尹嘿嘿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也只是他前世从网上学来的,他本人也基本没和异性接触过。

  也就不是他罢了,如果把他换做张延武的立场,估计现在他会懵的降智。

  第二天上午,张延武的比赛又开始了。

  这一位男对手方尹有点面熟,不过叫不上名字。但是既然是武器科重点班的,那么就一定是他的同班同学。

  这个对手的武器比较有意思,他用的是盾牌加宽刃刀,对此方尹表示很惊讶,然而他询问周围人后才确信,领武器的时候是可以这么领的。

  擦,突然有种亏了的感觉。

  大家都是领一个,你竟然领两个!?

  这个对手就比较像寻常的重点班人士那样了,开始的时候,他按照惯例对张延武嘲讽了一波,表示自己很“刚”一会儿请小心点。

  只是看着他把大半个身子都隐藏在盾牌后边,张延武怎么也无法把“刚”跟他联系到一起。

  大声地吼了一声后,那个对手微微弯下身子,开始摆起了防御姿态,只见他微眯着眼睛望着张延武,丝毫没有再动的意思。

  得,这是位知晓先动手容易输这一套路的主。

  于是乎张延武率先冲了上去。

  不得不说,重点班里除了方尹这样的混子,基本上都是很难缠的主,虽然张延武看着攻击频率挺高,但是一直都只能无力地劈砍在硕大的盾牌上。

  而盾牌之后的对手,其偶尔的一两次反击反倒给张延武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老张有麻烦了啊。”王大力感叹道。

  一旁的卢外维点了点头。

  方尹笑而不语,他知道张延武的能力选不止如此。

  “呀啊!”

  在不知进行了多少个回合之后,终于,张延武表现出一脸不耐烦地样子,攻击开始胡乱无章法起来。见状,盾牌后面的对手嘴角浮现起一丝弧度。

  又是一次大幅度的上砍,张延武将大部分空当露了出来,对手见状,猛地用盾牌撞开他的残月刀,另一只手持刀向其刺了过去。

  张延武等的就是这个时候,此时盾牌在一侧,对手的胸口已经露出了大半。

  毫不犹豫地松开握刀的手,灵活地侧身避开对手的刺击,一个细长的冰锥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中。

  丝毫没有拖泥带水地简单一刺,对手低头望着胸口处的冰锥陷入了懵逼。

  怎么……咱们真武者还能有这种操作吗?

  裁判教师宣告了比赛的结束,他的身边有同样有法术师学院的教师在,在确认那根冰锥不是由其他法术师召唤出来的之后,他便承认了张延武的胜利。

  废话!真要一对一决斗的时候,人家管你会不会感应到周围自然法力元素的变化,人家既然有使用法术的能力,人家凭啥不能用?

  是的,真武学院的比武是允许你用法术的,往届比赛偶尔也的确会有人这么做。

  于是乎,方尹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法术可以……那枪支可不可以?

  这个情况倒真的没有出现过,于是他也不敢肯定,只能以后有机会看看比赛的详细规则了。

  毕竟时代在不停的发展,真要一对一死斗,你能管得着对手用不用枪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