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最弱法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老梁,是你不?

最弱法王 蜂蜜米酒汤 2218 2019.02.19 15:08

  严安与严平带着方尹在城里绕来绕去走了许久,最后终于来到一个偏僻的小巷,在里边的一个屋子里见到了梁月。

  原来这货也在华月城。

  “你不是说不到万不得已不找我吗,这还不到一个月呢吧?”方尹见了面,便忍不住想要嘲讽梁月一番。

  梁月望着他,忍不住笑了,“其实我倒是还没到那个地步,不过我要是不找你,你的小命指不定就在放假这两天交代了。”

  这话倒是真的,他刚刚才在危险的情况下躲过来一次。

  “有叛徒泄露了你的消息,不过他们只知道你是我的助力,并不知道其他事情。”梁月说着说着便皱起眉头,话音刚落,左手用力地锤了下一旁的桌子。

  “擦,离清城城主的后台隐藏太深了!”

  方尹不知道梁月的背景有多硬,不过有做军火生意的人应该是很厉害的。现在连他都是这个反应,恐怕那离清城城主的后台也和那个地方的人有关。

  “是帝都皇室?”

  梁月点点头,“不确定是哪一位,不过肯定是有什么密谋。”

  梁月站起来,重新介绍了一下严平与严安的身份。

  他们是从京都来的助力,其身份,是帝都大皇子的心腹。

  这也让严平与严安惊讶了一番,梁月既然连这都能告诉方尹,那就说明方尹真的是十分重要的助力,于是乎他们心底对方尹又重新认识起来。

  “现在在华月我只能信他们俩,当然还有你,所以我才让他们去接你的。”梁月咬了咬牙,又说道:“背叛我的人是跟了我好几年的,我发迹前他对我忠心耿耿,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他竟然......”

  “梁月,都过去了,你就不要再想这个事了。”严平叹了口气,轻声劝解道。

  严安也是点点头,“是啊,大皇子对他不也有恩吗?他背叛了,大皇子心里也很不好受。”

  方尹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倒是也听出个所以然了。

  感情这次的友军背叛,损失挺大的。

  梁月这次没有在台面上进行的报复,已经逐渐上升成了太炎帝国皇室的内斗,这是其实是他早有预料的,只不过他当初没有给方尹说。

  不过让梁月没有想到的是,对手的手笔竟然这么大,连他最信任的人之一都能掏钱收买,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家里有矿,所以任性。

  梁月给方尹简单讲了一下他的判断。

  首先,紫晶矿应该不是在离清城,离清城的位置不算太偏僻,想要藏一个矿的话还是太难。

  其次,参与矿采偷挖的一定不止离清城城主一个人,他与方尹当初在灭龙谷遇袭时,如果是离清城的话那些人带着火炮根本来不及比他们先到。

  第三......那个紫晶矿一定是个大矿。

  方尹正襟危坐,问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不是说了还没到用你的时候嘛!”梁月摆了摆手,“不过如果说最后真的和我与大皇子猜想一样的话,恐怕这件事很难揭发出来,那么到时候就需要你来帮忙了。”

  “把那些人都炸死?有点过了吧......”

  梁月闻言翻了个白眼,“我是说把矿给炸了,既然没办法揭发幕后人,那就干脆把幕后人的经济来源切断好了。”

  皇室太注重面子了,内斗归内斗,谁把事情捅出来让外人知道,谁就是错的。哪怕是一方违法也不行。

  方尹站起来被严平送去休息了,而梁月和严安则留在了屋内。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沉闷,半晌,严安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

  “大皇子还是太心善了,这件事一看就是二皇子干的,为什么不直接指出来呢?!”

  梁月轻轻摇了摇头,“大皇子心善,这种自然不可能做的出来,再者说,二皇子想要继承皇位的念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这种想法世人皆知,所以就算这事说出来......讲真的,严安,我不认为他会有什么事情,他们的父亲太宠溺这个二儿子了。”

  严安不说话了,于是乎,梁月又开口了:“而且,到底谁是幕后人其实还不一定!”

  “你的意思是三皇子?”

  “谁知道呢?”

  “三皇子平日和大皇子亲近,性子比大皇子的慈善心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种事情不太可能吧?”

  “你也说了,是不太可能,所以就也是有可能。太皇子的善是有度的,而三皇子的善实在是有点夸张了,这让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你是说他一直是装的?这种话还是少说为好,在外人面前千万不要提起!”

  梁月点点头,“我自然知道这个理。”

  方尹躺在床上,回忆起今天所发生的种种事。

  自己杀人了,而且还是两个,这种感觉......怎么说呢,总是让他一想起来就心跳加速。

  胃倒是好了一些,没有太大恶心的感觉,但这让他有点不寒而栗,因为自己杀人后的反应太平静了。

  总归是穿越来的人,潜意识里还是遵纪守法的良好青年,突然干这事儿,总让他对窗外门外的动静特别敏感。

  方尹总会忍不住想,会不会突然有一群穿着一身黑的人破窗而入或者踹门而入,然后拿着先进的枪支,指着自己大喊:“警察!放下武器,抱头蹲下!”

  这种心理反应,大概要持续很久才能消失,于是乎方尹失眠了。

  梁月第二天仍然没有离开华月城,当方尹对此表示疑问时,梁月十分鄙夷地说道:“你见过有头头儿自己冒着危险调查东西的吗?”

  倒也是这个理,如果梁月当初肩膀没挨那一枪的话,方尹也是会更相信一些。

  “你就不怕去调查的人被收买了?”

  “这次去的都是大皇子直接派下来的人,而且我们是暗查,所以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的。”一旁的严平信心十足地说道。

  梁月和严安没有什么动静,想必也是同样的说法。

  啪啪啪!

  门响了,严安去开门,却见门外没有什么人,只有一个小箱子摆在那里。

  他的警惕性很高,万一里边是炸弹怎么办?

  于是他叫住了正走过来的严平,叫大家都离远一点。

  箱子被他在外边打开了,里边只有一个信封,严安疑惑不解地进来给了梁月,于是梁月毫不犹豫地撕开。

  几张相片自信封中滑落到地上,照片里那些或喝茶或行走的人影他都很熟悉。

  梁月见状心生不妙,信件取出,发现里边只有一句话。

  啪!

  信封被他用力拍到了桌子上,于是乎方尹也偷瞄了一眼。

  “老梁,是你不?帝都里的人我都太熟悉了,你把他们派过来,不处理我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