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最弱法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法术还能这么搞?

最弱法王 蜂蜜米酒汤 2337 2019.02.08 22:40

  张延武这次没有在一开始便站在原地使用拔刀斩。

  一来他的刀有些问题,二来对手也是个近战选手,和之前那个想不开非要近战的弓兵不一样,这一刀下去要是没砍到人,张延武自己就得被砍了。

  “我要先上了!”李晓晓一声娇喝,手持长剑便冲了上来。

  张延武将刀鞘弃于地上,双手持刀,使刀身置于右侧眉间高度,刀尖对着李晓晓,全神贯注地凝视着李晓晓的全身动作。

  她的步伐轻巧迅捷,每一步都好像是要变一个方向,张延武自认为在速度方面,自己已经输了,所以他不能轻举妄动。

  不过......

  李晓晓接近了张延武,二人的攻击距离马上就要重合,就在这时,张延武松开了持刀的左手对准前方的地面。

  蓝色的法术阵凭空出现,地面被覆盖了一层光滑的薄冰,李晓晓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

  张延武趁此机会猛然上前一步,挥刀,横斩!

  当!

  李晓晓反应迅速,竟是挡住了这一刀,不过由于站立不稳,挡住这一刀的她身子向后仰去。

  现在是比赛,张延武可不管你会不会摔着,趁你病,要你命!

  又是一个连击,刺!

  叮!

  李晓晓将长剑与剑鞘交叉与面前,又是将这一刺堪堪退到了一旁。

  “哈啊!!!”

  李晓晓借助这一次攻击在空中向后翻转了两圈,退出了那一片光滑的地面。

  张延武脸色浮现出一瞬失望,接着便解除了法术。

  此时,看台上的方尹看的是一脸懵逼,这是飞天了吗?这是在半空转圈圈了吗?这真的不是在拍戏吗?

  当初扛自己的时候自己也没多想,只觉得目的地很快就能到,现在回忆一下,被扛的时候还真不觉得摇晃抖动,原来那个李晓晓的动作这么轻快敏捷!

  “不要告诉我,我一接近你,你还会再放法术。”李晓晓有些郁闷地说道。

  “抱歉,真正战斗的时候对手可不会听你的意见。”张延武笑了笑,又伸出了左手。

  李晓晓见状连忙向一旁躲闪。

  “哈哈哈,逗你的!”

  “去死!”

  生气的李晓晓冲了上来,于是乎,地面上又出现了法术阵,张延武趁机砍向李晓晓,险些滑倒的李晓晓又是在堪堪抵挡后险险后退开来。

  张延武郁闷了,这女的怎么反应速度这么快?

  李晓晓比他更郁闷,竟然一句话竟然骗到我两下,这男的太坏了!

  一时之间,两人站在原地,谁都没再动一下。

  李晓晓是怕张延武又来那一招法术,张延武是觉得李晓晓速度比自己快正面对峙吃亏。

  “我们商量一下,谁都不许放法术,这样行不行?”

  张延武一脸怪异的看着李晓晓,这句话的风格怎么那么熟悉呢?太不要脸了!

  李晓晓也反应了过来,顿时小脸就红了,她这也是一时着急说胡话了。

  可是那冰太滑了,对于她来说真的是挺克制的。

  张延武低头想了想,“这样吧,我不放刚才那个法术了,不过还要你先冲上来。”

  “好!”

  李晓晓说着,脸上瞬间重回认真的神色,她举起长剑,摆出进攻的姿势,下一秒,整个身子又消失在了原地。

  张延武伸出了左手。

  李晓晓连忙向脚下看去,这时,眼前一刀白光闪过,抬起头的她发现残月刀已经快要砍到她的胸前。

  当!

  李晓晓又是险些没挡住这一次攻击,身子再度后退几步,李晓晓后怕地喘了两口气。

  擦,又没砍到,这妮子速度也忒快了吧?!

  张延武更烦了。

  李晓晓心道晓晓你不要慌,他已经答应你不用那个法术了,向前看,不要再看地面了!

  接着,她举起长剑,又又又一次冲了上来。

  “哈啊!!!”

  张延武又伸出了左手。

  李晓晓这次没有低头。

  突然,前方的地面出现一个小小的圆形棕色法术阵,接着,一个台阶缓缓抬升。

  “啊!!!”

  李晓晓一个踉跄,险些被绊倒在地,张延武大吼一声,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是一阵乱砍。

  叮!当!叮!当!叮!叮!当!......

  处于劣势的李晓晓趁着一次砍劈没有接上,终于还是向后拉开了距离。

  张延武怒了,这次他没有等李晓晓说话,主动追击了上去。

  他这是不理智了啊!

  看台上的方尹叹了口气,你说你怎么不继续刚才的方法呢,多有用啊?

  在真武之气的加持下,辉刀的攻击力增加了许多,然而,李晓晓的武器终究是氪了金的,因此即便没有真武之气的加持,她也能硬刚张延武的攻击而不必担心武器被斩断。

  两人武器的交接频率越来越快,渐渐地,李晓晓的弱势没有了。

  张延武的神色越发凝重,他的真武之气属阳,本就是靠的瞬间伤害力,然而李晓晓的武器性能和速度高他太多,寻常攻击不管用,特别用力的那几下也都被她躲开,再这样下去,自己的武器就要扛不住了!

  只见他手中的辉刀此时已经多了好几道裂痕,若非有真武之气的加持,恐怕再有一两次碰撞就要从中断裂。

  现在这个情况,根本没有功夫使用法术,可是刀鞘他也扔了,怎么使用拔刀斩?

  等等......谁说拔刀斩必须要有刀鞘的?

  张延武大吼一声,利用一次强攻后退了两步,来到擂台的角落,接着将辉刀致于左侧腰间。

  李晓晓上前一步想要追击,见到张延武的架势突然有种危险的预感,不过她显然不会害怕与他的近战,于是乎她灵活的左右走位,最终来到了张延武的左侧。

  她对张延武的拔刀斩有过研究,在这里攻击是最小的,更何况他没有刀鞘,想必自己能够挡下这一次攻击,然后趁机反败为胜!

  这一切都仅仅发生在一刹那,张延武瞬间完成了拔刀斩的准备,而李晓晓也几乎在同时来到了他的左侧。

  “斩!”

  张延武出刀了,虽然只是仓促间完成,但这一刀甚至比他之前的那几次都要完美。

  这一击隐隐有发出声音,好像是辉刀发出了愤怒和悲鸣。张延武知道,这是自己的辉刀的最后一击了。

  李晓晓脸色大变,张延武在拔刀的那一刻整个气势完全变化了,这是只有做他对手才能有的体会,因为在这一瞬间她整个人好像被刀给锁定了。

  她将剑与剑鞘交叉横于胸前,只听一声剧烈的金属碰撞声,接着,她耳鸣了。

  不过身体的感觉还是有的,她感觉自己飞了起来,再看张延武,这个可怕的对手同样被巨大的力道击飞。

  擂台角落的两个人同时飞出擂台,但他们不会电视剧里的轻功,所以他们并不能飞回来。

  谁会先落地面?!

  这一刻,看台上的人都瞪大了眼睛,想要目睹最后胜者的诞生。

  擦!怎么还会有棕色法术阵?

  擦!突然延伸出来的那一块擂台是什么鬼?!

  “本场比赛的胜者是——张延武!”

  所有观众都懵逼了,法术还能这么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