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斗破之天下为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相生丹(上)

斗破之天下为器 虫子龙 2043 2019.07.12 08:29

  乍然之间,原本破旧的鱼竿骤然断裂,萧器拖拉着鱼竿整个人落入水中。

  一大堆鱼群争抢着向他扑过去,溅起大片水波,他正在水中游荡,看见一大堆鱼群朝他涌来,心中不禁间升起绝望感与绝望感。

  “想不到我今天就要葬身鱼腹了,黑面老头,你还不来救我等着我被鱼咬死吗?我死你了可就没有徒弟了。”萧器苦笑一声,叫喊道。

  望着越来越近的鱼群,与无动于衷的黑面神,他感觉自己的身躯已经没有了力气,心头的绝望越来越庞大,甚至对黑面神都暗暗升起了恨意。

  “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我不甘心啊!该死的黑面老头,我今天若是不死,早晚我要将你丢海里喂鱼。”望着奔腾而来的鱼群,萧器苦笑道。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他只是睡了个懒觉,莫名其妙的就被黑面老头吊在了鱼竿上,现在都真的要喂鱼了,就算这是对他的考验,可这也太过分了,都让他怀疑他是不是这老头的仇人,不行,就算被鱼咬死,也要拖一两个陪葬的。

  拖起身躯朝着鱼群冲了过去,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他只感觉自己的速度越来越快,内心的恐惧早已经在冲向鱼群时消失,他现在只剩下一个念头:战!

  冲入鱼堆,萧器用着银牙撕咬鱼,一个个鱼被他撕咬出一道血红的伤口。用手抓住鱼尾,拼尽全力,狠狠的将鱼甩出老远,眼中充斥着血丝,在鱼群中大杀四方起来。

  望着疯狂的萧器,鱼群愣了下,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前一刻还在逃窜的萧器下一刻就变得如此凶残。

  紧接着,鱼群回过神来,鱼群首领见状,指挥着鱼齐齐朝着萧器扑过去,原本还不知所措的鱼,在听见首领的话语之后,也只能迟疑的冲过去。

  望着扑涌过来的鱼群,萧器苦笑一声,心头暗道:我是偷你们的了,还是抢你们的了,从开头就一直追着我咬,现在我反抗下,你们就跟疯子一样。

  随着鱼群的扑涌,尽管萧器尽力抵抗,但面对这数不清的鱼群,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身上那股力气,随着思绪的冷静而消散,身上不断散发着的刺痛感与疲劳感令得他苦笑不已,只能望着一个又一个鱼群朝他扑过去。

  很快,鱼群便将萧器淹没了,一块又一块的血肉被撕扯而下,流落的血液将水染成了红色,被疼痛所侵袭的萧器,用尽最后的力气苦笑道:“好不甘心!”

  他不甘心就这样死去,我要在这里大放光彩,唉,罢了,就算真要死,也不能就这样窝囊的死去。

  “这……就是最后一下了!”萧器大喝道。

  身躯忽然涌起,眼眸布满血丝,一拳朝着鱼群挥舞过去,击中许多鱼,不过尽管打中了许多鱼,但并没有给鱼造成多大损伤,反而还更加刺激了鱼群,令他们更加疯狂的撕咬着萧器的血肉。

  结束了,他淡淡的想到……

  瞳眸缓缓闭上,昏迷了过去……

  尽管萧器昏迷了过去,鱼群依旧不断撕咬着他的血肉,一阵口哨声忽然响起,鱼群随之带着惊惧四散而去。

  没有了鱼群扑压,萧器那血红的身躯也缓缓随着水面沉了下去,一道黑影猛得窜入水中,手一伸直,拉起萧器的手腕,就往水面上游去。

  随着“噗通”一声,黑面神溅起水花,纵身一跃,带着萧器跃向河畔,落入地面,脚下染起灰尘。

  待灰尘散去,看清了那丝毫不像是老人身的八块腹肌,这与他的脸庞一点儿也不相称,看上去有些滑稽。

  望着浑身染血的萧器,黑面神捋着胡子,欣慰的笑道:“你这小子,倒也是倔强,宁可被鱼群活活咬死,也不肯向我低个头,不过你的表现蛮不错的,好好培养下必能成为真正的强者,唉,以后复兴萧族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他只所以收萧器为徒弟,不过是在萧器身上看见了潜力,让萧族重新崛起的潜力,这是他在任何人身上都未看见的,即便是族长之子萧炎,他也没见到过。

  想起萧炎,黑面神轻叹一声,淡淡的说道:“罢了,罢了……”

  将萧器丢在了河畔边,黑面神漫着步伐,哼着小歌谣,走进了东南方的丛林之中。

  微微片刻,黑面神哼着歌谣,带着木头与漆黑大锅,还有着一大堆不知名的草药,渡着信步走到了萧器身旁坐下。

  将木头放下,蹲下身子,从怀中掏出尖锐的木刺,木刺刺在木头上,钉在了木中,使劲摩擦木头,开始钻木取火起来。

  过了不久,星光般的火焰随着摩擦而升起,火焰蔓延在木上,一下子就将星光般的火焰变成了熊熊大火。

  望着面前的柴火,黑面神瞳眸中闪过一抹精光,面上充斥着笑意,淡淡的说道:“木生火,完成。”

  蹲下的身躯站起,将草药放在明火旁,带着口大锅,缓缓朝着河水边行去,锅放入河水中,将手探入水里,轻轻抚摸着镀层。

  随着抚摸的增加,漆黑镀膜脱落而下,金光涌现,漆黑破烂的锅变为了口黄金所铸成的锅。

  黑面神洗尽了黑镀膜,将金锅从水中捞起,缓慢地行回了明火边,将金锅放在了上面,闭上了眼眸。

  原本内部空旷的金锅,放在明火之上后,一粒水珠凭空冒出,随着时间推移,水珠越来越多,填满了整口金锅之后才停了下来。

  “金生水,完成。”黑面神睁开眼眸,悠然说道。

  紧接着,一道黑影飞快拿起放在地上的其中一味草药,将之快速的丢入锅中。

  望着锅里被热水溶解了的草药,黑面神瞳眸中出现一抹肉痛,自我安慰的说道:“珍藏多年的土型草就这么没了,大概这就是它的宿命吧。”

  土型草,长相与泥土一般,而头上却有一条微不可察的草芽儿,平时隐藏在山川的泥土中,极难发觉,更为恐怖的是,这个泥土具备着思想,难以找到。

  随着火焰的燃烧,里头的土型草变为了一摊泥土,泥土随着火焰的燃烧覆盖在整个锅中,宛如大锅盖一般。

  望着土为盖的金锅,黑面神勾起一抹笑意,淡淡的说道:“火生土,完成。”

  接着,黑面神从怀中拿出一个白玉瓶子,望着黑锅,眼眸中再次闪过一抹肉痛,苦笑的说道:“传说中唯有在七月七日极寒之地种下草种,待草种长大之后,又一个七月七上雨日,草种上所滴下的第一滴露水,三光灵水。”

  黑面神将瓶口打开,里面彩光从瓶中涌出,水透明可见,无色无味的水在这彩光的熏染下,竟有着幽兰花般的芬芳。

  手慢吞吞地将整个瓶中之水全部倒入金锅中,与金生水发生混合,发生了其妙的变化,锅中水粗看清澈见底,细看五彩缤纷,端为奇妙。

  凝望着手中再无一滴水的白玉瓶子,黑面神苦笑道:“这么多年所积累的家产全没了,臭小子,你可要争气一点,不然老爷子我就真的血本无归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