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珠户人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七章 这厢有礼

重生珠户人家 水澜晶 2009 2019.01.12 07:00

  “啊!你,你别乱来!”

  忽然大太阳底下看到光闪闪这么一把短刀,卖水果的老汉登时吓得一愣,他原是个老实人,不过是自己种的瓜果自己拿出来卖罢了,哪想到忽然遇到这种事?

  老汉才愣着,忽然觉得胳膊肘给轻碰了一下,回头一瞧,却是对上方沁湄笑眯眯的小脸,再往下一看,顿时大喜——方沁湄却是将他瓜果摊上放着的足足一尺多长的西瓜刀拿了过来。

  老汉接了西瓜刀在手,胆气顿时豪壮,扭过头大喝一声:

  “你个小泼皮!你老汉儿我非教训你……”

  一句话没说完,愕然发现对方已经捏着小刀跑远了,感情不过是个银样镴枪头。

  “哈哈哈!算你跑得快!”

  老大爷和方沁湄在阳光下放声大笑,十分快意。

  方沁湄手快脚快,替大爷将地上滚落的铜子儿都捡了回来还给老大爷。

  方沁湄又要掏钱买瓜,那老大爷哪里肯依,好说歹说送了她极大极甜的一个瓜,坠得她快拎不动篮子。

  方沁湄走了几步,回身向老大爷说道:

  “大爷,您要不换个地儿卖果子吧?就怕那个小泼皮又来捣乱。”

  老大爷恍然大悟,拿手拍拍脑门:

  “到底是姑娘想得周到,好嘞!老汉儿我上衙门门口卖果子去,看那帮泼皮再敢来捣乱!”

  方沁湄点点头:

  “是这么个理儿,若是卖得差不多了,早点回家更好。”

  老大爷一迭声地应了,支起手推车,往津南城衙门方向去了。

  茶楼上,许先生和婉娘瞧着方沁湄瘦小的身子,提着篮子吃力地往家走去。

  许先生眯起眼睛,捋着胡须笑道:

  “这方小湄不错,算得上有勇有谋了!”

  “什么有勇有谋!若是她想得再周到些,就该知道,若是那泼皮果真有心算计老头儿,她这一出手,就算给老头儿带来无尽麻烦了!老头儿现在是可以去衙门那边支摊售卖,可若是那泼皮带了人,在城门围堵老头儿呢?”

  婉娘的眉间,紧紧皱成一个“川”字。

  许先生瞧着婉娘,温言笑道:

  “城门有四个,这个泼皮行事如此混乱,他怎么知晓去哪里围堵老人家呢?婉娘,你似是对这方小湄成见极深啊,是不是有些故意挑刺了!”

  婉娘顿了顿,没好气道:

  “总之我不信这个姑娘真有什么智珠在握,罢了,不与你斗嘴!我们且看吧!”

  二人离开茶楼,各自安顿。

  婉娘一路上掩蔽身形飞身赶往方家,她边走,边用手捏着怀中的蚩尤环,目光闪动,似是想到了什么。

  …………

  方沁湄得了瓜回到家中,如裴师母所说,将西瓜盛放在竹篮内湃入井中,待方嫂子劳作结束,便起出解暑。

  夕阳下,三人围坐在院落内的树荫下,西瓜津甜,闲话一二,凉风习来,颇有些开怀滋味。

  待瓜吃得差不多,裴师母忽想起什么,转头问方嫂子:

  “对了,小湄她娘呀,我们是惦记要在此处开店铺,那可曾与津南城的行会、商会打招呼,拜山头啊?”

  方嫂子闻言,手下一紧,一块西瓜分成了两半,惊呼起来:

  “哎呀,了不得,得亏是师娘提醒我,我忙晕了,只顾得购买玉料,制作首饰,竟没顾上和商会行会打交道!”

  裴师母闻言也紧张起来,用拐杖顿了顿地面:

  “这可不好,若是我们贸贸然开张了,这里商会行会一个人都认不得,那怕是要惹来祸事,这需得赶紧张罗一下!”

  方沁湄闻言点头:

  “师婆提醒得是,娘亲,今日天晚了,明日一早女儿便去打听津南商会与首饰行会坐落在哪里,如何打交道。”

  “正是,需得好好筹划一番!”

  裴师母说完,又不禁皱眉嘟哝道:

  “我们都是女人家,不知道商会、行会的人,会不会欺负我们寡妇失业的……”

  方沁湄扬了扬眉毛,笑道:

  “师婆,怎么叫寡妇失业呢?咱们不都好好的,有一份正经营生在干嘛!行得正,走得直,到哪儿也不用觉得低人一等!”

  方嫂子精神一振,露出笑颜来:

  “好,小湄有胆气,也对,咱们无事不惹事,有事不怕事!”

  裴师母也呵呵地笑了:

  “有理有理,关关难过关关过,都是生意人,手艺人,总有办法的。”

  窗外,传来一声似有似无的轻哼,夜风一吹,便消散了。

  …………

  金乌西坠,徐徐入夜,天色微凉,撒了一层若有若无的细细雨粉,周遭空气润泽了许多。

  方家小楼二层,如今又收拾出来一间,方沁湄等三人每人一间卧房,为的是彼此少做打扰,能休息得更为安心。

  因裴师母提起商会与行会之事,方沁湄与方嫂子自是警醒起来,二人难免花费了些功夫,细细地商议如何寻人见人,买哪些礼物,如何建立联系等事,待方沁湄举着蜡烛回到自己房中之时,已过人定时辰,周遭已是安静下来,唯有虫鸣声声。

  方沁湄生性爱净,乃去净室清洗了一番,方又举着蜡烛上楼。

  就在她推开自己房门的一刹那,就觉一阵清风掠过,手中的灯火几乎熄灭,她忙不迭地转身,护着这一缕烛火,缓缓进入房中。

  待方沁湄终于走了进来,只觉今晚屋内似是寒意深重,竟让她浑身打了个寒颤。

  方沁湄小心翼翼地将蜡烛置于桌上,蓦地目光一定,身子就像是被牢牢钉在了原地。

  橙黄色的烛火之下,一痕碧色如洗,清澄如水,洁净如冰,竟是一只水色极佳的玉镯。

  再细瞧,这只玉镯分明十分眼熟,正与裴师母所带来的蚩尤环全然对应!

  方沁湄低低地惊呼了一声,心中直如惊涛骇浪一般,面上却是不显。

  她静静瞧着这只玉镯,并不伸手触摸,而是长出了一口气,缓缓向后退了两步。

  方沁湄墩身,做万福状,低眉垂目,温和地轻声说道:

  “裴公子派来守护小女子的大人,请出来一见吧,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