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天字卷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太岁与青峰

天字卷 坦克兔子 1167 2019.05.16 01:07

  祁放山自洗尘大会之后,便对那祁罪宠爱有加。只是那青峰与太白的山主及其门徒皆被悉数杀尽,不留活口,这曾给祁放山下毒之人便成了一个未解之谜,此毒狠辣无比,足足修养了半个月,祁放山的身体才逐渐恢复,想武功练到像他一般的地步,一般毒药已经无法伤他分毫,只是这毒请了多家名医也无法彻底祛除,每当祁放山运功便会隐隐作痛,甚至会对其内力造成永久损耗。

  而祁罪从那风雷玄武碑回来后,便成了祁府的焦点,而这余下的山主也都各归其位,这消息便在那雪城传开而来了。祁罪的名字很快就家喻户晓,人尽皆知了,而这故事传着传着就不免添油加醋,坊间传闻祁罪十一岁便杀了太白山山主和青峰山山主,还屠尽山门众人,一时间这些故事都落在了祁罪一人的身上,成了最为广泛流传的版本。

  “少爷,老爷叫你过去一趟。”鹿莽一脸开心,想必这几日府上关照不少,作为这红人为数不多的下人自然也是沾光不少,祁罪看看他摇摇头便出门而去,来到了正府前庭,看到了大伯与爷爷,看样子两人在此等了片刻了,见祁罪过来那祁放山脸上笑出了褶皱。

  “罪儿,来!”祁放山远远的招呼祁罪过来,示意他坐下。

  “爷爷,您的身体最近好些了吗?”祁罪看那祁放山脸色并不比早些时候红润,而且他的手边多了一个惹眼的手杖,祁放山坐着双手搭在手杖之上,威严却又和蔼。

  “爷爷身体不要紧,倒是你。来府中这么久了还没有几个下人,我听闻你那住处只有俩男丁?”

  “是的,爷爷,孩儿不需要太多下人,我自由惯了,这事事都要别人帮忙做反倒会不习惯。”

  “哈哈哈…,”祁放山突然大笑,“这我祁家的少爷,不是需不需要,而是必须得有,我给你找了几个,你看看有没有喜欢哪个不喜欢哪个?”

  “这…”祁罪话还没说完,几个女子便被领了出来,祁罪一眼看上去,竟看到了两个熟悉面孔,一个是那祁小小,一个是那女领班青涵。祁罪看那小小的眼眶红肿,想必是舍不得那祁寄,而青涵倒是一脸淡定,祁放山语气充斥着自信,对祁罪说道“仔细看看,爷爷都给你挑好的,选几个喜欢的留下。”

  祁罪看着这数名女子,五一不是面容姣好的俊俏少女,年龄也是十六七岁的样子,祁罪一个个的看,走到了那青涵的面前停了下来,这祁罪倒是头一次仔细看这青涵的模样,这青涵倒是生的极其美艳,年龄也是在其中偏大一些,十八九岁的样子,高出了祁罪一头显得十分突兀,只见那青涵看着祁罪自上而下,透出了一股不屑。祁罪心想这女子是祁府背地里的女仆头子,没想到爷爷将她也弄了过来。再往后便是那祁小小,温泉一别,青涵是孙夫人的狗腿一般的存在,而祁小小又是祁寄的贴身丫鬟。看那小小的眼睛红肿,被祁罪盯着这女子又害怕了几分,想必是怕被祁罪揭穿她私泡雪檀浴,又或者是很想回到自己的主子身边吧,祁罪虽然恨,却又恨不起来,也许是这小小的模样太惹人怜爱,虽然看破了她的内心却依然被那骗人的外表牵着走,又看了一会,祁罪竟然心生不忍。

  “爷爷,她们两个不要,其他几个人都可以,爷爷给我挑便好。”祁罪指了指青涵和小小。

  听罢,青涵一脸的孤高变得惊慌起来,那小小也幽怨的望着祁罪,看的祁罪心慌起来。

  “来人,把这俩人带走。其他的都送到碎花别院。”祁罪惊了一下,这细数下来除去小小与青涵,剩下的还有数十名之多,祁放山竟要将她们全部送来吗,祁罪还未来得及推脱,只见那小小猛的跪在他的脚边,边哭边说道“求少爷救救我,求您把小女留下来,我给您当牛当马服侍您一辈子。”

  “你这女好生无礼!人呢?带下去!”祁放山见此情形怒不可遏,气的差点咳出血来。说罢便来了几个侍卫,上来就要抓两人,只见那青涵恍恍惚惚间也跪了下来,一改之前的冷傲,两人都跪在祁罪脚边苦苦哀求,只是话还说不完就被那侍卫拖着往外拽。搞得祁罪莫名其妙,便问道“爷爷,你要把她们带去哪里?”

  “丢下山去,给他们找个好营生。”祁放山的怒气还未平息。祁罪想,这二人竟因自己而被赶下山门。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愧疚,自己的本意只是想烂她们回到各自的主子身边罢了。便连忙拦住那侍卫,“诶,等等,”那祁放山看如此,便摆摆手让那侍卫先退了下来,“罪儿你这是何意?”

  “我改变主意了,这俩我也要了。”祁罪说完,那二人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祁罪看着两人,心中五味杂陈,想来前几日还对她们恨之入骨,这一刻却又觉得可怜。

  “哈哈,罪儿你莫不是动了恻隐之心,听爷爷的,决定的事就莫要改变。来日如果是敌人,让你饶了他你也饶吗?”祁放山笑着,口气中却

  多了几分决意。

  那青涵开口说道“老爷我们不是敌人,绝不会害少爷的!”青涵不住哭出声响。

  祁罪见青涵哀求,心中一紧,那祁放山何许人,此时插嘴决计是不明智之举。那祁放山头上的青筋快要爆开一般,青涵说罢也深知自己犯了严重的错误,这两人的命运可能就将终结于此了。

  祁罪便抢先了祁放山一步,走到了那青涵的面前,青涵见他如救命稻草一般,露出了傻兮兮的笑,接着压低声音说“少爷您帮我求求老爷…”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便将青涵甩了出去,这一旁的小小看了跌坐在地,一脸惊恐,不住颤抖。而那青涵竟然昏死过去,脸上留着一个深红的巴掌印,还有一副看到希望一般的表情。

  祁罪转身,看着祁放山脸上的怒气缓和,取而代之的是一丝不解。

  “爷爷,孩儿并不是动了恻隐之心,而是刚才看这两个女子哭的梨花带雨心中竟然有些开心,那碎花别院平日清雅无趣得很,多些下人确实是好,可这多两个玩物才能解闷不是?”说罢,便抽出碎花刀,挑起了那跪坐在地颤抖着的小小的下巴,而那女子却再也不敢正眼瞧着祁罪。

  “哈哈哈,好!也好!就这样吧。来人,把那昏死过去的抬过去,另一个!还能走吗?”

  “能能能,”那小小慌慌张张的站起身来,不觉间有些恍惚。

  “都收拾收拾,下去吧。”祁放山招呼着女子们。“罪儿,你留下。我有重要的事要交代给你。”祁放山表情严肃了几分,等到人走光才说,“罪儿,你可知太岁和青峰两山?”

  祁罪回答道“知道,这当日闹内乱的便是这两山的门人。”

  “如今,这两山无主,却又占地甚广,不可弃之不理,多少人都在盯着这块肉。”想来祁放山是要将这两山交由祁罪打理,也难怪给他发了这么多的侍从。

  “爷爷的意思是?”祁罪假意不解,疑惑问之。

  祁放山回答道“爷爷想让你当这山主,正好你在那碎花别院也无趣,旁人我信不过,这两山还是由我祁家血脉来掌管合适,不过你年纪尚小,爷爷给你时间考虑?”祁罪心想这老爷子当真是想一出,是一出,且不说才入府几天,人还没认识全乎,就单论年龄,祁罪也不过十二岁,怎能放心交给自己。

  “爷爷,这…恐怕不妥。”祁罪心中打鼓,但接受了提议倒也自由。

  “没有什么不妥的,太白青峰两山本是一山,只是中间被劈开而来,一分为二,那太白青峰两主久有一心,后我派人去探查,才发现两山竟在中间断处崖修了座跨越天堑的大桥,而桥之上又修了一处府邸,两山主在此处共同管理着两山。”祁放山生气的讲着。这两位山主也是有情有义同生共死,只可惜那百号门人,死的冤枉,祁罪仔细思索,突然问道“山被劈开了?被谁?”

  “被一个活了上百年的猿魔劈开的,当年被我们先祖祁写意溶解封印,但猿魔死前曾下诅咒,他有一日终将回归这片大地。”

  “能劈开山的猿魔吗…”祁罪半信半疑,祁放山看他的模样笑了笑说“不过是老一辈的传说罢了,是不是真的有,谁也没见过。扯远了扯远了,刚才我说之事,罪儿意下如何?”祁罪思索,如若答应此事,定比在祁府要自由几分,兴许还能探得几分母亲的消息,只是不解,祁府如此多的怪物,为何如此大事交给自己一个小孩子去做。便问道“爷爷,为何不让祁寄大哥,或是祁雪姐姐,还有大伯他们,而…”

  “哈哈哈。”祁放山大笑三声,“罪儿,你的资质确是难得,但实力确还不足以独担此任,只是你祁寄大哥现如今正在冲关的紧要关头,而你姐姐对祁家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不能离得太远,具体情况以后在慢慢告诉你,你的大伯们都有各自的事要忙,至于你父亲,也有事无法抽身,我的身体也…”祁放山说到此处便再也笑不出来,祁罪连忙答应道“好吧,爷爷,此事就交给我吧。”

  祁罪回到碎花别院,没想到祁放山连行头都替他收拾好了,即日便启要他程,一点时间也不愿耽搁。

  “鹿,你带着这几个新来的,在后面赶路,让烧石跟我先走一段距离探行,我会让烧石在途中等你们,如若遇到危险也好应付。”

  “诶,少爷你这一次就给咱们这添了这么些…还个个貌美如花,我看那祁寄的贴身丫鬟都给弄了过来,少爷用了什么手段。嘿嘿。”祁罪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说道“好好照顾那个昏迷的姑娘。”

  “诶,好的少爷,放心吧,给她照顾的好了才能服侍少爷。”鹿莽一脸傻笑,觉得看透了祁罪的心思一般,而祁罪此时心中却打起鼓,丝毫没有那种男女之事的想法。这行头多多少少打包了两车,看来祁放山料到自己会答应,早就派人来通知了。

  祁罪看那寝卧下人整理行头来来回回,突然想起自己床下所藏之书,慌张进屋探手一摸,竟然空无一物,祁罪惊出一身冷汗,连忙将那被单整个掀开,还好在那床尾发现了那本风雷玄甲护心功,祁罪长舒一口气,想必是那下人收拾之时让它错乱了位置,祁罪小心翼翼的放进自己的衣兜之中,离开了屋子准备向太岁山出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