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一世缘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遁甲怀星

一世缘悭 盗净天香 2574 2019.03.15 06:10

  叶雨棠此时身处一个昏暗的空间中,周围没有一丝灵气,除了自己的心跳声外再无任何声音,刚才的晕眩感让他身体十分不适,他略微调整了一下气息,反观四周却发现根本无法辨别方向,他以演阵的方式尝试辨别方向,却发现根本没有用,无奈之下他选择用了一个最笨的方法,他将衣袍脱下,再将灵气覆在上面,正准备朝着不同的方向前进,却听见虚空中传来一阵狂笑

  “有趣、有趣!不过此法着实笨了些,放心好了,此处并非什么弥天大阵,只不过是我往日修炼的一处空间罢了。”

  叶雨棠闻声抬头,见一男子的身影正由虚转实,男子凭空负手而立,看上去年纪约莫而立之年。他身穿寻常月白道袍,可袍上却酒渍斑斑,腰间别着一串小葫芦,细看八九之数。一双草鞋的鞋带都起了欠,此人面相七分俊俏带着三分轻佻,发髻上随意插着两根玉簪,却并非是什么宝贝,不过是凡间寻常白玉而已,着实算得上不修边幅。

  叶雨棠:“晚辈叶雨棠见过前辈,冒昧相询,不知前辈名讳可是遁甲?”

  遁甲:“啧……”

  叶雨棠:“啧……?”

  遁甲:“年纪轻轻说话却如耄耋老儿,谁教你此般言语的?霈?霱?究竟哪条小虫?”

  叶雨棠:“小…小…小虫?”

  遁甲:“你可知霈与我比斗输了多少次?妄声称龙,也好意思?”

  叶雨棠:“前辈,霈尊毕竟是龙族之祖,为诸天十界修道之士所景仰,称…虫怕有不妥。”

  遁甲:“你别前辈前辈的叫,我不爱听。我姓楚名怀星,自号遁甲。嗯……依今时所断属太古修士。生于仙界楚家,少时随父兄来到人界历练,而后父兄双双陨落,我便留在了人界继续修炼,如今世上已无血脉尚存。曾有幸得仙师指点迷津,八艺无所不知,却唯阵一道震铄古今。好了,我说完了,换你了。”

  叶雨棠:“晚辈姓叶名雨棠,生于人界灵川叶家,血亲尚有家姐,雨棠入道已有百余载却苦不得法,虽唯独钟情阵道然雷灵前辈评说雨棠实乃愚人因果,福祸百年,碌碌无为……”

  遁甲:“等等等等等等,灵川叶家?可是玉心湖上那修仙家族?你与叶循又是何关系?”

  叶雨棠:“正是,叶循乃晚辈家中老祖。”

  遁甲:“鼻涕小童如今都是别人老祖了,至于你嘛……唔……情根缠心,斥灵之体,得霈祖龙血脉传承,却未修功法……可有过师门?”

  叶雨棠:“晚辈与霈尊执师徒之礼,也曾令圣渊……”

  遁甲:“啊呸!呸!呸!霈脸皮如此之厚,还执师徒之礼,简直误人子弟。让他教自己的神道化身恐都吃力,你也不想想,除了会颐气指使他人外他可传你任何道业了?可教你任何生存之技了?可答你任何不明之言了?呕~呕~!愚者如霈!愚者如霈啊!”

  叶雨棠:“可若非霈尊与我融魂传我血脉之力,晚辈也未有与前辈在此相见之缘啊。”

  遁甲:“哦?哈哈!哈哈!不错,此言甚好!此缘甚好!那我现在让你拜师于我,你可有话要说?”

  叶雨棠:“晚辈何德…………晚辈无话可说!”

  遁甲:“好~!倘若你有所推脱,我便送你出去,看来你也明白雷灵所言皆是善言。缘之所致,我此生从未收过一徒,从今日起你便是我遁甲传人,为师不好大礼,待会儿你先出去,知会霈此事,且让他寻来能盛满我这九界葫芦的美酒,他心中自然有数,为师有三句半话,你替我转告他。”

  叶雨棠:“师傅,这半句是何意?”

  遁甲:“你且听好,第一句,当日之誓不可执着,日后你我二人定有相见之日;第二句,我本尊堕入轮回之时已算出混沌必殂,但兄携圣族还需提防凶界孽畜;第三句,我传道雨棠,任何人不得干预,雨棠斗灵即可出渊。半句嘛……哼哼,未知花落处,只闻雨未息。好了,去吧,速去速回,回来时除去美酒,任何东西都别带进来。”

  遁甲说完随手一抛,便转身不再言语,当瀚尘佩落入叶雨棠手中时,他完全不知遁甲是何时将它取走的,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双臂,黑炎龙纹和五雷龙纹也均已不见了。还未待他开口询问,又是一阵晕眩袭来,当他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金榻上,封霈坐在榻边,九子中除霗、霵外皆在房内,见他醒过来后封霈即刻开怀大笑。

  封霈:“棠儿,无事就好!无事就好,你已昏厥数日,老夫甚是担心,怎么样?在那石珠里可有遇到什么危险?”

  叶雨棠:“霈尊……棠儿见到了遁甲前辈,并且已拜他为师,望霈尊莫怪。”

  封霈:“此话当真?!棠儿真是见到了遁甲那厮?!他不是陨落了么?哎?难不成是神道分身?罢了,若他肯传道授业于你老夫又岂会阻拦,哈哈哈,好!好!好!九子听令,将所赠宝物统统拿来,快!”

  叶雨棠:“雷灵前辈呢?怎不见他?”

  封霈:“他正助霗重炼轮回石,无瑕分身前来,棠儿安心修炼,需要什么告知老夫就是了。”

  叶雨棠随后将遁甲托付他转达的话悉数告知封霈,当封霈听到第二句时脸色严肃了许多,可就在听到那所谓的半句话时,封霈整个人都激动的颤抖了起来。

  封霈:“棠儿……棠儿……,遁甲那厮真是如此说的?没有遗漏了什么?”

  叶雨棠:“棠儿绝不敢遗漏一字一句!”

  封霈:“好…好…好……花落处………雨……未息…未息…未息,怀星知我!怀星知我啊!哈哈哈哈哈!!怀星甚是知我啊!!!”

  就在封霈狂喜之时,九子也纷纷归来,封霈示意过后,他们便一个个将宝物呈了过来。

  封霦:“少尊,此乃我冰龙府所炼,此戒名为夜雪,可御诸界寒气,所敛寒气外放之时,风亦带淩。”

  封雬:“少尊,吾苍龙府所呈之物名曰缠龙,雬取梦蚕、金蚕、血蚕、天蚕、寒蚕丝制成,又以风灵力注翻云灵阵在袍内,可随心御风。”

  封雮:“少尊,雮赠你一剑名为百隙,另受二叔所托带来魔龙府所呈之物,此物名为镇锋,乃是二叔专为百隙所铸之鞘。”

  封雭:“烛龙府腐朽…所呈之物名为化魂、溶魄,或可用作炼器之用,雭功法特殊,不可亲手炼器以试,望少尊莫怪。”

  封霈听到这儿时皱了皱眉头,刚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叶雨棠对这化魂、溶魄颇有些兴趣。两块石头一样的东西被放在一个由鬼枯藤炼成的盒子内,原本鬼枯藤已是不可多得的材料,这化魂、溶魄想来也珍贵非凡。

  就在叶雨棠欣喜之际,却想起遁甲在他出来之前所说的话,脸上慢慢浮现出了失落,封霈观之以为是叶雨棠对九子所炼的宝物有所不满,哪不知竟然是遁甲不许他带任何宝物进奇门遁甲石内。

  封霈:“棠儿不必沮丧,遁甲那厮不是让你带了三句半话给老夫么?那么老夫亦有三句半话,你到时候也转告于他。第一句,诸多法宝皆吾九子之心意,怀星务必替棠儿妥善保管。第二句,棠儿终归是吾族少尊,即得老夫血脉传承,就是祖龙子。第三句,云家废人虽仍在怀星阵中,但凶、仙两界蠢蠢欲动,圣、魔、灵三界又是纷争不断,当今乱世还望怀星定要护棠儿周全。半句之言嘛……滢簌寡淡,漯清无味。如此!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