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一波三折

度归年 安可述 1558 2020.04.25 09:31

  那娘子自知胡二郎素日里对邀月的垂涎之心,便道:“二公子,奴家早是被人要过多次的身子,又比不得邀月姐姐的花容月貌,奴家前几日还听人说邀月姐姐至今还是干净身子,这么好的机会,二公子不去找邀月姐姐,怎么能浪费在奴家身上。”

  胡二郎被这小娘子一说,登时起了意,四下的找邀月。

  邀月正匆忙的往外走,刚出了回廊,便听见身后胡二郎喊着,追了上来。

  邀月拉着行月赶紧奔着大门,却被院里的家丁堵了回来。

  胡二郎笑道:“是本公子招待不周,邀月娘子怎么这样着急要走!再与我去喝上两杯。”

  胡二郎本就身材肥胖,生的又是极上不得台面的,邀月看上一眼都是要难受半天,怎么忍得了他这般动手动脚,反手便给了他一耳光,倒是给胡二郎打得恼了,破口大骂起来:“这朝花楼皆是爷日日金银堆砌起来的,你个娼妓这样放肆,爷是这儿的祖宗,你怎么着都得给爷伺候好了,爷高兴了,才有你的活路。”

  待到酉时,朝花楼叫了人来找邀月,却被打发了说:“邀月早已离了胡二郎的府邸。”

  自是都心知肚明怎么回事,朝花楼的人多是赵则初手下的暗卫,便翻了墙进了府内,遍处寻了,除了宴饮没来得及收拾的残局,再没找到半分邀月行月的踪迹。

  朝花楼的掌事夏姨自是慌了,邀月是皇孙最为看重的,这样弄丢了人,偏生丢在了胡二郎手里,可怎么交代,忙派了人去找赵则初。

  赵则初听是邀月行月丢了,便是快马加鞭的赶过去。

  夏姨派了人手在上京的大街小巷找人,待赵则初来了,也是没什么结果。

  “这样找是找不到的,与邀月同去胡二郎诗会的都有哪处的娘子?”赵则初思索了下,问道。

  “大都是各个楼坊的头牌娘子,有千春楼的锦绣,锦瑟;曼回楼的盛夏;红袖坊的天香,月容……”夏姨将名目都说给赵则初听。

  “派几个人拿着重金去这些个楼坊,问那些姑娘,总能问出来蛛丝马迹!”赵则初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各路打探的人大都回来了。

  “锦绣,锦瑟说她们一直是跟着楚家大公子,出府的时候早,并没注意邀月娘子,只说她们走得时候看着邀月娘子也是准备走了的。”去了千春楼打探的回道

  “盛夏娘子说她不知道,小的盘问了些时候她依旧只是些没注意不知晓的说辞。”去了曼回楼的回禀

  赵则初起了疑,宴饮不大,总归只在一方院里,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多少说些,也不必这般搪塞。

  曼回楼

  盛夏正在房中辗转反侧,宴饮上受了惊吓,本来向鸨娘请了假,偏有人来问邀月的事,心下更是惴惴不安,心想自己只是个花楼娘子,有多少身家性命能扯在这种事里,胡二郎哪是自己得罪的起的,邀月背后又是皇孙撑腰,自己该怎么能搪塞过去,想着想着,便缓缓入了睡。

  半梦半醒之间,忽觉得有人站在床边看着自己,不由的惊醒一看,是皇孙赵则初,心下惊慌了起来。

  “皇孙这么晚了来奴家的房间做什么?”盛夏声音里有些颤抖

  “盛夏娘子不愿意说,本王也知道,也理解,毕竟那是胡相的儿子,娘子怕得罪了,可娘子不说,就不怕得罪了本王吗?若是娘子再这般嘴硬,信不信本王顷刻烧了这曼回楼,或是毁了娘子的容貌,娘子可要好好想想,自己知道还是不知道。”赵则初是笑着的,眼睛里却是无半分笑意,言语里也都是骇人的杀气。

  盛夏吓得连忙滚下床,跪在赵则初的脚边,哭道:“殿下,奴家也是逼不得已啊,整个上京都知道胡二郎床榻上的手段,奴家也是害怕,一时想逃脱,便便扯了邀月娘子,胡二郎也一直揣着那颗心,便就撇了我去找邀月,邀月娘子定是被留在府里了。”

  “我的人已将那府邸里外找了个遍,并不见邀月踪迹,你将知道的所有内情一并说了,若是再欺瞒诓骗,本王即刻杀你!”赵则初低吼道,心中又急又怒。

  盛夏慌张不已,为了活命,只得都一股脑的倒了出来:“胡二郎有一处密室,是鲜有人知道的,那密室专是为了苟且之事修的,我身边有的姐妹去过,大约在城北一处荒落的院宅里,若是不在府邸,大抵便是在那了。”

  赵则初听了,留了一个人在这看着盛夏,便立刻离开了曼回楼,领了几个暗卫,换了夜行衣奔着那城北的荒宅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