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追杀

度归年 安可述 2097 2020.06.21 13:05

  空旷无人的官道上,那书生拼命跑着,身后一众杀手提刀追着,不过片刻功夫将书生逼到了悬崖边上,那书生正是唐千俞,此刻正满身尘土伤痕,孤立无援的瘫倒在悬崖边上,那些凶悍杀手步步逼近,电光火石只见唐千俞毫不犹豫滚下山崖,躲过那致命一击。

  他紧靠着崖壁滚下去,细嫩的手在崖壁间扒着什么,尽管手掌已磨的鲜血淋漓,他紧紧的扒着突出的石头悬在山崖半空,用尽全身力气爬上这凸出的一块石头,他脱了外袍扔在崖下,这山崖下头多是野狼,也好蒙骗了那些杀手。

  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他拔了揣在怀中的匕首,轻车熟路的将匕首插在山崖中,另一手攀着凸出的山石,一步一步爬了上去,自始自终无半分畏惧犹豫的神色。

  伤痕累累的他,此刻一个人行在孤野,再无假装,清冷月色下,他原本清秀的脸上尽是血泽伤痕,眼神狠戾,他快步走着,像极了自地狱重生的厉鬼。

  深夜寂寥,叩门声,声声回荡在夜色里,国子监的大门砰砰作响,忙有小厮前去开了门,门一看,便看见那一身鲜血淋漓的人站在门外,惊得那小厮差点夺路而逃,却被一身鲜血,晕倒了的唐千俞压了个正着。

  彭省闻声出来,见那被小厮撑着的人,有些疑惑惊讶,道:“这深更半夜,哪里来的人,伤得这样重,快抬进厢房里,叫郎中来看。”

  唐千俞做得一手好戏,连晕倒也装得一丝不苟,难为彭省前后张罗一番。

  天色微亮时,唐千俞仿佛噩梦惊醒,大喊着不要杀我,惊坐了起来。

  彭省忙安抚他道:“你已经安全了,来喝碗水,冷静冷静。”

  唐千俞慌乱接过水碗,胡乱喝了下去,而后颤颤巍巍道:“有人,有人要杀我,要杀我灭口……”

  彭省闻言,便接着问道:“你做了什么,是谁要杀你灭口。你说来与我听,我定能护你周全。”

  唐千俞抬眼望向他,仿佛看见了救命稻草般,眸子一瞬间亮了起来,连忙抓着彭省的手,问道:“我说与你听,你定能救我吗?”

  “言出必行。”彭省言简意赅回答道

  唐千俞这才安定了些,整理了思绪回答道:“小生唐千俞,惠南人氏,家住涑河县,世代务农,惟到了我这,有些读书的天份,便被家里供着,一路进京会试,哪知祸从天降,那日掌灯时分,小生用了晚膳回房温书,便被人迷昏了,撸到不知何处去,小生只能觉出那是个很大的院落,那时他们将我绑着,扔在一厢房里,过了片刻,方有人进来,是个年迈老者,他以我的身家性命要挟,让我代写文章,我一时惊惧,为了保命便应下了,哪知如今竟被如此追杀,难不成终究逃不掉一死?”

  彭省听了他所述,问道:“你可知是何人命你?”

  “我是将写好了的文章,顺着墙洞传到隔壁,但那人势大,是否是隔壁之人,也并不好说,但我记得我写的那文章。”唐千俞犹犹豫豫道。

  “可能大致背下,你写下与我,我拿此文,你随我面圣,定能给你一个公道。”彭省字字铿锵道。

  次日,彭省领着唐千俞,为避人耳目,唐千俞装扮成彭省的随从,一路随他入宫面圣。

  昭德殿

  盛武皇帝小憩方醒,便有通传“国子监祭酒彭省大人求见。”

  盛武皇帝轻轻挥了挥手,命彭省进来,彭省领着唐千俞进来,叩问了圣安,便道:“微臣求见,是有要事通报陛下。”

  盛武帝放下茶盏,看着彭省问道:“有何要事?”

  彭省指着身后的唐千俞道:“陛下,此人于昨日夜叩国子监大门,满身伤痕危在旦夕之际,告诉臣一件事,有人强行将他绑走,并以身家性命相要挟,逼他代写文章,并于事后杀人灭口。”

  盛武帝听言,紧皱眉头,看向唐千俞道:“此事,至关重要,口说无凭,你有何证据。”

  唐千俞忙跪下,声泪俱下道:“小民自知口说无凭,不足令陛下相信,故而承了证据来。小民身无长物,惟有过目不忘之能,且是经自己心血写出的文章,故而记忆深刻,写了呈于陛下,陛下只须在众多文章中寻找,与此文相同者,便是逼小民代写者。”

  霍成璧在一旁,看着这痛哭流涕的少年,总有些熟悉之感,在短暂的目光交接中,她内心脑海轰鸣作响,她不可置信,这世间竟还有霍家的血脉。

  盛武帝读了文章,不禁心下赞叹此文的辞藻考究,立意鲜明,却是难得的妙文,读罢他道:“彭省,朕命你在众多文章中寻找,若有与此文相同者,立即开封寻人,捉拿归案。”

  唐千俞依旧跪伏在地上,听了盛武帝下令,如获大恩般,叩谢道:“陛下圣明!”

  深埋的面孔却是计谋得逞的快意笑容,待起身又是悲悲戚戚的样子,跟着彭省走了出去。

  夜色深沉,霍成璧急不可耐的回了房间,他知道玖监令一入夜晚便会在自己不远处,她发疯般寻找到他,满眼急切渴望的问道:“玖监令,霍舒是不是没死,他是不是还活在这世上?”

  此时的她散乱着青丝,一身素衣,白皙的脸上不再是以往的无懈可击的坚强神色,取而代之的是急切,是希望,是呼之欲出的欣喜,她眼眶微红,水盈盈的望着玖监令,等待着他给出的答案。

  玖监令,他知道这是天机不可泄露,他知道自己的职责,可此刻看着她的期待,苛求,他忽然顾不得那些原本至关重要的事,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是,霍舒没有死,他还活着。”

  霍成璧一瞬间失了力,幸有玖监令眼疾手快抱住了她,他鲜少的温柔起来,冰冷的手轻抚着她单薄颤抖的背。

  霍成璧轻轻靠在玖监令身上,喃喃道:“我在这世上,居然还有亲人,阿舒没有死……”

  “是,你永远不是一个人。”玖监令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而后半句他没有说出来,良久,霍成璧睡了过去,玖监令才静悄悄的走了,他站在窗边,最后看了熟睡中,眉目舒展的霍瀛一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