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九章 心尖上的人说不得

度归年 安可述 1896 2020.05.03 12:46

  霍成璧沉思起来,思附起那日同小霓妃的话,她以为盛武皇帝虽好女色,却始终是再清醒不过的,断不是拿江山社稷哄美人的昏君,

  便如,先皇后霍氏崩逝后,胡贵妃虽盛宠多年,却始终未登中宮之位,这贵妃与皇后之别,说小可小,说大却是嫡庶尊卑的分别。

  如今的小霓妃即便万千宠爱于一身,平日衣食住行虽皆是顶好的,然子嗣这样的头等大事却始终不得如愿。霓妃每至与皇帝情浓时,便旁敲侧击,娇声细气的说着自己想要个孩子,然皇帝始终未置一词。

  按说盛武皇帝这样充盈的后宫,有诸多不得宠宮嫔的子嗣,如他有心,大可过继到小霓妃名下,由她养着,任谁也不敢说什么。

  不做自然是无心,是心存忌惮,盛武皇帝已是暮年,霓妃却正值盛年。

  霓妃若是想要赵彦归她名下,必先打消盛武皇帝的戒心,让他相信她只是想要一个孩子,并非为了什么而想要一个孩子。

  朝阳宫旁不远,便是灵池,冬日里湖面结着一层薄冰,在暖阳下泛着柔和的光,甚是好看。

  赵彦只领着个内仕,在池边走着,不知怎的,他站在那,便在岸边坐下,伸着小腿儿探着冰面,踏了几下,那冰面便浮动起来,咔咔作响,赵彦小小的面孔有些担忧的神色。

  教场上,赵则初同许昭策马扬鞭,一身品红弹花暗纹窄袖长衣,额上系着二龙戏珠玄色抹额,正是鲜衣怒马意气风发的好少年,眉眼间傲气凛然。

  二人骑的酣畅尽兴了,便牵着马说话,冬天的风寒,吹得人面颊红红的,这赵则初多日未见霍成璧,心下难免记挂起来,便道:“也不知成璧此番入宫,会遇见什么麻烦,如何脱身。”

  “这也并非你我能左右的事,殿下即便中意于她,她也终究是胡相的女儿。再者,殿下接下来要走的路,波云诡谲,凶险万分,若是相伴之人毫无助力,甚至不能自保,还要殿下分心相救,岂非祸事?”许昭眉目深索,将顾虑一并同赵则初说了。

  赵则初听了,眼睛里的光亮忽暗了许多,他并未接着说话,又走了良久,方道:“许兄说的是,若是想要背负责任,重翻巫蛊旧案,便就不能随心所欲。对我对她或许都不是最好的。”

  许昭看着赵则初有些失落的样子,心里涌动起了不明的情绪,想起自己方才的话,他也并不是那么的笃定这话的道理,倒像是在劝赵则初,也是在劝自己,他想起瑾瑜,那个比女子还要美上几分的男子,想起与他同处一室,自己经历的前所未有的慌张,他的每一个眼神,落在他身上,都会使他浑身不自在,心下仿若揣了一只兔子,砰砰乱撞。

  然而这般明了的感觉,却总是艰涩的,也没有谁会那么容易的为所谓的爱情,摒弃世事的残酷。

  入夜,风渐寒,许昭与赵则初别后,便只身一人去了大白阁吃闷酒,他向来恪守规矩,有什么心事,也是闷着,从不愿与他人语。人前素来淡定从容,喜怒不形于色,颇有雅量。然个中的辛苦滋味,也是只有他自己知道的。

  他自己坐着,有一盏没一盏的吃酒,除了偶然爆了的灯花,静静的,隔壁却很是热闹,又是许多达官家的子弟,饮酒作乐。

  席间谈论着上京各楼魁首,说着说着便提起了瑾瑜,言语甚是污秽,许昭置若罔闻,只更频繁的吃酒,一盏接着一盏。

  许昭生的本就温润,一双杏眼,最是清澈,眼尾微垂着,不似赵则初眼尾上挑,遮掩不住的凌厉,素来微微抿着唇,笑起来也如春风般和煦。

  他听着那些人讨论着,面色愈发冷峻起来,最后一盏酒,他仰头喝下,喉结分明一动,酒杯在手中紧紧握着,半天不见松手,骨节渐渐发白。

  那厢房里的人正起兴,说得尽是难以入耳的腌臜混账话,那杯子裂了纹,而后碎成一把瓷片,攥在许昭手中,他再忍不得了。

  他猛地起身,有生以来,这是第一次,他这样的冲动,毫不掩饰的愤怒,冲昏了头脑,借着几分酒气,再收敛不住。

  那厢房里的人正热闹着,不明所以间,隔门被人一脚踢飞,其中一块正砸在桌上,一席人惊诧之余,俱是恼怒,大都拍案而起,只见门口的男子,眉头紧锁俱是怒气,不等他们怒斥逼问,便利落的拽起门口一人的胳膊摔在地上,其中一人认出这是许昭,知道他功夫极好,自知不敌,便打圆场道:“许兄莫不是吃醉了酒,或是出了什么误会,都好说,何必动手,有伤和气不是。”

  许昭冷冷盯着他,扫视了一圈,渐冷静了些,本想收手,转身正欲走,忽听一人道:“老子打来到这世上就没受过这等子气,休要走!”

  正是方才说瑾瑜说得最起兴的那个,许昭听出了这让他恼怒难抑的声音,好容易压制的怒气,一瞬间迸发了,他回身,迅雷不及掩耳间提住那人的脖颈捏在手里,狠狠盯着他,那人面色胀的通红。

  旁边的人看着不好,拿起酒壶打在许昭头上,酒壶应声而碎,凉凉的酒水流在许昭脸上,进了眼,辛辣的感觉使他回过神来,冷静了许多,收了手,直将那人撇在地上,回身走了。

  那人捂着脖子,大口喘息着,颇有些劫后余生的滋味。

  许昭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冷风吹着,额角还流着血。

  不知怎的,就走到了朝花楼下,他恍恍惚惚回过神来,仰着头在楼下呆呆望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