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三章 黑暗中的光亮

度归年 安可述 1851 2020.05.11 16:09

  岁日里,上京里头尽是张灯结彩的喜庆,宫中十二司更是繁忙,入了夜,宫中却亮如白昼,四处光华璀璨,这一年里的大日子,皇家自也要同民间百姓一般,阖家团圆的吃一顿年夜饭。

  内仕婢子们都穿上了喜庆的衣裳,即便劳累也是各个的面露喜色,端着菜肴点心鱼贯穿行。

   赵则初早去了宫中,同小姑姑昭华公主一处打发时间,姑侄二人一边向合欢殿走着,一边说着话。

  正听前头一阵嘈杂,似是什么人打了起来,起了争执,赵则初与昭华走近些,看清是个女官在训斥着一个女孩,那女孩并不像宫里的侍女,是个梳着高马尾的发式,穿着的是泛了些旧色的赤色衣裳的女孩。那衣服样式像极了塞外犬戎的装束。

  那掌事的女官不依不饶,道:“这蜀锦是尚衣局库里存了许久的难得衣料,是要赏赐给进宫参宴的各路贵人的,如今叫你这般碰脏了,我如何去交差?”

  那女孩面露难色,道:“我实是无心之失,这匹锦脏了,我可有何弥补之法,定当尽力弥补。”

  “你这样的夷族,若不是来我们天朝为质,恐怕此生都不得见这样的好东西,何谈弥补,我只劝你少穿着这一身蛮夷之服出来走动,碍着我们天朝人的眼。”女官甚是不屑,嘲讽着那姑娘。

  姑娘被这样一说,有些恼火,怒视着那女官,紧紧攥着拳头。

  那女官看着她,更加不屑的笑起来,讥笑道:“即便入了天朝多年,也还改不了蛮夷的做派,算了年节这样的好日子,拿来与你斗气岂不是白瞎了?”说罢拿起最上头脏了的锦,扔给那女孩道:“拿去洗干净了!否则便从你每月的吃食用度里扣。”

  二人并未上前去,待他们散了,方走出来,昭华望了那女孩的背影道:“那女孩便是犬戎战败后送来做质子的爱荣恰安公主,想来她这多年在宫里的日子并不好过。”

  “始皇在赵为质时,尚被欺侮,更何况是个薄弱女子?拜高踩低欺软怕硬的人总是多的。”赵则初不以为然道。

  大半受邀的皇室宗亲已到了,在殿内闲谈,看着甚是热闹,然而熟络下各中算计,人人看似无心,却都绷紧心弦,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大都顺着皇帝的件件召令揣测圣意,许是为了荣耀地位,许是为了得以自保。

  在赵则初与昭华入殿后,谁都有意无意的打量了一番,那一身墨绿色刻丝弹花锦衣,腰束白玉带,外披紫青祥云鹤氅的青年,样貌自是无可挑剔,鼻梁高挺,眉目俊朗,称的上一句公子如玉。

  昭华从不喜与人迎合奉承,众人也知道她的性子,毕竟是陛下独一个的公主,最受宠爱,即便她一向孤傲,也还是有人来各种逢迎。

  “吉时已到,请诸王公家眷入座。”张大监拂尘一甩,自屏后传道,片刻,盛装冠冕的皇帝自屏后而来,携着胡贵妃霓妃等位分高的宮嫔入席。

  下首诸位王室亲眷皆伏地叩拜,山呼万岁,盛武皇帝展了展衣袖,道:“众亲眷平身。”礼乐恢宏而起,夜宴徐徐拉开帷幕。

  霍成璧因胡贵妃的关系也在宴上有了一席之地,虽在不起眼的地方,也免得她受人打量注意。

  赵则初吃着酒,眼神四下找寻着,终于在那靠近侧门处,看见了无所事事一心吃喝的霍成璧,就此那眼神动辄飘过去,望一眼。

  霍成璧有些想更衣,正好离门近极方便,赵则初发现她出去了,心下也长了草,便也找了借口出去,只是二人坐成了对角线,离得那样远,赵则初只好从这边出去,期盼自己跑得快些可以看她一眼。

  此时宴会上歌舞升平,觥筹交错,内仕婢子们来往伺候着酒水吃食,全然没有人注意到那不起眼的院落里的嘈杂。

  爱荣恰安洗着那蜀锦,便想去浣衣局取些好的皂角来,浣衣局的宫女大都也在前头的厅里吃饭,爱荣恰安在后头的洗衣池子处找着皂角,刚寻到一盒,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按着后脑按进了池子,一瞬间水涌进了她的耳鼻,惊慌失措,她迅速冷静着,屏住呼吸,挣扎着,奈何那力气太大,挣脱不开。

  她渐渐不再挣扎,四肢渐软,那人以为她死了,放松了警惕,手上的力气小了,正准备用手探她的颈脉。

  忽而那瘫软的人反手一刀扎向那人腹部,,那人极为警惕的躲开向后,爱荣恰安趁着机会拼了命的跑出院子,那人依旧在后头追着。

  爱荣恰安一边逃命,一边思附着:“这人显然只敢在僻静人少处动手,此刻宫中御宴,人大多在御膳房与合欢殿处,惟有向那里跑,才能活命。”她头也不回的逃命,听着身后那人追逐的脚步声,仿佛索命的利刃。

  老天偏向和她作对一般,这一路都没有任何宫婢,就在她筋疲力尽时,前头灯火微微处,一人影出现,一时给了她莫大的希望,她叫喊着,那声音里尽是求生之切,逃生之喜。

  赵则初刚从殿内出来,正向那头跑着,希望能追上霍成璧,这路在合欢殿后头,没什么人,他正满心欢喜的跑去找霍成璧,忽被呼救声吸引,他侧目,在昏暗灯火下看见一女子有如女鬼般披头散发的向他挥手叫喊,他再定睛细看身后还追赶着一人。

  那人看见他,立刻停止了追赶,隐入了黑暗,仿佛没有出现过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