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以儆效尤

度归年 安可述 1880 2020.05.04 13:10

  殿内安静的只剩诸人的呼吸声,大都屏息凝视,瞧着盛武皇帝的脸色,小霓妃起身道:“臣妾瞧着彦儿没什么事了,贵妃娘娘又来了,便就此告退,回宫沐浴更衣。”

  盛武皇帝缓和了面色,又拢了拢小霓妃身上的大氅道:“这一身湿衣赶紧回去换了吧,莫要着凉。”

  待小霓妃出了殿,盛武皇帝又继续冷着脸。

  须臾,皇帝沉沉开口问道:“朕知贵妃事忙,然是日日事忙,或是时时事忙,”皇帝阴晦着面孔,瞪了一眼跪着的胡贵妃接着吼道:“忙得连管教彬儿的时间都没有了!”

  胡贵妃不知所以,这一路听了内仕回禀,不过是赵彬与赵彦因为一匹马的吵闹,她以为不过是赵彬一时失手,不是多大的罪过,定是又听了谁人的挑拨谣传,便分辨道:“臣妾大抵知道了事情原委,不过是兄弟之间一时吵闹失手,臣妾自会回去教导彬儿。”

  盛武皇帝冷笑了一声,起身走到贵妃身边,此刻更是恼火,开口骂道:“兄弟间吵嘴?贵妃且告诉朕,你自幼在家中与兄弟吵嘴,便把你哥哥推进结了冰的池子里?荒唐!”

  盛武皇帝还想接着骂,又想起室内有这许多人,便停了,回身道:“不相干的,都给朕退下。”

  一众内仕像是得了大赦一般,匆匆退了下去,那太医甚是为难,想着针还未施完,又实在恐惧,进退两难起来。

  盛武皇帝瞥了他一眼道:“若没医治完十二皇子,便留下!”

  “臣妾并无此意。”胡贵妃委屈解释道。

  “朕且问你,如若今日是彦儿推了彬儿,朕不信贵妃还能说出仅仅是兄弟吵嘴的混账话!彬儿小小年纪,仅为了马场的一头畜牲,便如此苛待兄弟,贵妃是如何教导的!”盛武皇帝声色俱厉斥责道

  “当初将彦儿养到贵妃名下,是看贵妃六宫主位,彬儿又与彦儿同龄,相伴长大自是最好。朕不求贵妃能一视同仁,视彦儿为亲子,但也未曾想到,贵妃竟是如此歹毒心肠!”盛武皇帝怒斥,指着跪在地上的贵妃骂道。

  胡贵妃被骂的不知所以,她自问虽没有多爱护彦儿,到底也从未苛待他,便反问道:“臣妾自问并没有苛待彦儿……”

  “住嘴,你这毒妇!毒妇!贵妃亲自来瞧瞧!彦儿这这一身的伤!”盛武皇帝瞪着眼睛怒斥,虽平日里没有多宠爱这儿子,到底还是自己的骨肉,如此被欺侮,打得岂不是自己的脸。

  胡贵妃自知不好,怕是被人算计了,只得走上前,看着赵彦背后的伤痕,瞠目结舌,瘫坐在床边,哭诉道:“臣妾虽不甚重视彦儿,可也从未苛待过他呀!”

  话音刚落,赵彦醒了过来,咳嗽着,迷蒙着眼一扫到胡贵妃,便充满了恐惧,往榻里瑟缩着,像一只受了惊的小兽,浑身颤抖着。

  盛武皇帝看着赵彦如此,原本还有些疑虑,现下是真真切切相信了,低吼道:“将十二皇子殿中伺候的内仕婢子传来,朕要问话!”

  不一会儿,大约十个内仕婢子心惊胆战的跪伏在下头。

  张内仕冷声道:“陛下有话要问,还望尔等俱是禀告,若有半分欺瞒,即刻二十板子,发入罪奴所。”

  盛武皇帝将虚弱无力的赵彦抱在怀里道:“彦儿睁眼看看,哪个是常常跟在身边的,同父皇说。”

  赵彦迷茫的看了一圈,摇头含含糊糊,伸手指着素日跟在身边的子锦道:“子锦平日跟着儿臣,其余的儿臣只觉得眼生。”随即他又想了想,指着跪在最不显眼地方的一个内仕道:“那个内仕,儿臣记得他很凶,还打过子锦几次。”

  盛武皇帝的脸色愈发阴沉,对张内仕道:“下首这些是否都是十二皇子殿中的?”

  “老奴俱已查过名册,皆是十二皇子殿中的。”张内仕俯首道

  “这后庭,年年对宦者婢子的开销上百万两,却是养了些玩忽职守,欺侮主子的刁奴!”盛武皇帝低吼,显然起了杀意,接着指着子锦道:“将你知道的一并说出。”

  子锦跪伏在下,道:“贵妃素日冷落殿下,这些内仕婢子自都是些拜高踩低的,又欺殿下年幼,常常偷闲玩乐,极为不尊,常克扣饮食炭火,本是殿下的吃食炭火常被他们一并拿去些。殿下也曾想与贵妃娘娘处求公道,不是贵妃不得空根本不召见,便是草草训斥几句作罢。长此以往,这些奴才愈发无理,欺侮主上。”

  盛武皇帝环视了一圈奴才,斥责道:“十二皇子是皇家的血脉,是朕的儿子,岂容尔等贱奴欺辱!传令将一干刁奴一律杖毙,以儆效尤!”

  “贵妃,朕念你,处理六宫事物之辛劳,彦儿便不必由你教养了,你且好好管教自己的儿子,静思己过。”盛武皇帝言罢,拂袖而去。

  盛武皇帝方发了一通火,离了朝阳宫,便往钟粹宫去了,小霓妃方沐浴更衣完,如瀑的长发半干,正慵懒的倚在软榻上,任宫婢擦拭梳理着头发,见皇帝来了,便笑盈盈的起身迎上去。

  看着佳人美目盼兮,巧笑倩兮,盛武皇帝原本阴郁的心情顿时舒畅了许多,眉头也舒展了,揽着柔软香肩,便坐在榻上,沁人心脾的香气直入肺腑,让人愈发迷恋起来。

  盛武皇帝深吸了一口气,问道:“霓儿熏得是什么香,这样清甜醒脑?”

  “只是再寻常不过的鹅梨香,霓儿素来喜欢这香。”小霓妃倚在皇帝肩头,拨弄着他有些苍白的胡须,柔声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