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月色

度归年 安可述 2134 2020.06.13 20:34

  许昭快步走上前去,素来冷淡的脸上鲜少有些笑容,瑾瑜裹在一身暗色的衣裳里,不在再朝花楼一般的华美服饰,然那张脸依旧灿若星华,一双桃花眸含情似水。

  “我已叫人收拾好了房间,你且去好好歇一歇,这一日也是奔波忙碌的很了。”许昭声色温柔道。

  瑾瑜正走,忽闻背后许昭坚定道:“瑾瑜既有如此决心,我许昭也定不负你。”笑意尽上眼角眉梢,回身道:“只愿君心似我心,瑾瑜便在无所求。”

  许昭望着他纤瘦绰约的背影,沉了口气,却依旧按不住心中的雀跃,转身回房,也依旧辗转反侧,心绪如同那窗子外边,青天正中明亮的月亮般。

  胡相这几日头疼难安,本就头疾顽固,这几日又被一群老侯爵世家缠得心烦意乱,更不好推脱,从前科举不严时,他没少拿人的银子,只今时不同往日,他是心知肚明的,本以为自己禁足府邸,可以逃脱了去,将这烂摊子尽留给别人,不成想皇帝竟来了一出将功补过,若是舞弊被抓自己岂不罪上加罪?若不理会这些老臣,只怕自己以后又难立足朝堂,这可如何是好。

  胡惟安一旁瞧着父亲的忧虑神色,知道父亲的难处,可他对此事已是有了断定,便开口道:“父亲的忧虑儿子知道,可陛下的忧虑父亲知道吗?父亲是在陛下与这些老臣中间犹豫不决,可也该知道孰轻孰重,凡是难两全,当断则断便罢。”

  “陛下心意不能违逆,此番科举改制,我更不能顶风作案。陛下令我掌科举改制的本意,不在将功补过,而在既往不咎。朝野上下多少双眼睛盯着我,希望抓到我的一丝错处,将我拉下马,时至今日,我方明白了,无论我如何谋算周全,也终逃不过众矢之的的命运。”胡相沙哑道,是切齿的痛恨,一双如狼似虎般阴恻的眸子,混浊却如炬。

  过了子时,乌云翻卷而来,吞噬了中天圆月,一瞬间夜色如墨般深沉,胡相独自一人,在书房中静坐了许久,忽地他起身,有些佝偻的身子舒展开,他缓缓的弯下腰,伸着有如枯树般的胳膊,手指在案下按住那机关按钮,沉寂的夜里,地板咯吱的声音尤为清晰瘆人,他看着那地板上的一方黑洞,连灯都未举,一步一步稳稳的走下去。

  这地板之下,别有洞天,是一间如同宫殿般华丽的屋子,竟比上头的书房要大出两倍不止,琉璃灯盏映衬着软烟纱帐朦胧,四方红木檀香,各样摆饰精致,书案笔墨齐全,那头的床榻,被烟紫色的软烟罗围着,周遭是琉璃地灯,榻上隐约见得一美人侧卧正眠,胡相放轻脚步,慢慢的走了过去,抬起手,勾开纱帐,透着缝隙向里头看着,见那美人睡得正沉,肤如凝脂般的面庞,合着眼眸,安静美好。

  他才敢悄悄的拉开帐幔,坐在床边,喃喃道:“如你所言,我如今也走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这天下最难安的便是疑主之心,其实我自始至终不过只是陛下铲除霍家的一枚棋子,谁都不想背负杀死功勋卓著的霍家的罪名,即便是陛下!我抗下了这个罪名,过来了位极人臣,一时荣耀,胡家的兴旺。我以为做人这一生,终究要闪耀一回,默默无闻算什么,无论如何这样的交易都是我亲手做下的。”

  言罢,胡相叹了口气,摩挲着光滑的被角,抬眼看着安睡的人,他坐了些时候,觉得乏累了,便轻轻躺在床榻一角,蜷缩着。

  榻上的美人,如同扇子般的睫毛抖动,鲜然并没有睡着,一双清澈深沉的眸子,似乎没有什么情绪,静静的望着头上的纱幔。

  霍成璧自做了随侍女官后,忙碌了起来,一早起来换上官服,便去了昭德殿伺候笔墨。

  “犬戎近日送来进献文书,依旧是往年的惯例,没什么新奇的。”盛武皇帝随意翻看了便扔在一旁,问道:“会试备得怎么样了?”

  “考题由臣已出好了,其余事宜大致由胡相操办,陛下也知道,微臣出了文墨,也无甚长处,会试的事宜微臣做不来,只在一旁看着罢了。”彭省坦然道,他素来狂放洒脱,除了诗书,无意于其他。

  “你倒撇的干净,朝野上下,惟有你如此敷衍朕!”盛武皇帝看似对彭省斥责,却是其余臣子求也求不到的宠爱。

  “胡相做事朕放心,万望胡相别辜负了朕的信任。”盛武皇帝吃着茶,对彭省道,有着无尽深意。

  会试转眼开考,贡院外头车水马龙,人头攒动,上京的考生大都由父母送着进去,衣食冷暖的叮嘱,外省家境不错的也都有些小厮的领着,惟有那么个人,生得白净面皮,清秀儒雅,一身粗布蓝色的衣衫,只领着一个小书童,孤零零的进了贡院。

  他便是唐千俞,只是穷乡僻壤处的小书生,天资聪颖却家境贫寒,好在志向远大,一路下得苦功夫,又有些贵人相助,这三五载间连连高中,一路到了会试。

  去了上京后,是他从未见过的高阁楼台,歌舞升平,处处繁华烟花,他总是四下打量着,看着安睡就连街边的馅饼,似乎都比小县城里的多了些香油,吃着唇齿生香。

  进了贡院,唐千俞静坐着,右边隔壁是户部尚书家的二郎,左边是鲁国公家三房四郎家的小儿子。唐千俞去更衣,回来正碰上出来的公子们,户部尚书家的二郎是个儒雅温和的,素日书塾里最好读的,见了唐千俞品貌端方,便温和的作揖问候。反倒那三房四郎家的纨绔眼高于顶的样子,唐千俞只回了礼并没有理会三房四郎家的无礼小儿子。

  “我见这唐兄会是个文思才学过人的。”户部尚书家二郎张衍亭道。

  “穷乡僻壤里头出来的小门小户,瞧那一身破布烂衫,也能进这贡院,不知修得什么福气。”三房四郎家的纨绔尖酸刻薄道

  一旁的公子们鲜少看得上三房四郎家的做派,其中一个反驳道:“都是寒窗苦读过来的人,自能相知相惜其中的不易,惟有你这样的享着家门的荣光,不费吹灰之力进了这贡院,想来根本不知晓我们多年苦读的艰辛,才会这样菲薄揣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