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度归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五章 边疆

度归年 安可述 1829 2020.05.12 23:38

  “陛下,昨日夜大火烧死的是犬戎的公主,经宫人查证是因落下的焰火点燃了干草,方烧起来,因发现的晚,救火时人便没了声息”张大监禀道

  “此事就此打住,切不可外传,犬戎的质子这样死在天朝传出去终究有损天朝气度。”盛武皇帝皱着眉头,声音低沉吩咐道。

  自霍家扫荡王平以来,犬戎便逃窜进大漠深处,自此西北边陲再无边患。

  在犬戎东处有一国名为东辽,居于严寒之地,崇山峻岭之中,其人大多身材壮硕,善骑术射猎,每逢冬日,便成群的骑马入境,对边民烧杀抢掠。因各个彪形大汉,面留长髯,常被边民唤作胡子。

  可自打那新将上任后的寒冬,胡子们分外安分了,只微微闹了几场便被赶了回去。

  那将军名作叶修,字作长和,年岁不大,身高八尺有余,宽腰窄肩,体格健硕,偏那一张面皮生得白净清秀,经寒风一扫便是两团红晕,像是抹了胭脂,远远的便能在一众莽汉中分辨出他来。

  天色渐暗了,北风呼啸,大雪漫天白纷纷,遥望千里冰封雪飘,肃安城便孤零零的戳在这严寒的北境,对立着东辽。

  城中灯火点点,炊烟的温馨气味四散在冰冷的空气里,屋里昏黄的灯火微微亮着,叶修正打点着行装。

  每逢年节后,各地戍守的将军便要应召,入京述职,叶修头一年升任,自是格外看中,不敢懈怠。

  安老将军坐在炕边,敲着烟袋,嘱咐着:“此番入京,只管述职,做份内的事,无论受了什么委屈,不可发作,忍过去便好了”

  “师傅教诲,徒儿知晓了,万事皆会小心。”叶修一边系着包裹,一边恭敬回应。

  “少年人火气会大些,说来我也是操闲心了,你这孩子有分寸,不像我年少时,愣头愣脑,不知分寸。”安老将军笑着说道

  鸡才叫了头一遍,打更的梆子声还未散去,叶修已利落的起身,烧燃了炉子热着水,他伸手摸了下架上的铠甲,冰得他直缩手。

  门吱呀一声开了,是个身材瘦削的小军士,他手里端着热汤饭,屁颠屁颠的送到榻上,连忙抽回烫的生疼的手指,捂在冻得冰凉的耳朵上,笑嘻嘻道:“小的知道将军今日要早起赶路,特意做了着饭给将军送来,暖暖身子好赶路。”他笑得讨喜,从背上解下一包裹,又继续絮絮叨叨起来:“小的特意在酒肆给将军讨了原浆酒,这一壶兑着水喝到上京没问题。还有这摞大烧饼,小的特意让王麻子多放些面和馅,可不能饿着咱们将军。”

  叶修扒了一口饭,听他说完抬头看他道:“待我上京给你多带些好东西回来。”

  小军士憨憨笑着,看叶修吃完饭,忙不迭起身拿了架上的铠甲给叶修穿上,他本就瘦小,被健硕高大的叶修一比更显瘦弱。

  披完甲,叶修便提了包裹出门,去马厩,小军士跟在后头,没走多远叶修似是想起什么,他回过身,拉着小军士回屋,大手自包裹里拽出两张饼,不由分说塞进小军士怀里道:“你这样瘦弱,多吃些,在屋里待着吧,不必送我了。”说罢回头大步流星的又扎进漫天的风雪里。

  十几日的赶路,终于到了上京城,已是日暮时分,叶修进了官驿,里头还有几位到了的将军,其中一个黑脸的将军看叶修这样年轻,便问道:“看你眼生,想是今年刚刚升任的吧,在何处戍守?”

  “肃安城,却是今年升任,头一次入京。”叶修看着他,简单回道。

  “肃安?你同老安是一处的?前几年入京,我与他聊的投机,曾一同吃过几次酒。那老小子如今怎样了。”黑脸听闻是肃安来的,热络起来,询问着。

  “安将军是我师傅,去年年初从马上跌下来,摔断了腿,加之年岁大了,便卸任了,推了我来做。”叶修听他这么说,便说了师傅的近况。

  “是这样啊,从前你师傅同我吃酒,如今他不来,你便同我们几个吃酒如何?”黑脸将军即刻邀请叶修去吃酒。

  叶修好酒,小军士给装得原浆酒早喝完了,当下听了喝酒,仅有的几分疲累一扫而空,忙应了下来,回房卸了甲,放了东西,吩咐小二烧着热汤来,预备吃罢酒回来洗个热浴解乏。

  桌上尽是酱肉腌菜烧鸡这样的下酒菜,几位将军喝得尽兴,便发起了牢骚,由那黑脸将军更加愤慨起来,扒了上衫,指着后背密密麻麻的刀疤道:“咱们兄弟为了打仗守城,那是浴血奋战,落了一身的疤痕,可每每入京述职,还要看那些搬弄口舌,酸不溜机的文官脸色!若不是老子日日脑袋拎在裤腰带上,不要命的打仗,轮的到他们作威作福?”

  引得一众将军附和起来,其中一个竟红了眼眶,愤慨道:“说句大逆不道的话,自打霍老将军没了,霍家倒了,咱们这些军士再没了什么体面,再抬不起头来。倒不如跟随霍家军扫荡王平,即便马革裹尸,身死战场,也比现在窝窝囊囊抬不起头来得痛快!”

  宴上一时沉闷起来,叶修想起从前看见师傅常常饮酒沉思,他那时候不懂师傅在想什么,现金全然明了了。

  然而他终归是个从无败绩的少年将军,不论战场或是人心,到底是年轻的,惟有那一腔热血,壮志满怀。

  吃罢酒,叶修便觉得腹痛,许是多日骑马奔波着了凉,夜里果然泄肚起来,还是黑脸将军去给他开煎了两副药吃,方好了起来。

  隔天早上,各位将军收拾好,都准备入宫述职,叶修素来体格健壮,吃了副药,便精神了。

  一干人在冷风里站了许久,方得令入朝,叶修现在后头,跟着进去,殿里两边全是肃穆儿而立的臣子,个个面无表情,有些压抑。

  叶修跟随着一同叩拜陛下,高呼万岁圣安。

  先是黑脸将军述职,他正滔滔说着,叶修忽觉得肠胃翻滚起来,一股气流长驱而下,他使劲儿夹着屁股憋着,万不能把这屁放出来。

  奈何天不随人愿,正当黑脸停了口气歇一番,一声悠长婉转且响亮的屁声回荡起来,惊得满堂鸦雀无声,叶修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须臾他身边素来吹毛求疵的谏官立马高声道:“成何体统,于圣上面前这般有失体统!合该拖下去打板子!”

  叶修本有些羞愧,听他一说不乏有了怒气,想自己是因风雪兼程,奔波十几日,肠胃入气方才这般,竟成了多大的罪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